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玄幻魔法 宝贝妈妈蓝菲菲 第二十章:为何我要遇上你……

第二十章:为何我要遇上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宝贝妈妈蓝菲菲| 作者:青楼楼主| 类别:玄幻魔法
    看着林艳艳那张美丽的脸庞,那双满含着期待,欣喜,微微的失落,淡淡的关切,我的心,轻轻的颤抖着。那柔顺带着俏皮发卷的鬓角,沾着点点的水珠,想要滑落,有包含着依依的不舍。

    我,想了很久,似乎想把内心深处最想说的那份真正的话告诉她,课我却,怕她受伤,更怕我会无力去承担那一份伤痛的责任。但是……看着她那顽皮,却又那么干净可爱的眼神,想要说出口,却又那样的痛楚……我的心真的很痛……

    看着她,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声音,也随着心里那份颤抖,无力的缓缓流出。:「你知道么……其实,我真的很想说……呵呵,人海茫茫,匆匆而过,我们相识在这里,是一场缘分。知道么……此刻,我的心真的很痛,痛得无法言喻……为什么,偏偏要遇上你,我曾以……呵呵,昨天,对不起……是我错了。说真的,我并不好,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谢谢你为我做了真么多,我真的很感动,可是……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心很难过,真的……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我强忍住心中那份痛得无法呼吸的颤抖,紧紧地盯着林艳艳的眼睛,鼓足勇气。:「大姐,你不带这么玩的啊!我是让你帮我准备一束花,你不用这么上心吧,我只是说你帮我随便准备一下就行,我勒个去,51朵花,我滴妈呀……你这是要发啊!你表姐开的礼品花店你也不用这样啊,你瞅瞅,你瞅瞅,这他妈里面还有百合,我去还有还有玫瑰,康乃馨不够你也不用拿玫瑰帮我顶吧,我求你了姐姐你这是要玩死我啊,昨天就算我没登你上学你也不用这样啊,这一把东西就400……块钱啊!你是梁山泊驻烟台办事处的啊!你知道我这些零花钱要省多久么?你知不知道我打一中午台球才30块钱,我都不舍得打呀,姐姐,你真是抓着蛤蟆要往死里赚啊!」

    我眼圈都红了,嘴唇都觉得起的麻酥酥的,我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我桌子上那一大捧半米多高华丽精美到极致的花束,仅凭着从专业角度来讲,这要全是玫瑰花的话估计没有多少女人能顶得住,够专业,够漂亮,精致,代表信念,品质,彰显华贵。我相信,林艳艳表姐的点一定会越做越好。周围所有的同学都满含星星的赞叹着这只有在台湾偶像剧里才能见到的花束,当林艳艳告诉我这是特别准备给我送给高玉梅的节日礼物时,看的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林艳艳嗫喏着小嘴,一脸委屈的说道:「我表姐气死人了,讨厌死她了!哼,康乃馨不够就不够呗,里面弄什么玫瑰花!气死我啦!子肖,我也想要玫瑰花,真好看。」

    林艳艳一脸不乐意的小声嘟哝道。

    我去!丫的根本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啊!:「别拦着我,别拦着我!」

    我几乎嘴里吐着血的想上去找林艳艳拼命,身边的大虎哥和三少爷死死地拉着我的胳膊赶紧劝道:「唉唉哎,别生气别生气,别激动啊!买了就买了,咱不差钱啊,别激动别激动。别气坏了身子,一束花而已,你看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叫事‘再说人家林艳艳一个小姑娘大清早的下着大雨那么辛苦跑过去给你拿花,我看着都怪感动怪感动的。」:「就是就是,有玫瑰花这不是还显得咱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别人虐我千百遍,我对别人如初恋,保准高玉梅到时候看见以后最起码得新仇旧恨一笑泯恩仇,说不定今天心情一感动什么的直接就给你跪下道歉了是不,看咱们这心胸,高玉梅那尺寸的都不如你宽广!你瞅瞅,这还有百合花呢,多好,象征着社会和谐,五十六个民族大团结。」:「听见没,说得多好,别上火,你看这全当是为了咱们班将来的和谐和幸福做贡献了,到时候你把这话往上一送,我擦,这教师节的谁看见倍有面子!就是咱们校长看见这也得夸你一句新时代的优秀标兵,21世纪纯种好学生,这一高兴还不给你在学校里塑个雕像啥米的,弄青铜的都显不出咱的身份来,那得是纯金的!」

