山西小说网 武侠修真 至尊衰神 终章 巨耀八式

终章 巨耀八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至尊衰神| 作者:MC571| 类别:武侠修真
    持刀人形一击毙敌,令余者皆骇然相顾,不敢妄动,但见持刀人形长鲸吸水般将那灵气龙卷吸纳,又纷纷心中不甘起来。

    遥见四周有零星的各色光电急速扩大,围在招待所四周的几个修者便以传音大法告知道:“异宝出世,被妖孽抢先下手,方才雷神宗的上官兄已经被那妖孽一刀两断,众位快来降妖除魔!”

    一番说辞冠冕至极,那些后来者本还小心翼翼,现在有了借口集合众人之力夺宝,便加速赶来,想要仗势欺人了。

    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颇有智谋的修者,听到传音之后,非但没有继续前往,反而驻足观望。须知那所谓雷神宗的上官兄为雷神宗宗主,修为虽然在众修者中不是出类拔萃,但凭借宗门传下的那对雷神击,便使它雷神宗在修炼界中成一方霸主了,那几个早到的家伙,也无一不是各有专长之辈。

    此刻听他们的传音依旧是雄浑有力,可见方才并未与那所谓妖孽拼命过,甚至很可能根本未从交手,那雷神宗宗主必然是在众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杀,这才使得这几个家伙传音救助,而且任由这几人传音,而不出手阻拦,这所谓妖孽定然是自负到了极点,他的修为恐怕已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并非数量能够取胜。

    其余修者纷纷似流星般赶至招待所旁,此时正好持刀人形重新聚拢那灵气龙卷的龙头,正要吸纳之时。

    传音那几人一见,仿佛早有默契般嚷道:“宝刀被那妖孽夺走,他要以宝刀引动天地之力熔炼其身,若让此妖孽得逞,那就生灵涂炭了!众位,大家一齐出手吧!”

    这话一听就是胡说八道。

    一来这持刀的人形虽然并非实体,但却是有鼻子有眼,仔细看去,分明与躺在床上那人面貌相似,怎能判定他就是妖孽?二来就算他是妖孽,大家都是初次见面,早先彼此不认识,你又是如何分辨出来的呢?第三,说生灵涂炭更是可笑至极,双方彼此各不了解,有凭什么说对方得逞之后生灵涂炭?

    那赶来的修者之中有那魔道中人,与罗人屠有旧,却见那所谓宝刀与罗人屠手中的法宝形状一般无二,只是现在众口铄金,再者那灵气龙卷又是真切无比的摆在眼前,早令这些渴望精纯灵气的修者们失去了判断事物的能力,见有人出头,便闷声不出的纷纷出手了。

    数十人同时出手,虽不是压箱底的绝技,但胜在力量巨大,目标统一,只听一声巨响,炸响了壅城的夜空,无数凡人被惊醒,陷入了恐惧之中。

    房间变得破烂不堪,四壁都被炸出大大小小的缺口,人形已经消失不见,余下那柄宝刀插在地板上。房间里四人都被爆炸余波掀飞至墙边卷曲着身体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隔壁房间的朱小梅也被惊醒,茫然的透过破损的墙壁看着张魁房间里的情况,怀疑自己是否置身噩梦之中。

    那些挤在楼下的招待所工作人员们早就恐慌的四处逃难去了。

    “哈哈,妖孽已死!众位道友,不如我们想享受一下这饕餮盛宴吧!”有人指着那无主的灵气龙挂笑道。

    一个沙哑的声音却道:“嘿嘿,你们自去享受。我刚刚改变了主意。这宝刀与灵气我都不要了,只是这金发的娃娃要给我。”

    一阵哄笑,众人皆知这个人乃是色中饿鬼,修为颇高,既然他不参与争斗,那自然是少了一个绝大的对手。

    却有人反对道:“嘿嘿,莫兄好计较啊。你倒是不空手而归,可是这宝刀只有一把,你挑了这绝色美女,于你的双修功法大有裨益,恐怕不啻这灵气龙挂吧!”

    莫姓之人冷笑一声:“贼秃,那我们便先来较量一番,看看是我的双修大法厉害,还是你的欢喜大法厉害,如何?!”

