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耽美同人 哥哥们别急 更新时间:2013-6-21 10:04:34 本章字数:4338

更新时间:2013-6-21 10:04:34 本章字数:433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哥哥们别急| 作者:MS芙子| 类别:耽美同人
    五年后,xx幼儿园。殢殩獍晓

    雪桐气喘吁吁的逃跑到大树后面躲着,小心的探头去看后面的那群小色鬼有没有追上来,不知道是该怪妈咪把自己打扮的太漂漂,还是怨自己长的太招人喜爱,总之,自从雪桐上幼儿园以来,只要是一放学,就有成群的小男生跟在她的后面想要送她回家。

    每天都会上演你追我赶的戏码,雪桐就不明白了,自己干嘛要遭这份罪呢?幼儿园的小男生都太幼稚了,没有一个比得上她五个爹地,而且他们一个都没有她的爹地们长的好看!

    “左雪桐!”左辰一看见小女儿鬼鬼祟祟的身影便扯着嗓门儿叫,生怕别人不知道雨桐是姓“左”。

    雪桐无奈的翻翻白眼,她最无语的就是这个了,五个爹地周一之周五刚好每人轮流来接自己和哥哥一次,每天她们都有不同的姓氏,大爹地来接她就叫“左雪桐”,二爹地来她就叫“沙雪桐”,三爹地、四爹地、小爹地来的时候她便分别叫“卓雪桐”、“全雪桐”和“赫雪桐”了。

    这样一来,全班的同学都觉得雪桐兄妹俩好牛,每天都可以叫不一样的名字!

    “怎么了,我的乖女儿又不高兴了?是不是那群小鬼又缠着你?你要找也得找像爹地这样的男朋友知道吗?”左辰孜孜不倦的教导着自己的小女儿,完全没有教坏女儿的那个认知。

    雪桐看着左辰,一副“你这不是废话吗”的样子,“那些同学都太逊了,我要找的男朋友一定要像大爹地一样聪明,像二爹地一样会说话哄妈咪开心,像三爹地温柔,像四爹地一样酷酷的,还要像小爹地一样的听话!”

    左辰抚额,她这女儿的要求是有多高啊?这世上有这样完美结合的男人吗?

    抱起雪桐,将她塞进车子的后座里面,“雪桐,你又没跟哥哥一起出来?”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哥哥一出教师们就遭到围堵,估计他的情况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以哥哥的能力,虽然比我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出来了!”雪桐一副小大人的口气,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雨桐被一群小女生团团围住,愣是没有半分空隙能够让他挤出来。

    “雨桐……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小女生们纷纷拉着雨桐的衣襟,就差给他生吞活剥了。

    雨桐懊恼的不行,这些小女生怎么就说不听呢?他才不会弱智到跟他们一起回家呢,他心目中的完美女人可是像自己老妈那样彪悍的,上得厅堂,下得帮会的大姐大啊!

    “你们还想不想要我五个爹地的照片了?”雨桐突然心生一计,如今想要脱身,只能暂时利用一下自己的五位老爹了。

    众女生纷纷小鸡啄米,不停的点头,眼底冒出红心闪闪。

    雨桐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便继续引诱着这帮小女生,“想要的话呢,就赶紧让开让我早点回家,不然我回去晚了,我几个爹地生气了,那可就要不得他们的照片咯!”

    小女生们在上次的校园日里面是目睹过雨桐几位爹地的俊颜的,当时个个都是口水横流,连那些家长都忍不住要往他们这边瞧呢!

    是要跟雨桐一起回家呢,还是要五个爹地的照片呢?小女生们苦恼了,一个个认真的思考着,做着思想斗争。

    雨桐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好了,就是现在,赶紧开溜!

    脚底像是安了引擎似的,穿越还处在纠结中女儿们的人墙,不一会便消失在了这小小的校道上。

    老远的看着衣衫有些不整的雨桐跑过来,雪桐从车子里面探出脑袋,“哥哥,你也太逊了吧?竟然被她们吃豆腐了!”