    :「纯金的多贵啊?」:「嗨,我还跟你说,这就是学校里不让搞封建迷信,不然非得用钻石再镶一套边,五米高的大雕像,配合上少先队员打敬礼的手势往咱们场一方,那以后咱学校来教育局的领导或者外宾,进来二话不说,先得在那磕一个这才能彰显对教育事业的热心奉献,以后咱们学校的同学见着你十米外那就得赶紧给您鞠个躬,弯腰不到180度这都得送到政教处开大会点名批评!」

    听着大虎哥和三少爷他们一边拉着我一遍得得得得的,我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抓着他们往地上死磕。

    这时候,看着我眼睛里都气的泛红了,林艳艳赶紧娇滴滴的拿出一根不知道从哪逃出来的小手绢,心疼愧疚的上来要帮我擦眼泪,嫩唇轻启,软声软气无心娇柔的说道:「对不起子肖,我错了……我昨天,告诉我表姐,其他的所有的礼物都无所谓,唯独你的,一定要做的最好……你知道么,我昨晚一夜都没睡好,只想着你看到这束花以后,会开心,哪怕只是一个浅浅的笑容,我都觉得这对我来说一切都值得了……我只想你开心,只想你高兴,让你知道你随意的每一句话,我都在用心去品读……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既然你不喜欢……我把它扔了吧……对不起……」

    说着,林艳艳像电视里那些伤心欲绝的女人般一甩头发,漠然回首,恰似泪撒千行,满头青丝,留下无尽心伤。那贝齿轻咬红唇,似要千言万余对我轻松,仅仅低头一撇,却又不忍再留残情。

    林艳艳颤颤巍巍,心神欲碎的慢慢走向我的座位,颤抖着那双洁白的小手轻轻捧上那一束大得吓人的花束,想要回头再看我一眼,却又轻轻一抹无尽的叹息。

    叫人想要轻轻走到她的身后,抚平她心里的那份伤痛。

    周围的人都看得不忍心里,纷纷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我,毕竟林艳艳喜欢我的事情全班同学都知道,连大虎哥和三少爷都深深地叹了口气,那样子仿佛之谈老天作弄有情人终成失散多年的兄妹一般。:「啊……」

    我无力了,我真心无力了。:-好了好了,我错了,那束花……谢谢你,我刚才……唉……就是我错了行么,别难过了好不好?「我无力的长叹一声,对林艳艳说道。

    大虎哥和三少爷他们见我这般模样,也松开了手,一副可惜可叹的神情摇了摇头,示意我上前去哄哄林艳艳。

    林艳艳的背对着我,手依旧搭在那一束漂亮的大花捧上,从后背看,她玲珑迷人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仿佛哭泣死的我见犹怜。而她的发丝上和衣服上还沾着雨水的痕迹,想到大清早,她手里抱着我要的花,满含着幸福和期待的样子,我的心,软了下来。

    我摇了摇头,新到自己刚才可能说的也有点过分了,大男人么,我也是冲动了,我砸了砸嘴,走到她身后装出一副温柔的声音对她说道:「对不起啊,刚才,是我不好,谢谢你……我虽然有点不爽,但是……挺感动的。其实吧,这束花要是送给你的话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是?好了,别生气了,我答应你,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依你……」:「咦……真酸……」

    身后,大虎哥和豹子他们抱着胳膊一阵鸡皮疙瘩。

    林艳艳浑身剧烈的颤抖,正在我想要继续开口哄她的时候,猛地跳着转过身来,注意,是跳着,弄得我下的向后一退,只见这妞满脸兴奋到极点的笑容大笑着说道:「哇哈哈哈,这是你说的!回来请我吃大餐,还要买一大束花送给我,不能比这个小,还有,先把钱给我,400块钱,谢谢惠顾!」

    说着,林艳艳眨了眨水灵灵妩媚妖娆的大眼睛,笑眯眯的伸出小手做了个拿钱的手势。……:「我你妹啊!我这暴脾气我今天!我靠我告诉你我都十几年没吃人了我!哇啊啊啊啊!别拉着我!我跟你拼了!」

    我跳着脚的要往上冲,身边大虎哥和三少爷他们又赶紧的冲上来拉着我往后拖。

    大课间的时候,走廊里的同学们仿佛是发廊里那些做太没看见了高富帅一般,痴呆了似的看着走过的我。:「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刚出炉的好学生啊,近距离围观没人一块钱啊,拍照两块,合影留念五块奉送非主流嘟嘴剪刀手五连拍了啊……先到先得时间有限了啊!」