    “哼哼!求之不得!只是有言在先,你我不论胜负,对灵气龙挂与宝刀不可再有觊觎之心!”

    “你倒是自负的紧,少说废话,手下见真章!”说罢一片爆裂声起,两人已经开始交手。

    其余修者自是乐得见他们对仗。

    却在这时,听得房间之内一声娇吆:“放肆!”

    话音落,这双修与欢喜两大高手顿时停在空中,身遭多出一副骨牢将两人紧紧困住。

    女人道声:“骨刺!”

    骨牢上骤然生出无数尺长的骨刺,两大高手未及反应,已经周身被骨刺穿透,鲜血淋漓,死于非命。

    两人既死,那骨牢也凭空消失,两具被刺得稀烂的身体摔到地上,成了两滩血糊的烂泥。

    电光火石之间,立毙魔道两大高手,方才还谈笑的众修者不禁寒毛倒立,各施所能,飞窜出十数丈外,气不敢长出,警戒关注这个美艳女人一丝一毫的举动。

    哗啦一串石子落地的乱响,张魁摇摇摆摆的站起身子,却是目光如电,茉莉也不敢与之对视,正是伯嵇再次接管了张魁身体的控制权。

    “你出手得好!也省得浪费我的神力。”伯嵇森然道,方才张魁的魂魄几乎被众人打散,若是传扬到仙界,说堂堂衰神,居然在修者攻击下连寄宿体的生命都保不住,他还有什么面目回到仙界。此刻心中已是怒极,若不是茉莉抢先出手,毙了两个修者,稍缓伯嵇的怒气,这些人恐怕已在伯嵇的盛怒下化为飞灰。

    房外那些修者哪里知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上走了个来回,却还陆续扣除秽言,接连骂道:“那妖孽未死,大家齐心协力,送他归西!”

    “哼哼,待我好好泡制那妖女,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黄飞带着一身疲劳来到壅城某处大型仓库中开始他的第二场拳赛。这种疲劳并非来自身体,也非完全来自心理。而是自己成为他人的观赏对象而产生的厌恶感,仿若兽王被困于笼内被普通人观看的愤怒,但是以战养战的心理却促使黄飞继续完成比赛。

    这是内心的战斗,令人尤其感到疲累。

    观众换做仓库的工人,场面显得格外暴力起来,粗言秽语不断,连主持人也换成了一个身穿土灰色工作服的壮汉。

    “安静!”壮汉怒吼一声,看到在场的工人们都顺从的安静下来,先是得意洋洋的环视一周,示威了一下,才以他那异于常人的巨大嗓门道:“首先欢迎我们的新人拳手,刚刚初战告捷的黄飞,他的朋友们称呼他为飞哥,在刚才的拳赛中,推土机也是被他用脚撂倒的,不知道他的脚法是否像球星那么出色!他的是2:1!再来看他的对手,棒国来的拳手,一直很嚣张,哈哈!朴正纯,战绩十七胜,零负,每一次挑战的都是新人拳手,胆量很是卓越呢!”

    “哈哈……”人们一阵哄笑,梳着分头的朴正纯从人群后挤出来,从表情上看,却丝毫不为众人的哄笑所动,只是淡淡说到:“我,从棒国来,就是为了,证明,功夫是我国,发明的!”

    “吁!——”

    赵光与伍英姿对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眼中难掩的杀气,却是摇了摇头,因为黄飞也气得不轻,都给笑出声来,连声道:“来来来,我看看你们国家的拳脚是用来干什么的。”

    众修者的恶毒语言,立时让伯嵇与茉莉刚刚沉下的火气犹如被洒了汽油一样熊熊燃起。

    冷哼一声,伯嵇抬手用力往虚空一扯,众修者虽然口硬,此时却是大难临头,各自惊恐的闪躲到远处,免得又遭受方才双修与欢喜两大高手莫名死亡的厄运。

    只是仿佛没有什么动静。有修者兀自逞强道:“那妖孽虚张声势,大家别怕,去灭了他!”