    “我能保住清白就不错了,老爸,赶紧走吧,回家回家!”雨桐心烦的很,这套衣裳可是昨儿老妈才给他买的,竟然被那群小妞揉的皱皱的难看死了。

    左辰憋笑,他家的这两个小宝贝太优秀了,如今每天遇上这样的境况也不知道该怪谁。

    “老妈,我回来了!”

    “妈咪,我回来了!”两个稚嫩的声音同时响起,却没有得到尤纱的回应。

    奇怪,老妈不在家?雨桐放下小书包,正准备去厨房里看看老妈是不是在偷吃东西,尤纱便从外面回来了。

    “纱纱,你这是……?”左辰看着尤纱手中牵着的小女孩,好像跟雨桐他们差不多大,他记得这是隔壁家的孩子,怎么被尤纱带回家里来了?

    尤纱将小女孩牵进屋里,眼睛笑眯眯的完成一道月亮,“隔壁的老人犯病被送进医院了,她爸爸妈妈去医院照看,孩子没人照顾,所以就托付给我了。”

    雪桐倒是高兴的很,立马蹦到小女孩儿的面前,伸出小手,“你好,我叫雨桐,今年五岁,你叫什么?”

    “我……我叫水水……”小女孩儿似乎有些怕生,想去牵雪桐的手,却又不敢,小眼糯糯的盯着对面帅气的雨桐,一时迷花了眼。

    尤纱摸摸水水的小脸,“别怕,她是姐姐的女儿,你们以后可以经常在一起玩儿!”

    “老妈,你不害臊呀?”雨桐朝着尤纱比对一个“鄙视”的手势,臭臭的脸蛋儿明摆着不高兴。这老妈也真是的,干什么要带一个花痴的小妞到自己家里来,这不是明摆着给他添麻烦吗?

    尤纱可不高兴了,叉起腰俯视着雨桐,“我怎么不害臊了?”

    “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要小孩子叫你姐姐。”雨桐丝毫不给尤纱面子。

    尤纱横眉竖眼,什么叫一大把年纪了?她才二十七好不好?还是大美女一枚呢!走出去人家都不知道她是有两个孩子的人呢!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尤纱心里不停的默念着这四个字,眼底却透着慢慢的威胁:你小子竟然敢这么跟你老妈讲话,哼哼,带回老娘就给你好看!

    “哎呀,这天气热的,来来来,到浴室里去,我给你们几个洗洗澡!”尤纱说着便将雨桐、水水他们往浴室那边带。

    雨桐悠哉悠哉的坐到沙发上准备打开电视,却被尤纱一把夺去了遥控,“你也跟她们一起去洗澡!”

    “什么?老妈,你有没有搞错!”雨桐向来都是跟雪桐分开洗澡的,虽然说他们还只是五岁的小孩子,但由于雨桐早熟,洗澡都是让爹地帮他洗的,从来不让尤纱看他光光的小身板儿的,现在倒好,老妈竟然要他跟雪桐和水水一起洗澡?打死都不干!

    尤纱一脸贼笑,心想,这下你小子知道害怕了吧,“怎么?老妈说的话你不听是不是?”

    “不……不是……”雨桐哪儿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不听他老妈的话呀,要知道在这个家,他老妈鸡是绝对的权威,她说一没人敢说二,要是她得罪了自己的老妈,几个爹地都不敢救自己。

    尤纱心里狂笑不已,对付小孩子嘛,太容易了,“那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进去洗澡!”

    “老妈……我可不可以等会儿再洗?”雨桐的语气明显没有之前嚣张了,心想着自己的老妈太阴险了,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算计。

    尤纱很肯定的摇头,“不行。”

    看着雨桐憋屈的表情,尤纱勾勾手指,示意雨桐将耳朵凑过来,“你不想现在洗也成,以后我带你去外面,只要你的爹地们不在,你必须得管我叫姐姐!”

    “啊?”雨桐小脸快皱成包子了,他的老妈,果然是极品!

    “啊什么啊?不同意现在就去洗澡!”尤纱威胁的意味已经很明显,她就不相信她的宝贝儿子不乖乖就范。

    唉,在节与清白面前,雨桐只能选择保住清白了,“好吧……”

    尤纱一脸灿烂,“那你就先看会儿电视吧,等妹妹她们洗完了,再叫你老爸帮你洗澡!”