    大虎哥和豹子他们喜气洋洋的跟在我身后大声吆喝着。:「拍你妈了个波以啊!谁让你们跟过来的。」

    我紧紧抱着那一束连我脑袋都当得严严实实的大花束,转过身来冲着大虎哥踹过去。

    大虎哥以他和身材不相符的灵敏身手刷的闪开,一副嬉皮笑脸的说道:「我们就是想看看高老师接花的场面什么摸样,你说下节课就是地理课了你偏跑办公室送干嘛?」

    看着我身后那一群看热闹的大队伍,我又气又怒的说道:「尼玛,让我上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送这个还不得让你们笑死,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上高速滚去!」

    说吧,我气的头也不回的往前快步走,心里一想到当时林艳艳拿到钱的时候那一副小人得志的笑容以及那一句「别忘了你和人家的承诺哦」。哎呀我这暴脾气,我就是不打女人,打女人的话我明年今天这时候就给她上坟去了!

    还没到地理办公室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刚出门,见我手捧着一大束华丽的花,身后还呼呼啦啦跟着一大群满脸兴奋的少男少女,瞬间先是一愣,然后猛地冲着办公室里喊道:「哇!快来看啊快来看啊!刘子肖给高玉梅送花啦,哇!羡慕死了,好漂亮啊!」

    这娘们声音太他妈大了,楼道里立刻人满了,各种惊叹的声音几乎化成了海洋把我淹没了。所有火辣辣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我看,恨不得要把人家吃掉了似的……真讨厌!:「哇塞……这是要求婚啊。哎,你看你看还有玫瑰!过教师节都送这东西,太会找机会了,佩服啊!」:「哇,咱们学校第一美女老师果然名不虚传啊,这才不到一个月啊,这哥们真牛逼,哪个班的啊!」:「六班的,刘子肖,听说还是四大级草之一呢!」:「太帅了……真是要演偶像剧啊!好幸福啊!」:「唉唉哎啊,你看,脸红了脸红了,哇哇!高老师那样的冷美人都要泡,太牛了!」

    这是得逼我杀人那,听着走廊里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前方,乌压压的一群人头,还有地理办公室门口争先恐后往外挤的女老师们,不止……旁边的龙都国际娱乐教研组,生物,化学等等几个教研组的老师们也全部都刷刷的往外跑啊!

    我都要哭了,好不容易走到地理教研组的门口,只见几个女老师们像是结婚接媳妇时候挡在门口的七大姑八大姨一般笑嘻嘻的堵着我,而身后,估计学校里难得有这样的乐子,一大群人很有节奏的大声喊道:「让他进去!让他进去!加油!加油!加油!」

    那场面山呼海啸的。:「加你们马勒戈壁啊……」

    我银牙咬碎的回头对他们说道。

    我心中一怒,脖子一拧,今天老子就要我自横刀向天笑,收取关山五十州,人生自古谁无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想到此处,我心里一横,大步走到地理教研组门口,步一踏,眉一凝,衣服一扬,脑袋一甩,双目一凛,金口一开傲然喝道:「高老师呢!」:「今天没来。」

    一个老实回答的又清脆又干净。……

    你妹啊!:「纳尼……下节课不是地理课么?」

    我瞬间就崩溃了,他妈的不带这样玩的。合着闹了半天我在在这耍猴戏呢?:「是啊,这不是等着你来想告诉你么,谁知道……」

    一个女老师戏谑暧昧的冲着我手里的大花束努了努嘴坏笑道:「谁知道你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哇塞,太羡慕她了,我要是有这么好这么帅的学生,唉唉唉……」

    另一个女老师笑着说道:「呵呵,玉梅昨天下大雨淋着了,今天发高烧,本来还要过来给你们上课的,但是我一看烧得实在太厉害,就没让她过来,今天地理课你们自习吧。」

    哎呀我去,这是要干吗呀。我一阵怒从心头起,猛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身后一群失望的家伙,大虎哥一见我满眼通红,立刻嗷一嗓子大喊道:「要变身杀人了,快跑啊!」

    然后满走廊的人一边大叫着起哄一边嗷嗷的往后跑开。

    我气得刚要转身去追他们,忽然想起手里的花,冲着一个和高玉梅关系不错的女老师把花往她手里一塞大声说道:「帮我转交给高老师!」

    然后就准备转身去抓大虎哥他们那群王八蛋。:「哎,你等等。」

    那个女老师一把抓着我的手腕。:「干嘛?」

    我正在气头上,猛地一回头,把那个老师吓了一跳,然后嬉笑着说道:「呵呵,你们这群小孩啊,真能闹腾,正好我要回宿舍一趟,给高老师带了点吃的,你这些我拿不了,你跟我一起去吧,正巧看看你们高老师,人家正生病呢。」:「啊?不是吧,她……她病了,那就去医院呗。」

