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玄幻魔法 天下第一美人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天下第一美人| 作者:童言| 类别:玄幻魔法
    外头的纷纷扰扰还没有平息,各种流言揣测弥漫于整个宫廷。不止不休,似乎没个尽头。

    吉祥坐在云妃的床上,像个玩偶般一动不动。连那卷俏的睫毛,仿佛都不曾眨动过。

    吉祥公吉祥王子,吃饭了。

    落玫一下子改不了口,老是还把吉祥称为公主。

    吉祥也像是没有听见落玫的话,依旧两眼无神的望向前方。他的手里紧拽的是那把破旧的彩色羽毛扇子。落玫想把吉祥手中的扇子拿下,吉祥只紧握着手不放。

    主子,把扇子放下,奴婢帮你收起来吧!已经是深秋了,用不着扇子了。

    吉祥还是没有反应。落玫叹气,把饭碗端在手上,勺了一口菜饭送到吉祥嘴边。

    主子,奴婢喂您吃饭。来,把嘴巴张开好不好?

    落玫把饭菜送到吉祥嘴边,吉祥完全无视,紧闭着嘴巴。

    主子,您不吃东西,身体怎么受的了?您背上的伤才刚刚好啊

    泪,划落在衣服上。吉祥受惊似甸缩起了身体,抗拒任何人的接近。

    走开!!!走开!!!

    挥动着手上的扇子,吉祥攻击着落玫。

    是!是!奴婢说错话了!主子不要生气,奴婢这就下去。

    落玫急忙推出房间,合上门。落玫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里面的声音。果然,吉祥又发出了小动物般呜呜的啜泣声。

    哎吉祥王子只要一听到有关那天的事,原本呆滞的人就会变的易怒,紧接着就是后悔的伤心。

    落玫也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虽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可是当天云妃娘娘和迎春姐死亡的惨样,还时常出现在她的梦里。

    实在是太悲惨了!特别是迎春姐,下葬的时候,哪还能看清她的面目啊!

    落玫坐在门外的阶梯上,静静在外守护着吉祥。她只是一个小宫女,没有什么力量。可是,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好好照顾吉祥王子。吉祥是公主还是王子,对她而言根本没有不同,反正,吉祥就是她认定效忠的主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

    吉祥从养身殿回到长安宫后,这长安宫的日子似乎是一成不变的。要是以前,吉祥一定是受不住冷清,要搞些热闹的花样的。现在,云妃和迎春不在了,这长安宫就像冷宫般孤寂且死气沉沉。

    中间,穗凝公主来看望过吉祥一次。她是以什么心态来的,吉祥根本不关心,而落玫则是猜不透。穗凝倒也没难为吉祥,只是送来了一点布料及补品。也没说一句话就走人了。

    因为吉祥身份的改变,原本满箱满柜的女装衣服都用不上了。可是,宫里又不管长安宫里缺什么,落玫帮吉祥做了几件男装,也就将就着给吉祥换着穿。眼看冬天快来了,怕冷的吉祥没有过冬的皮裘衣裳,难道真的要寒酸到用棉被改做棉袄的地步?!

    吉祥虽然由公主的身份该为王子的身体,可地位却比以前还要受到刻意的忽视。

    皇后虽然没有做什么行动加害于吉祥,不过,却停止了对长安宫每个月的俸禄。整个长安宫,就只剩落玫在服饰吉祥了。院子里的花草没人修剪了,漏了水的屋顶没人添瓦了,就连御膳房送来的食物也越来越差了。

    吉祥的身体十分虚弱,落玫却讨不到补品为吉祥熬汤。穗凝公主送来的东西,早就用完了,却也不能开口再去要去。

    幸好,秦遴倒也时常来长安宫。每次来都带上些长安宫需要的东西,也算了救了急。

    秦遴对于吉祥的心思当然是没有死,可是坤元国没有男子和男子通婚的惯例。所以,秦遴要求和吉祥成亲的事,迟迟得不到坤元皇帝的同意。而罗戈他的父王突然得了严重的风寒,命人把他速速唤回去。

    其实,秦遴心里明白。他父王哪里是得什么风寒,肯定又是贪欲过度倒在哪位妃子宠人的身上了吧。受不了每天三道的令牌相催,秦遴没办法,只能赶回去一躺罗戈。他本想带走吉祥,可是,终究顾及坤元和罗戈的两国利益,而只能忍痛放弃计划。

    我一定会回来带走你的!等我!吉祥!!!