    次日,xx商场。

    尤纱牵着两个宝贝穿梭在各大卖场,终于找到了新开的那家儿童玩具店。

    一进店门就看到了一位特别清秀的带着些许书生气的男生,尤纱两眼放光,虽说家里有了五位夫君,她是不可能再纳妾了,但是美男在前,不调戏一下似乎也对不起自己。

    “雨桐、雪桐,待会儿你们得管我叫姐姐知道不?”尤纱冲自己的一双儿女使使眼色,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母女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

    雪桐冲尤纱眨眨眼睛,“明白!”

    见雨桐没有反应,尤纱轻轻的戳一下雨桐的小胳膊,“待会儿叫我姐姐知道吗?”

    “为什么?我不要!”雨桐当然知道自己老妈是打的什么鬼主意,但出门的时候几个爹地交待了自己要好好的看着妈咪,不能让她在外面沾花惹草。

    尤纱眯眼,蹲子与雨桐平视,“我说小鬼,要不今晚……我再去带水水到我们家来玩?反正我们家的浴缸大,足够你们三个人在一起洗澡,到时候……我可是会让水水好好的参观参观你光溜溜的小屁屁的哦!”

    雨桐的脑子里开始浮现一副画满:臭小子,叫你敢不听老娘的话,有本事你被挡着呀,今儿我可只叫了隔壁家的水水来参观你哦,改明儿你要是再不听你老妈我的话,我就会叫上你们幼儿园所有的小美眉来餐馆你哦!

    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雨桐十分不情愿的叫了声,“姐姐……”

    “乖……”尤纱十分满意雨桐的转变,这小鬼,想跟自己抖,还太嫩了呀!

    拧着满满几袋子的玩具回到家中,尤纱累的一坐到沙发上喘气。

    雨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几个爹地拉去问东问西了,无非就是那些尤纱有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之类的,雨桐哪里敢说实话,只能一个劲儿的摇头说没有。

    “妈咪,你跟爹地们什么时候结婚?今天我听陆伯伯家的朵朵说,她爸爸妈妈结婚的时候可热闹了,而且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她还给我看了她爸爸妈妈的结婚照,可漂亮了!”雪桐歪着脑袋,兴致勃勃的询问着尤纱,其实她真正的目的是想当花童,朵朵当花童穿着白色公主裙的照片她可羡慕可羡慕了!

    雪桐的声音不大,但足以令屋内的所有人听见,这个问题他们一直都避而不谈,就是怕大家都为难,可现在孩子都提出来了,该如何解决呢?

    “我没问题,我无父无母,随时可以结婚。”赫晴洋率先开口。

    左辰与沙慕对望一眼,默契的点点头,“我们也没问题,毕竟有雨桐和雪桐,我们父母会同意的。”

    卓井与全佑寒皱眉,他们的父母会同意吗?他们不敢确定,但是尤纱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们当然也想给尤纱一个婚礼,让全世界都知道尤纱是他们的妻子。

    “我会说服我爸妈的。”卓井与全佑寒异口同声,同时也鉴定了自己的决心。

    121:老婆,休想逃结局、下

    左家大宅。

    左青凤与秋素蕊端坐在沙发上面,一脸严肃,左辰与沙慕笔直的站在他们的面前,面色从容而淡定。

    “爹地,妈咪,我们知道你们这次回来的为了什么,但我跟慕是不可能离开纱纱的,希望你们能够成全。”左辰说的诚恳而坚定,不论是谁,都无法改变他想要娶尤纱的决心。

    沙慕赞同的点点头,“没错,我们是真心想跟纱纱结婚的,希望你们不要阻止我们。”

    左青凤刚想说什么,却被突然闯进来的两个小孩子给生生的打断。

    “爷爷,你长的真好看!雪桐长大了就要嫁给像您这样的男人!”雪桐按照在家时尤纱给她灌输的东西做,心里想着只要让爷爷高兴了,那么爹地们就可以跟妈咪结婚了,自己就可以当小花童了!

    雨桐也不甘落后,要知道,老妈答应了他,只要完成这次的任务,回去他鸡可以得到那套完整的机器人变身套组了!