    我磕磕巴巴的想找个理由拒绝,妈的今天我送花这一出估计全学校的人民群众这几天都指着这事活了,我再去登门送花,我刘子肖的一生名誉全毁于一旦了,林艳艳,大虎哥这群畜生啊!:「哎呀,你们老师都病成这样了还想着你们的学习呢,走吧走吧,别害羞了,你看你都这意思了,是吧,走!」

    那个女老师对着我一抬下巴,放了个「你很坏哦」的眼神,然后抓着我就进来拿给高玉梅准备的吃的。

    校园里,下着大雨,还好都去上课了,不然就我一手举着伞一手捧着花在学校里漫步的样子,还不得被人围观啊。:「看不出来嘛,没想到你贴心,不枉玉梅对你们班的一片苦心。」

    那个女老师喋喋不朽的调戏着我。:「呵?是么……」

    我听着不禁一乐,是对我们有苦心,是一颗想让我们痛苦的心吧。:「唉……其实吧,我知道她对你们班很严格,也知道她名声不好,你其实心里是不是有时候也挺恨她的?」

    女老师笑着问我。:「哪能啊,我,恨她,我还送她礼物?」

    我一副完全不在意的说道。:「嘴上别不承认,你们和九班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呢。包括上一次九班那个孙德义和七班陈萧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所以,你是不是觉得你们老师人品很差?」

    那个女老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玉梅的生活经历,可能你听过,但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她外表看着挺冷的,有时候做事感觉也很冷漠,但其实,她为了我们这些老师做了不少事,之前三班的孙老师刚当班主任的时候,因为一个学生上课和同学打架受伤了,他们家长笔者孙老师家里赔钱,孙老师家里也是农村的,有刚毕业没多久,学校让她陪5万块钱不然就让她辞职,最后都是玉梅帮忙垫付的,连欠条都没要。没错,她是和一些学生家长走的太近,还经常收家长们的红包,但是她的钱,要么就是给家里她爸妈和他那个几个兄弟姐妹,要么就自己攒着,自己舍不得花,有时候和我们出去逛街什么的,她经常掏钱给我们买。在朋友的角度上,她做得足够了。至于人品,她没偷过也没抢过,业务能力也超棒,你知道么,她每天除非有事的时候,都在备课和学习,我知道她对你们班好像挺冷漠的,尤其是对你特别严格,你和你们班的同学也讨厌她,有次我就问她对你们班松一点不好么?她告诉我,你们本来就不喜欢她,要是对你们松一点的你们就彻底不学地理了,她说讨厌就讨厌吧,她是老师,你们的地理成绩好了,对她来说才是第一位的,至于讨不讨厌,她也不想再去管那些事。尤其是你,她说你性格直,脾气不好,但……她觉得你将来应该是个很正直的好人,她不希望你因为讨厌她就不好好学习,所以只能激将着你好好学习,你知道么,尤其是你,我每次看到她屁你的地理卷子时候,她都会仔仔细细的分析一下这个题你为什么会做错,哪里的问题不明白,然后第二天就会专门让你复习这些,你都没感觉,每次看到你和你们班的地理成绩提高了,她都会偷偷笑一下,然后那天心情就很好。这下,她的做的一切,你明白了么。」

    我沉默了,这话,要是等高玉梅死了再跟我说的话,我估计我会怕在高玉梅坟头上大哭一场告诉她我错了。我承认,这女老师的确是一把煽情的好手。但……更让我心里感到一种难受的,是这个看似老套,却又总是那么真实的故事,或者说事实。

    我想起了三少爷昨晚对我说过的话,想起了高玉梅那天和我打赌的事情。想起了她对我说过的话,没错,学校里流传了很多高玉梅的流言蜚语,而且我本人也对她那种高高在上的势力眼有过体验。我可以不喜欢她讨厌她,但是,此刻,没有人能阻止得了我,尊敬她,毕竟,这样的老师,你没理由不尊敬。:「老师,你今天是不是特意要跟我说这些的?那……高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忽然觉得事情有蹊跷,忍不住问道。