    临走之前,秦遴在吉祥唇上印上起誓的一吻。吉祥好象仍旧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是呆呆看着手上那柄烙送给他的扇子。

    而卓祟自始自终都没出现在长安宫过。

    落玫有几次看到卓祟再长安宫门前徘徊,想跨进院子,却又止步不前。然后就神色黯然的拂袖离去。

    今天早上,落玫听到消息,说是科则攻打坤元了。这种以卵击石的做法,无疑是自取灭亡。不过,即使科则不攻打坤元,坤元也是迟早会对科则进攻的吧

    这个消息还是不要让吉祥王子知道的好不然哎

    落玫听到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过了一会,她才轻轻推门进去。

    吉祥趴在棉被上哭得睡着的。他每天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多,即使醒着也是在发呆,清醒的时间很少。

    落玫替他整好被子,轻轻取下他握在手里的扇子,放在床头。然后,把桌子上的碗筷什么的收拾送回御膳房去。

    安静的房间里又只剩吉祥一人,浅浅的呼吸声中还不时伴随着连续抽气的鼻音。两个身影从顶梁上跳了下来,站立在床上注释床上的人儿。

    我要带他走!!!

    难得,小燕子只穿了一身素衣,表情严肃的对旁边高大的男人说道。

    他可是个麻烦!你确定?

    昊天的手轻轻摸上吉祥的脸,小燕子手脚飞快的拍掉了那只揩油的魔爪。

    你吃醋?

    摸摸被打的做响的手背,昊天眼睛里泛着精光。

    吃个狗屁醋啊!让开!

    小燕子拉开昊天,不让他亲近吉祥。昊天倒也不以为意,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吉祥吉祥

    柳序燕轻轻摇着吉祥的肩膀,吉祥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醒来。

    吉祥,是我啊!我是你的燕师傅啊!

    吉祥看到柳序燕,竟没有半分惊喜!还只是愣愣的瞧着小燕子发呆。

    吉祥!你怎么了?!该死!我应该早点来带你走!我听到消息就马上赶来了,可是也花了半个月时间在路途上。吉祥!你认得我吗?!我是你的燕师傅啊!

    柳序燕心疼的搂紧吉祥。他可爱的小徒弟到哪里去了?!他天资国色的小徒儿怎会如此憔悴?他应该马不停蹄披星戴月的赶过来的!早一天也好啊!!!

    燕师傅

    吉祥喃喃道,如睡梦刚醒。

    吉祥!吉祥!你认得我了?!太好了!让师傅好好看看你

    柳序燕激动的摸摸吉祥的头,摸摸吉祥的脸蛋。差点就没语无伦次。

    师傅师傅师傅师傅师傅师傅!!!!!!

    吉祥一声叫的比一声大声,最后爆发似的痛哭流涕狂叫不已。

    是!师傅来了!师傅来晚了!吉祥哭出来吧!有多痛苦,有多难受统统哭出来叫出来吧!

    柳序燕搂住吉祥颤抖的身子,拍着他的脊梁安抚着他。

    吉祥一直哭着,叫着。最终因脱力而挂倒在小燕子身上。

    吉祥,我带你走!跟我们走吧!

    柳序燕横打抱起吉祥的身体。吉祥虚弱的靠在师傅的胸膛上,朝这个娘住过的屋子看了最后一眼,闭上眼睛点了头。

    那我们走吧!

    柳序燕朝昊天说道。昊天喝光杯子里的水,慢吞吞的起身。

    要走,也要走的干净!

    昊天点燃的火焰从蔓帘上窜了起来,吉祥惊叫:

    我的扇子

    人都要走了,还留恋什么东西!

    昊天嘴上虽然那么说着,可还是帮吉祥取走了那把彩色羽毛扇。

    你们先走,我去找个替死鬼。

    昊天满意的看到大火开始蔓延整个房间,便让柳序燕先带着吉祥离开。小燕子明白的点头,带着吉祥用轻功飞了出去。

    替死鬼呵呵

    昊天从房间里飞出,一消一会儿,便带回一具穿着侍卫服的尸体。

    今天算你倒霉!

    昊天从怀里拿出一包粉末倒在尸体的脸上和身上,马上,尸体就被腐蚀的面目不清。

    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