    “爷爷,雨桐经常听老爸讲起您的好多事情,我长大了也要成为跟您一样优秀的男人!”雨桐早就看到了左青凤在听到雪桐的话之后面上就已经有些缓和了,他要做的就是让爷爷彻底放下那些成见,让老爸们和老妈有情人终成眷属。

    秋素蕊一直都希望能够早日抱孙子,如今看着这两个孩子这么聪明伶俐,喜欢的不得了,再加上之前他们早就派人调查过,这俩孩子确实是他们左家血亲的孙子,“老头子,你……你就别再犟了,这年头人家同性恋都是合法的,孩子们这点儿事已经算不了什么啦!”

    一听自己的母亲向着自己这边,左辰与沙慕一个劲儿的点头附和,“妈咪说的对,爹地,你就答应我们吧!”

    左青凤看都不看自己面前的两个儿子,而是将目光投在身边的两个孙子身上,“你们刚刚说的话是谁教你们的?”

    左辰与沙慕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心想着这俩孩子应该没那么笨实话实说吧?

    “为什么要别人教呢?雪桐说的不对吗?”雪桐佯装不明白的样子,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小嘴微微的嘟起,完全看不出来的是在说谎。

    雨桐抛给俩爹地一个“放心吧”的眼神,没有正面回答左青凤的问题,却又从侧面拍了一通马屁,“爷爷,我看动画片里面的海盗打架好酷哦,爷爷肯定比他们还要厉害,雨桐是真的很想跟爷爷学打架!”五岁的孩子不懂什么是格斗,理所应当的理解为打架。

    这马屁拍准了位置,左青凤的眼底开始有了不明显的笑意,但语气仍然是不肯缓和,“你们两兄弟娶同一个女人这怎么行!”

    “爹地,您看看您这俩孙子,如果我们不结婚,他们永远都不能名正言顺的叫你一声爷爷啊!”沙慕急了,今儿无论如何他也得让老头子答应这门婚事。

    看着焦急的三个大人,再看看两个睁大水灵灵的眼睛满怀期盼的看着自己,左青凤突然一改之前的严肃,仰头大笑,“你们两个臭小子,背着你们老子孩子都养了这么大了,不给你们点教训以后你们指不定还会干些什么事情出来!”

    “爹地,您的意思是……”左辰迟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左青凤这话的意思是不反对他们与尤纱结婚?

    沙慕自然也是听出了左青凤的话外音,兴奋的大叫,“爹地,你答应我们跟纱纱结婚了?”

    “怎么?跟你们开开玩笑不行?难不成真要我说那句‘要是你们敢跟尤纱结婚,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的话?”左青凤笑的愈发的爽朗,他很像那种只顾颜面不顾自己儿子们幸福的父亲吗?

    秋素蕊一见自己的丈夫并不反对,迫不及待的将两个宝贝孙子拉到自己的身边,“宝贝们,待会儿奶奶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全佑寒接到左辰的电话,听到他们的父母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心里才稍稍的安定了一点,看来这件事情也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难。

    可全佑寒没有俩孩子当挡箭牌,只能全靠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要说服自己的父母还真的是比左辰他们多了一道障碍。

    “胡闹!”全家老爷子一个生气便挥掉了茶几上的玻璃杯,一下子令家中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左夫人同样的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放着那些好好的名门千金不娶,非要跟其他的四个男人一起共同娶一个女人,这传出去像什么话。

    “爸,妈,我不是胡闹,我是真心的,求你们成全!”全佑寒从来没有向谁低过头,即使是他的父母,也未曾有过,但是如今,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膝盖一弯,便跪在了父母的面前。

    全老爷子震怒,一巴掌甩在全佑寒的右脸上,愣是给全佑寒俊逸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大手掌印。

    全佑寒哼都没哼一下,伸手抹去自己嘴角的血渍,“爸,不管您怎么生气,我还是要说,这辈子,我非尤纱不娶。”

    “逆子,逆子!来人,给我把少爷关进房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他踏出房门半步!”全老爷子气疯了,脖子红通通的,幸亏他一向身体都很健朗,不然的指不定他现在就被气的进医院了。

    “老全,干什么动这么大的肝火,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处理家务事?”左青凤的声音适时的响起,避免了全佑寒被自己的父亲软禁。

    全老爷子一看清来人是左青凤立马收起了自己的震怒,起身邀左青凤坐下,“老左,你怎么来了?”