    那个女老师淡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恩,其实玉梅根本不会让你知道这些事情,是我看你今天给她买这么大一束花才想告诉你的,至于为什么对你这样……怎么说呢,因为高玉梅一直都说这个社会好人太少了……她希望有本事的好人,正直的人多一些。社会上就会少一些她那样的人。」

    说着,女老师深深的叹了口气。:「什么意思……高老师……命运很坎坷?」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女老师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关于她的事情,她有些还是没跟我们说,但是每次看她喝醉了的时候,都在哭,这些你就不要问也不要管了,我今天跟你说的你也全当不知道就好,但我还是替玉梅希望你和你们班的学生,好好学习,不光是地理这一门,其他的科目也好好学习,明白了么。」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对女老师说道:「我知道了,谢谢老师。那您看……我还有必要去么。」

    说实话,我现在心里酸酸的,甚至不知道一会要是见着高玉梅该怎么说话,尊敬她吧?她一定会觉得太假了,还像以前那样敌对她吧?这个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去啊,为什么不去?你这束花不管怎么样要亲手交给她的。我一会还要出去一趟,你们下量接口不是自习么,要是你觉得感动的话稍微照顾一下你们老师呗,她病得那么重。让她上医院她还说课程会耽误下来的。」

    女老师死死地拽着我笑得像偷了人家钱一样。:「那……走呗……」

    我想了想,砸了砸嘴,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女老师走吧。

    我们的学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老师的宿舍楼在学校的大体育馆后面。差不多又走了五分钟,才进了一个有些老旧的单身宿舍楼。

    高玉梅的房间在女宿舍楼三楼,这里住的都是几个资深女老师或者是教研组主任。高玉梅年纪轻轻的就是高一地理教研组主人,虽然整个三楼几乎没有老师住在这里,不过因为资历比较浅,所以高玉梅的宿舍还是住在走廊最近头靠着卫生间最近的一间屋子。

    女老师看了看我,敲了敲房门喊道:「玉梅,玉梅?开门哦,我带了惊喜过来了。」

    这女老师也是傻球了,这时候卖什么萌,我站在旁边忽然想起来要不要告诉她说一下有男生进来了,可还没等开口,然后只见高玉梅宿舍的门吱呀一声,缓缓的打开。

    我擦,这他妈真的不怨我啊!

    没错,身为一个身披作者宠爱,环绕主角光环,即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新时代中国好男儿,啧啧,流口水吧您呐!

    高玉梅,学校里的学生说起高玉梅的时候,神马地理教研组主任,神马九班班主任,统统的滚开,就连其他高校里都知道,我们学校里有整个烟台市第一美女老师,那一个身材,或拉倒让每个男人都流鼻血的冲动,那一个性感却又冷艳的外表,那个男人看了都要血脉分账,恨不得当场就撸几管子。

    好白,好大!

    高玉梅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半透明花纹睡衣,注意,是半透明,是低胸,是v字领。而睡衣的长度在高玉梅那1米78的身体上,完全就是齐B小短裙的尺度。大片雪白圆润的肌肤裸露在外,胸前那对巨大道i罩杯的超级将胸前的睡衣顶的和帐篷似的,就连宽松的v字领都紧绷绷的快要裂开死的,不过让我惊愕的是,高玉梅那对篮球似的子并没有太下垂,或者说是体积太圆润了,睡衣上面,几乎露出三分之一的大片,又白又肥,看着很紧绷的皮肤上面还有淡淡的青色血管,异常的娇媚,配合上粉粉的睡衣颜色,就变成了一种让任何男人一见之下都想要狠狠揉捏舔吮那对的冲动而半透明的睡衣隐约能看到在那两颗高高突起的地方,有红彤彤的影子,而下面,宽宽的裙摆下,两条修长丰满性感雪白的大……腿,像两根白柱似的矗立着,随着睡衣下摆的摆动,时不时的能看到高玉梅两条大腿的尽头那条粉红色的,仅仅是惊鸿一瞥,那肥腻的大白腿间,粉红色的裆部像个肥厚的大包子一样丰满,我的,忍不住痉挛了一下。

    高玉梅丰满冷艳的脸上满是憔悴和不正常的红晕,那双犀利却又妖艳的眼睛此刻全然无神,仿佛好多天没睡较之后的疲惫,连眼圈都发黑了,没有画着平日的妆容,高玉梅少了平时的高傲艳丽,但现在看起来,却有一种清纯恬静的模样,尤其是那丰满的娇艳红唇,现在苍白干涩,并没有破坏美感,反而有一种让人心痛的滋味。一头长长的直板秀发,散落在她的肩膀,看起来,好孤单,好寂寞。