    “哼,你怎么不先冲上去?”不远处一魔修道。

    那修者刚要驳斥,却听有人惊呼:“你们看,那龙挂!……”

    众修者忙抬头观看,只见那七色龙挂竟然缓缓分解开,成七道单色的灵气束,每一道都有着极大的威能,如果方才七色龙挂还是任人采摘的清泉,现在就成了七道属性不同的利箭,隔着极远的距离,众修者都可以感受到那利箭上逼人的破坏力。

    这种情况下,谁人敢留在此地?

    几乎所有的修者都开始飞窜,各以其极致的速度远离此地。

    伯嵇冷笑一声:“想跑?你们所修炼的功法那种离得了天地灵气五行属性?哼,给我留下!”

    伯嵇声音虽然不大,却是清楚的传到每个修者的耳中,众人骇然之际,却发现各自的法宝完全失去了灵性,自己花费心血炼入其中的各种颇具威力的属性阵法,被全然抹去。那五行属性的灵气,还悠悠的自行往那七色利箭汇集过去。

    御宝飞行的修者从高空跌落,看的那些修为不足以炼制法宝的修者们大叫侥幸,暗道还是自己的双脚实在。这心念刚生,却猛然发觉体内的真气流动不畅,骇然想到,这真气也是由那天地五行灵气修炼而来,难不成……

    事实便是如此残酷,修者们自身的灵气早于身体凝为一体,不分彼此,却依然摆脱不了被吸引的命运,除非能够痛下决心自废修为,便能自由跑动,可是在场众修者,哪个不是苦修了几十近百年才得到了这般修为,若当真要废去,还不如死了算了!

    茉莉头一次显出惊讶之色,以控制属性元素制服敌人,这种方法就算在诺曼,乃至异界各大神祗之中,她也是从所未见,若不是诺曼曾说过伯嵇的实力与他一般,恐怕茉莉此刻便将伯嵇当作最古老的神祗了。

    阴阳平衡,五行相生相克,哪里是异界的神灵或者强者那么容易理解的?

    伯嵇利用天地五行之力,将犯他神威的众修者皆抛至招待所的空地之中,便要开始引动七色灵气之箭将这些修者逐一灭杀。

    不想天空那黑色利箭却才劈下,张魁的身体去猛然一震,伯嵇茫然间发现,自己对黑色利箭的掌控能力陡然削弱,而自己的神魂居然被某种神奇的力量弹出了张魁身体之外。

    只有经历了为诺曼转移神魂的茉莉才能体会到此刻伯嵇内心的惊讶。

    诺曼神魂的转移看似简单,却是凝聚了异界数位精通魂魄与阵法的神祗心血的,而且不不包括那五五分低得可怕的成功率。

    神魂之所以能与神体轻易的相融或者分离,是因为神灵的神体已经能够自由的在能量与物质之间完成转换,达到永垂不朽的程度。而凡人的身体,正如同漆黑并长满水草的池塘,神魂就仿佛一个精通水性的人被困在水草里一样,像出来,那是难上加难。

    除非被寄宿者死亡,或者修炼成神,否则在正常情况下,神魂极难与凡人的身体分离,这对神魂与被寄宿者来说,都是极大的伤害。

    天然的屏障令神灵身处低级世界时,力量被极大的压制,如果没有肉体作为屏蔽,神魂会迅速的消耗神力,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补充,就有可能被有心者抓住机会,袭击神魂,谋取其中的神力与神性。

    “吾主诺曼大人与您的神性类似,请寄宿在我身上吧!”茉莉赶紧说道。

    伯嵇虽然极为不甘,但因为神魂此刻暴露在外,神力迅速的消耗着,只得附身于茉莉身上。

    接连的变故令伯嵇怒极,自古以来只有他让别人倒霉,何时又过自己倒霉过?激怒之下,将罪过都归到这班修者身上。再次举手,引动七色灵气之箭,却被一只手挡住。

    伯嵇扭头一看,竟是张魁。

    “你?!……?”简单一个你字。却包含了伯嵇愤怒,惊讶,迷茫,疑惑乃至震惊等等情绪。

    朴正纯像个死猪一样蜷在地上,腰弯得像只虾米,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头埋在膝盖和胸口之间,移去仓库的背景与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