    “是这样的,我们家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说要跟你们家佑寒一起娶纱纱,我想着如果他们几个结婚,那我们也算是亲家了,既然是一家人,那总该是能帮则帮的,我知道你们家公司最近出了点儿状况。”左青凤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无非传达着两个信息,一、他同意左辰与沙慕跟尤纱结婚,二、只要全老爷子同意全佑寒跟尤纱结婚,那么他的公司就可以摆脱困境。

    全老爷子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他只是没想到左青凤竟然会愿意让他的两个儿子共同娶一个女人,如此比起来,倒还真的是他自己太看不开了?

    全佑寒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转变,心里止不住的高兴,他相信左青凤有这个扭转乾坤的能力。

    “老全啊,怎么,你是不是看不上我们家,不愿意跟我们左家成为亲家?”左青凤佯装不满,脸色拉下来。

    全老爷子当然不想得罪左青凤了,“怎么会呢,既然老左你都这么开明了,我也没理由还继续迂腐不是?”

    “哈哈,那好,现在咱们就商议商议孩子们什么时候结婚合适。”要不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央求,他才不会主动来当这半个红娘,一个父亲能做到像左青凤这样实属不易。

    最糟糕的还是卓井这边,本来一开始卓老爷子听到卓井说要娶尤纱,而且还是跟其他的四个男人一起,并未有过激的反应,反而是笑眯眯的跟卓井谈论,结婚的时候该准备些什么。

    卓井心里飘飘然,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准备好的那些说辞全都用不上,父亲竟然什么都不问就答应自己了。

    卓老爷子说卓井要结婚这是大事,今晚无论如何得留在家里,与家人好好的商议具体的细节,卓井想想也有道理,当即跟尤纱发了短信,说明日一早再去尤纱的公寓。

    卓井没想到的是他刚一进自己的房间,就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没错,他被软禁了!

    不论卓井说什么,卓老爷子权当听不全,不论如何,卓老爷子都铁了心的不许卓井娶尤纱。

    次日中午,尤纱还不见卓井回来,打电话也是关机,卓井从来不会不打招呼就这样的,肯定是出事了。

    意识到不妙的尤纱心想卓井肯定是本卓老爷子软禁在家了,这可咋办?

    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众男人也是皱眉,如今他们四个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就差卓井了,他可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

    “老妈,拿出你的魄力,我跟你一起去把小爹地抢回来!”雨桐从沙发上跳下来,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我也去!”雪桐也跟着凑热闹,她一直想跟妈咪见识见识那种大场面呢!

    抢男人?尤纱眉毛轻挑,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好,老妈现在就去召集部下,咱们半小时后就去卓家大宅,势必要把你们的小爹地抢回来!”

    半小时后,卓家大宅。

    尤纱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进入宅子里面的时候里面的人都吓蒙了,因为尤纱后面的那些人全都是拿着家伙的!

    “小老头儿,赶紧把我的小爹地交出来,不然我跟老妈就炸平你的老窝!”雨桐抢先站到最前面,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对面的卓老爷子喊话。

    此话一出,尤纱爆笑不已,但在接收到儿子警告的眼神时,忍俊不禁的憋住了笑意。

    相比起尤纱的表情,卓老爷子的小胡子气的一抖一抖的,“你,你这个小屁孩,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这个老小子,竟然敢说我是小屁孩!少啰嗦了,赶快交出我的小爹地来!”雨桐不耐烦了,进来这么长时间,连小爹地的影子都没见着。

    卓老爷子头一次被一个小毛孩子骂老小子,气的不轻,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尤纱也懒得再废话了,直接一枪嘣在了卓老爷子身旁的花瓶上面,清脆的破裂声无比清晰,差点儿没把卓夫人的小心肝儿给吓出来。

    “卓先生,我劝你还是赶紧交出卓井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待会儿你这屋子里面的宝贝都还是完好无损的。”尤纱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手枪,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屋子里面的好些东西都是古董,那可都是卓老爷子的心头好,那是拿命守护的东西,怎么能够让尤纱给毁了,“有事好商量,你……你别乱来。”

    “我说过了,我只要卓井,只要你把他交给我,我保证不动你屋子里面的东西,否则……”尤纱做了个开枪的姿势,威胁的意味相当的明显。

    卓夫人哪里讲过这样的阵仗,这黑道的都闯进自己家里来了,随便开一枪就可能要了她的小命的呀,“老头子,要不……你先让儿子出来?”