    联想起刚才女老师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原本的色欲,却又变得有些酸楚。

    高玉梅可能是病得太厉害,当时没反应过来,只是一下子惊愕的看着我抱着的那一大束漂亮的花,因为被花半挡着脸,她也没看清楚我是谁,刚要说话,却听到我身旁的女老师嗷的一嗓子,赶紧伸手捂着我的眼睛,对高玉梅大声说道:「玉梅快穿衣服!是刘子肖,是刘子肖!」

    安静,然后。

    「砰!」

    门一下子狠狠关上。

    二十分钟后,女老师尴尬的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啊呵呵,我有事先走了,子肖你们老师麻烦你了啊,那什么玉梅我先走了啊。好好养病,想吃什么给我发短信,我下午给你带回来啊。」

    说吧,这位秀逗的女老师赶紧扔下迷茫的我推开门就跑路。

    房间里,重新陷入安静。

    我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地搓着手。装模作样的四处打量着这间屋子。实话说,真他妈的乱啊!以后谁敢说单身男人屋子乱,我就可以跟她说单身女人的屋子绝对好不到哪去。其实教师宿舍和学生的宿舍格局是一样的,一个长方形加起来也就能有而是来个平方的屋子,里面无非是一张上下两层的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一个饮水机,一个吊扇,然后两个大衣柜子。话说高玉梅的衣服真多啊,下面一张床是高玉梅睡觉的,铺着厚厚的垫子,满是艳红色的床品,很凌乱,此刻上身穿一件大号纯棉t恤,下面穿一条运动七分裤的高玉梅正坐在上面小口小口的吃着热腾腾的拉面。床头上,还放着一个看起来有些过时乐的凯啼猫玩偶。

    想不到这妞还有这么闷的一面。

    至于,高玉梅上面的床板,大衣柜,床边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有太值钱的。全屋子最干净的就是那张书桌了,当然,是比较全屋子,哪里的书本什么的摆得厚厚一摞,乱七八糟的,上面还摆着我送过来的那一大束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总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满满当当杂乱无章。:「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高玉梅低着头吃饭,冷冷的说了一句,只是那熟悉的冷漠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和难受。:「呃……内个……」

    我刚想说好,但是想了想,又有点不忍心,对她说道:「等你吃完饭睡着了再说吧……呃……也不对……总之不着急,你病的……」:「快回去上课吧,下个周就考试了,忘了我们的赌约了?」

    高玉梅没等我说完,抬头看了我一眼,冷漠的说道。然后又咳嗽了几声,显然病得很厉害。

    我擦!都这样了还装逼!我心里气得说道,但还是赶紧起身跑到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温水然后递给高玉梅说道:「放心吧,那些东西我绝对不会有差错,倒是你,病成这样了都,不去医院,下个周等着你要是上不了课才好看呢。」

    反正这又不是教室,加上现在我方明显占优势,必须要在语言和气势上趁着敌人最软弱的时候压倒对方。

    高玉梅喝完水以后,我接过杯子又去帮她倒了一杯,继续说道:「那个,教师节快乐……」

    高玉梅愣了一下,然后咳嗽着看了看那一束漂亮到叹为观止的大花束,看了足足有十几秒钟,然后轻声说道:「花了不少钱吧,干嘛送我这么好的。拿着家长的钱乱花有意思么。」

    我气得差点鼻子都歪了,这要是换做以前我一定会说爱要不要,我花了冤枉钱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生生的吧到嘴边的话压了下去,女人么,又是生病,大爷不计较。生了几口闷气,呼了口气,尽量把声音放平缓的对她说道:「这都是我从小攒的压岁钱了零花钱。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搬别的地方好了……反正那是我的心意吧。」

    高玉梅依旧看着那束花,因为她是转过头去看,我不知道她此刻是什么表情,窗外下着大雨,那头长长的直板秀发下,平淡朴实的衣着,说是她身材娇小一些的话,这个姿势倒是很文静秀气呢。安静了七八秒钟,高玉梅慢慢低下头继续喝了口水,似有似无的轻声说了一句:「放那吧……挺喜欢的,谢谢。」

    我擦?我没听错吧,这可是她第一次这样跟我说话吧,而且声音软软的柔柔的,很纯净,很干净。

    正在我惊愕的时候,高玉梅喝了口水,然后可能被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我赶紧跑过去扶着咳得弯腰的高玉梅,赶紧在他后背轻轻拍着,嘴里关切的问道:「有没有事有没有事。」

    说着赶紧四处找看看有没有面巾纸什么的。结果发现乱糟糟的根本看不见,高玉梅一边咳嗽着一边用手指了指床头。

    我急忙像床边扒拉,结果掀被子的时候,一个艳粉色的物体刷的落到我手边上,赫然只见一个大码的胸罩,着胸罩大的有些夸张,还是那种海绵垫的,看着不像是什么太好的牌子,可是偏偏样式花纹特别艳,让人看到这就能想出这要是戴在谁身上,着胸罩的主人该会有多么诱人肥美的一对子啊!

