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迷醉的岳母| 作者:yrialeaf| 类别:耽美同人
    上次说过,机缘巧合下,我终于母女兼收,从此和母女二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起初我们约定,把我平均分配,一周里有四天是女友的,三天是岳母的,不过很快发现这约定不具可行性。

    女友已经习惯了搂着我的肩膀入睡,而岳母新收不久,热情似火,所以每晚都是三人同床,至于那些爱做的事,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我年轻,体魄强健,正是贪色的时候,一晚两次还嫌少,生怕吃不够。

    女友就不行了,她体质较弱,又敏感,有时做到一半就吃不消了,常常我在上面刚起兴致,她在下面就睡意沉沉,幸好有岳母为她分担,才没有饿到我。

    岳母体质好,虽然像女儿一般出水很快,但胜在耐力久,承受力强,我们常常能一次换几种花样,只恐不尽兴,虽然最后她也会体力不支,不过我也很是满足。

    再次和sis网友分享我的幸福之后,论坛里一片鬼哭狼嚎,质疑真相者有之,讨教经验者有之,有公开的,有私下的,特别是网友「大雄200分」的羡慕之辞令我得意不已,飘飘然自以为神仙中人,而以「kwokaaron」为首的网友则追问细节不休,并对母女并未同时登场颇有微辞。

    这群损友,真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过我也真想要女友彻底放开矜持,敞开心扉,陪我和岳母同时来一场淋漓尽致的激情之夜。

    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岳母说了,岳母不但没有取笑我,反而自告奋勇,由她来想办法。

    岳母出马,应该问题不大。我这么想。

    不料这一等就是半个月。

    这期间我也没闲着,晚晚采花施蜜,把岳母和女友浇灌催熟。女友有些先天不足,虽沐风雨变化也不大,这还罢了,岳母的变化却着实叫我吃惊,灌满了雨露之后,她从肤色到气质都发生蜕变,艳色大大提升,举手投足之间光彩照人,魅力四射,看着她自内而外散发的美态,经常在白天,我就把她拖到房间一逞私欲。

    快乐的日子总是不久,半个月后,我得到消息,我那风流的老岳父来了。

    这消息让我很是不安。虽说岳父人品不佳,和岳母关系也不好,不过人家毕竟是两口子,若要走到一起,那也是我这做未过门女婿管不了的,一想到我丰满美丽的岳母躺到岳父那干瘪臭体之下,被他污染摧残,我的胸中就燃起熊熊烈火,愤恨不已。

    幸好这事没有发生。

    岳父虽然来了,岳母和女友的态度都是淡淡的。

    岳父颇有自知之明,也不多话,先讲明了专程来看女儿,过夜就走。

    这下我的心里就平静多了。不知何时,我已经把岳母视为我专属所有的了。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女友陪我们喝了几杯,很快就败退下来——和岳母一样,她易醉。

    岳父好酒,但量也不大,很快也迷迷糊糊的,快撤席时,岳母递了抗失眠的药给他,他看也不看,接过一口吞进,看来他今天可以睡个好觉。

    我把女友抱上床,又来扶岳母,此情此景,让我想起最初那个荒唐夜。

    不过此夜岳母可不是任我施为了。

    她也不理沙发上歪倒的岳父,直接揪住我的领带,带着媚人的笑容,倒退着一步步走进卧室,然后把我推到床上的女友旁边。

    岳母爬上我的身体,吻住我,津液交流,我的舌头不时勾引着她的香舌,呼吸着她芬芳的气息,把甘甜的津液,一口口吞入腹中。一边汲取香津,一边用舌尖在她口中探索嬉戏,以促使她更多的分泌玉液。我的也不闲着,和她娇嫩湿润的玉户磨擦着,时而重重上顶,便使岳母的身体阵阵紧张。