    “去,带少爷出来。”卓老爷子一咬牙,不得不让下人将卓井带出来。

    卓井在看到尤纱的那一瞬恨不得立马就奔到尤纱的身边,无奈自己被两个壮汉押着,他挣脱不开。

    尤纱眼尖的看见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瓷瓶,但以她的认知便能断定这瓷瓶绝对是无价之宝,伸手拿在手里,“哎哟,这瓷瓶不错,我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给摔碎了……”

    “别,别!你小心点儿,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放开少爷!”卓老爷子瞪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那东西可是晋朝的东西啊,仅此一件,摔坏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在卓井站到自己身边的同时,尤纱小心的放下了手中的瓷瓶,扭头便带着浩浩荡荡的往外走,临走时还不忘通知卓老爷子,“莫先生,下个月初六,路鸽酒店,来参加恶魔的婚礼吧!”

    一大清早,尤纱老觉得耳边似乎是有喜鹊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可这是城市,哪里来的喜鹊,看来还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

    用花苞堆起而成的婚纱圣洁而美丽,同时也不失俏皮,修长的脖子上没有项链,只有几朵洁白的小花,反而更让人觉得无暇,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沾染着几片粉红花瓣,宛若置身于花丛。

    梅小幼又瘦了,尤纱知道她是因为莫若,无奈的叹口气,“小幼,我知道你现在不确定他是否真心对你,但我也不希望你因为以前的事情就完全不给你们俩任何机会,或许以前……他只是不懂得如何去爱。”

    “我真的,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他以前对我那样,让我怎么相信他,或许他只是征服欲作祟罢了。”梅小幼神情凄然,一闭上眼睛她就会想到莫若抱着别的女人的样子。

    尤纱知道梅小幼心里难受,可毕竟感情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清楚,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但见梅小幼如此不开心,作为旁观者,还是应该理性的给予建议,免得梅小幼钻牛角尖,“你觉得他还有必要天天缠着你,就为了征服你?用心去感受,别一见到他就浑身是刺,好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别不开心了,笑一个!”

    梅小幼甩甩脑袋,重展笑颜,不管怎么说,今天是她最好的姐妹结婚的大日子,她是真的替尤纱感到开心。

    不可避免的,梅小幼还是碰上了莫若,毕竟莫若与左辰他们几个是好兄弟,在两人眼神触及到的那一霎那,狠心的避开了,尤纱很识趣的转身走开,为二人腾出空间。

    梅小幼急于逃开,不想让莫若看到自己的脆弱,没有他,她一样可以很好的活着。

    莫若在梅小幼转身的一瞬及时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小幼,以前是我不好,没能早些看清自己的内心,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机会不机会的。”梅小幼暗捏拳头,强撑着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

    莫若暗恼的将另一只手砸在墙壁上,一声闷响,令梅小幼心中一动,他应该很疼吧?

    可心里再怎么不忍,再怎么心疼,梅小幼都不允许自己心软,“你放手。”

    “我不!小幼,我知道之前我让你伤透了心,可我保证,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掉一滴眼泪!”莫若无视自己拳头上渗出来的鲜血,只恨自己当初为何会那么的混蛋。

    梅小幼使劲全力,想要挣脱莫若的束缚,可偏偏莫若的手好像是长在了她的手臂上一样,令她无法挣脱,“我说了,你我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说有就有!梅小幼,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开我了。”莫若霸道的宣示这对梅小幼的主权,同时也表明自己的决心。

    梅小幼愤恨的瞪向莫若,“你还是这样,我又不是你的,凭什么你说有就有?”

    “对不起,小幼,是我不对,我自私,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莫若意识到自己的专制可能会伤害到梅小幼,立马转变了口气。

    梅小幼呆愣的看着莫若,什么时候开始这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