    高玉梅愣愣的看着我手边的,我也愣愣的看了看,有些忍不住碰了碰那饱满的粉色棉垫,上面的花纹触碰气我心里的痒痒劲。一阵迷糊的我抬起头,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高玉梅把t恤顶的硕大无朋的。

    此乃大胸之罩!

    忽然我想起貌似我这样有点不太好,果然,只见高玉梅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冰冷却又羞涩,生气又是难过的复杂神情,直视着我那样的刺眼。:「啊!对不起!」

    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人家半裸的身体了,若说刚才那个还算是不小心,那么这一次,我可真是香山自己一巴掌了,李子肖啊刘子肖,怎么我能够这样啊!咱好歹是见过大世面的爷们了,不过……好大的啊!比妈妈和柳阿姨的还大啊!不愧是烟台高校第一美女老师啊。

    我连忙道歉红着脸,情急之下用高玉梅的辈子盖住那个大,然后慌慌张张的翻出一盒面抽纸巾,拿了几张,有些愧疚的递给高玉梅,只是心里太紧张,我只能低着头暗骂自己,不敢再看高玉梅那双眼睛,恐怕我的一世英名,在她的心里这下也全部毁了吧。

    高玉梅接过面巾纸,缓缓的擦了擦嘴角的水,那丰满却又苍白的嘴唇,那样的无力,好像失去了本来的颜色,那双眼睛,重新回到了淡漠,却又带着点疲惫的憔悴。没有生气,没有在看我,只是轻轻的垂下,毫无生机,或许想起了女老师说过高玉梅的内心那掩藏在高傲下的东西,不知怎么,看得我心中一痛。这个女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故事……:「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咬了咬嘴唇,有些愧疚的说道。

    我这个人脾气来得快,但是一旦做错了事情,就会无限的担心。

    高玉梅静静的擦了擦嘴,又轻咳了几声,然后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我,眼睛,淡淡的,像是灰色的天空。:「没什么事,你回去吧。」

    出奇的,高玉梅并没有像从前那样说我,只是无力的对我说了一声,然后支着床,想要挪动一子。:「不行!」

    我拒绝的说道,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拒绝的这么干脆?

    高玉梅皱了皱眉头,抬起眼睛疑惑的看着我。我深吸了口气,想看着她又不敢看着她的说道:「你……身体这个样子,我不放心……就是,你病得太厉害了,这两节课地理自习,我……照顾一下你。免得到时候你病得太厉害没法上课了,我们还有赌约呢。我这时候,不能不管你。」

    高玉梅冷冷的看着我,好像要重新打量我似的足足看了我有十多秒钟,看得我都有点忐忑不安了,忽然,高玉梅冷笑了一声,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说道:「呵,你小孩么?我需要你照顾么?快回去吧,别在这里烦人了。」

    说吧,高玉梅转过头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样子像是打发一个幼稚的孩子。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又是生气,却夹杂着一种莫名的心疼,一股火气顶上来,我忍不住大声说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犟!」

    高玉梅猛地转过头来有些惊愕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竟然会生气。

    我继续大声吼道:「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摆什么架子!你以为我欠你的啊!

    难道别人对你关心一下你就一定要拒绝才显得你独立显得你有本事么!你试试你试试,刚才给你捶背的时候你看看你身子烫得!我刘子肖就是招你烦了招你讨厌了,那也等你病好了以后再说我,现在你在我面前根本不是什么狗屁老师!