    我翻身压在岳母身上,顺势蛟龙入洞,挺身耸动,同时隔着轻薄的内衣,轻揉岳母高耸的,触手之处一片温暖柔软,只觉丰盈硕大,饱满中又带着坚实。

    上下受攻,岳母很快春情上脸,轻声低喘起来。她媚眼如丝,微微张开湿润的唇瓣,殷红的舌尖轻舔樱唇,把我拂过小口的指头含入口中,用柔滑香腻的小舌挑逗着。

    我一手揉动着岳母的,一手轻捏她那嫩滑的香舌,下面紧贴着,在岳母的潮湿蜜道中进出,不时刮出奶白色的,情到浓处,岳母娇躯不停的震颤,身子越来越热,不由自主的卷动香舌,仿佛要把我那根侵入她口中的指头吞入喉中,我的手指探得如此之深,使她从喉间发出阵阵似痛苦又似诱惑的呻吟。

    为免伤到她的咽喉,我抽出手指,手叉住她的腰肢,低头去亲吻她的胸乳,岳母的手臂环上我的头颈,把我的头脸按在她胸前的丰满中,我用舌头追逐饱满双峰顶上那两颗樱桃,口水涂满了白嫩的胸脯,随着我的吸吮,不时发出「啾啾」

    的声音。

    岳母意乱情迷,大腿用力的夹住我的腰身,玉胯迎合耸动,我喘着气,把她白晰丰满的双手手臂拉过头顶,舌尖舔到她的腋下,那处芬芳的体味甚浓,更兼敏感无比,岳母被触动心弦,不时娇笑着,愈发性感诱人。

    在岳母魅力下,我动作愈发狂放。

    我伸手拉开岳母大腿,将她丰盈的玉腿推到肩上,然后一把抓住双手,将岳母拉起。

    岳母的双脚在我脑后,身子几乎悬空,除了双手被握之外,就只有吞吐着的那根温热肉杵的支撑,雄伟瑰丽的双峰,随着她身子被撞击,无拘无束地跳动着,散发着阵阵迷人的乳浪。

    我一手搂住纤腰,一手捏着圆臀,更好的固定住她的身体,她丰腴浑圆的臀瓣间湿润无比,手指上下滑动,沟壑幽谷中满是春水,萋萋芳草之下粉嫩唇瓣更是炽热非常,在我的撞击下,岳母披头散发,乳浪波动,春水生波,白莹莹的身子泛起一层粉色,艳丽无比。

    一阵战栗后,我喘着气将岳母放下,岳母指指身旁昏睡的女友,我会意,稍息一会,再度挥戈上马。

    女友不比岳母,她是纤细柔弱的,我耐心的亲吻她,乘着她母亲体内溢满的粘湿,缓缓的进入,逐寸逐寸的深入,一步步撑开紧滞的花径。

    饶是如此,女友依然皱起了眉头。

    岳母见状,心疼女儿,勉力探过身子,把女友可爱的耳垂含入口中,又将手滑入女儿细嫩的股沟,轻轻摸索挠动。

    未婚夫和母亲,四只手在女友柔顺的娇躯游走着,挑拨着她的春心,渐渐她檀口轻启,粉唇吐息,酥胸起伏不定,身体渐渐松驰,体温也升高起来,即使在酒后深眠中,花径里被肉杵涨满充盈的快慰也传遍身心,一滴滴的涌出,我的动作越发畅快。

    感到身下的女友柳腰款摆,将肉杵迎入幽深秘径,我非常喜悦,手从玲珑的双丸处下移到她盈盈一握的纤腰上,忽轻忽重的揉搓着她,忽而轻轻挠刮,忽而又大力拥握,撩拨得女友如潮,柳腰摇曳生姿,全不似平时的含羞带愧,娇弱无力。

    我愈发性起,肉杵挺如蛟龙,动力十足,把女友纤细的身体不时撞得向上跃动,不多时,女友已数次潮起潮落,身子酥软如水一般。

    此时岳母已缓过气来,探手过来抓住龙根,把我牵离女友身体,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