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其他类型 偷生宝宝,前妻别玩了 正文 当时那年守旧月光全剧终

正文 当时那年守旧月光全剧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偷生宝宝,前妻别玩了| 作者:妖妖逃之| 类别:其他类型
    当时那年,守旧月光(全剧终)

    路易·终年21岁那年,在a国一边读书,一边跟在a国的皇太子龙靳的左右,加上另外一个年级相仿的路让,三个人年轻俊朗,气宇轩昂;被a国媒体誉为“靳城三公子”。&

    路易·终年是伯爵之后,性子沉稳内敛,沉默寡言;而路让是路向北之子,自幼天资聪慧,温润如玉。

    皇太子龙靳样貌继承父亲与母亲的所有优点,柔美至极,却又性格顽劣,招惹不少口水,甚至有人传言他与路易·终年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三个人的关系都是极好的,路让儿时更是像是龙靳的小尾巴,形影不离。

    终年与龙靳的关系要追溯到他刚出生的那两年,与母亲一直住在a国,没少与龙靳接触,更没少被龙靳捉弄;之后虽然与母亲搬离a国,却一直都有与龙靳保持联系。

    他来a国读书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龙靳的软磨硬泡,每每通电话,龙靳都会提到此事,最终是没办法的点头了。

    这件事还让简遥不高兴好一阵子,简遥想要终年留在法国,毕竟巴黎是终年另外一个家,他要是在巴黎读书就能与简遥有更多时间的相处。

    谁料,终年竟然独自跑到a国来读书,气的简遥指责他鼻子大骂:到底我是你弟弟,还是那姓龙的是你弟弟?

    终年沉静如故:他是我哥哥,你是我弟弟!

    简遥气急败坏便是要与他打一架,赢了终年就不能去a国,要留在法国,结果:不言而喻!

    儿时他们经常打架,为的是维护各自的母亲,后来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愿意继承爵位,便以打架决定,这么多年简遥都没有赢过。

    简遥生气归生气,还是常常从法国溜到a国来看他,打一架。

    直到终年21岁这一年。

    这一年,输的依旧是简遥。

    简遥骂咧咧的,输了却没有不开心,本打算在a国多逗留一些时日,他很久没有见到终年,想得很。

    当晚却接到于扬的电话:太太在厨房突然晕倒。

    那一瞬间,简遥脸色大变,极其惨白!

    ……

    终年陪着简遥一起回的巴黎,下飞机连喘口气的缝隙都没有,急忙赶往医院。

    简没有多大的事,就是当初生想想元气大伤,后来虽然休养的不错,身体到底是大不如前,这几年她陆续经历失去长辈的伤痛,也是一种打击与伤害。

    简见到终年,眉梢欣喜,又觉得歉意,不过是晕倒,却让终年特意跑一趟。

    终年声音低沉,颇有英寡的风范,“简姨,我们是一家人,你说这话太见外了!”

    简还在输液,可能是药物的关系,人会比较疲惫,没与他们说几句话,便昏昏欲睡。

    终年让简遥陪简一会,自己先离开了。

    简遥等母亲睡着,轻轻的为她压好被角,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病房。

    终年此刻已经有180cm的身高,后背靠着墙壁,低着头,一半的神色被光晕模糊,一半的神色沐浴在黑暗中。

    他走到终年的身边,差不多的姿势站着,双手放在口袋中,沉默许久,突兀的开口:“看样子以后我们不用再打架了。”

    终年宝蓝色的瞳孔有几秒的凝滞,抬头不解的看向简遥,听到他勾起唇瓣,低低的嗓音道:“我……要继承爵位。”

    “你不是最讨厌被束缚和做生意?”

    “我突然发现妈妈老了,外公不在了,想想年纪还小,所有的事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会垮掉的。”简遥的脸上没有往日的喜笑颜开,事实上他现在连呼吸都觉得沉重,“我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我不撑起这个家,谁来撑?你吗?你愿意吗?”

    终年沉默,他是不愿意回巴黎的。

    简遥深呼吸,长长的吐气,似是要将胸腔的闷气全都吐出来,抬头看着天花板,低喃道:“为什么要长大?要是能和你一直这么打下去,该有多好!”

    外公不在了,想想是女孩,还小;妈妈一个人支撑着三大家族的产业,越来越力不从心,很早以前与爸爸离婚了,后来好不容易能和杭爸爸在一起,以为会幸福的走完一生,谁知道杭爸爸也走的那么早。

    他以前生活的没心没肺,无忧无虑,那全是妈妈给他的自由;而现在轮到他站起来支撑起这一切了。

    终年复杂而歉意的眸光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今年连18周岁还未满,便要承担起整个家族的兴衰,是否过于残忍!

    他唇瓣抿的很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凝重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他不想继承爵位,也不想留在巴黎。

    简遥侧头看向他,扯唇一笑,拍开他的手,“对不起个屁!真的对不起就留下来,不要从政啊!”

    终年沉默不语。

    简遥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从很早以前就知道终年心里是想从政,他的专业报的也是政治系;虽然说是谁输谁继承爵位,到底是一场嬉闹。

    打了这么多年的架,他不曾认真,终年不曾用心,输赢,从来都不重要。

    打架不过是他们握手言和的一种方法,向对方证明自己的自己的一种方式,是兄弟两个人的一种默契。

    简遥叹气,将那些郁结的气息赶出了胸膛,拍向他的胸膛,“别想这么多不开心的事,一起回家看想想,她很想你!”

    终年点头,同他一起回去了。

    想想自幼没有爸爸,可是有外公外婆,妈妈,干妈和两个哥哥疼爱,是温室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