    你病了一个人在这躺着我能放心么!那么点破知识我一晚上就能看完,用不着你逼着我,但是现在你怎么想都好,好好养病成么!」

    我正说着,高玉梅又剧烈咳嗽起来,弄得我刚才那股热血小激情又黄了,立刻走过去赶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又急又无奈的轻声说道:「你看你看,哎……我不说了,总之我不走,算我求你了大姐,今天教师节你消停一下吧,喝不喝水?」

    咳了好一会,高玉梅咳得有些难受,有气无力的半扶着额头哼哼着说道:「头疼……我躺下……」:「好好好,我扶着你躺下,慢点来……」

    对于病人,我实在是没脾气,赶紧轻轻的抚着她的胳膊半搂着她的上身将她慢慢放倒在床上,然后看了看床上那个艳红色的性感罩,无语的给她塞到床边上,帮高玉梅盖上被子。

    扶着高玉梅躺下,我帮她把被子掩好,坐在床边无奈的叹了口气,妈的这事太复杂了,原本是仇人,这事闹的……

    看了看高玉梅有些紧皱的眉头,似乎有点难受,看来是刚才咳嗽的头疼,我俯轻声问道:「再喝口水吧?疼得厉害么?」:「不喝了……头疼……」

    高玉梅似乎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刚才红晕的脸庞现在满是苍白,额头布满大滴大滴的汗水。

    我皱了皱眉头,这样可不行。我赶紧站起身,从架子上找了一条毛巾拿到饮水机边上用水打湿,然后拧了拧,叠成长条放在高于眉的额头上。然后轻声说道:「睡吧,睡一会,等一会别的老师回来了我才放心。睡吧。」

    高玉梅似有似无的轻轻点了点头,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只不过气息慢慢的稍微均匀了一些。其实我也是没有经验,高玉梅现在病得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

    看着高玉梅渐渐睡去的样子,我无聊的看了看高玉梅的屋子,砸了砸嘴,一种手贱的冲动涌上心头,看了看高玉梅,站起身来帮高玉梅……打扫起卫生来。

    话说之前在家妈妈总是逼着我和她一起打扫卫生,所以我倒是颇为熟练。坐姿垃圾什么的好收拾,但是给高玉美收拾衣服的时候,我着实有点尴尬。我没想到高玉梅的内衣那么多,而且让我脸红的是,高玉梅对在外面的衣服里竟然还有情趣内衣!镂空的,的,和柳阿姨那种超性感性感的小内衣裤不同,有几件是真正意义上的情趣内衣,开裆的小裤,全透明小肚兜,网状丝袜。

    每一件想象穿在高玉梅的身上,恐怕都是让男人喷血的存在。我皱起眉头,想起之前听过的传言,高玉梅好像曾被一些有钱的男人包养,和一些有钱的学生家长还不清不楚的,其中就包括孙德义的老爸。不知怎么,一种,怎么说,有些生气,有些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又有些不舍得感觉。看着床上高玉梅那因为发高烧而憔悴苍白的脸庞,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心情复杂的帮她收拾着屋子。

    时间不知不觉的,帮高玉梅把屋子收拾完,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来了。我看了看焕然一新的漂亮卧室,略有些得意的一笑,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给三少爷和金刚班长白露雪发了个短信告明缘由,然后拿着手机玩起来。

    屋子里,高玉梅轻轻的睡息声若有若无的飘荡,外面瓢泼的大雨打着一声声水花。我将那一大捧花束摆在高于美的桌角处,话说这他妈就是400块钱。林艳艳啊林艳艳,奸商地干活啊。我也是傻逼了,怎么就一个冲动找林艳艳帮我订花来着。

    正暗地诅咒着林燕燕,正在床上睡的好好的高玉梅猛地咳嗽起来,然后身子唰地从床上侧起来,还没等我跑过去,高玉梅把这床边就开始吐起来,她没吃多少东西,吐出好多稀溜溜的液体,我一边躲闪着,一边扶住高玉梅免得她栽倒下来。:「怎么回事?我擦怎么这么烫!」

    我一抹高玉梅的额头,比刚才还要烫,这下我真慌神了。赶紧给她擦了擦嘴急忙说道:「不行,必须去医院了!妈的校诊所里那些保健老师都不能打吊瓶,走!」

    我也不管高玉梅请不清醒愿不愿意,伸手想把她抱起来,结果发现,我这体格真不行啊。高玉梅身材高挑丰满,抱着妈妈和柳阿姨我也到勉强了,高玉梅是真心不行啊。这我也顾不上叫别人了,一咬牙,也不管高玉梅身上被吐到的衣服脏不脏,把她的胳膊打到我肩膀上,生生地把她背了起来,虽然也很吃力,但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

    本来想打把伞,但是高玉梅现在没力气搂着我的脖子,我正巧看见有一个套衣服的大塑料袋子,心里一横,把袋子扯开将高玉梅的头还有身姿一围就背起来。

    往外跑去,外面的雨下得好大,还好高玉梅身上有哪个大塑料袋子,可惜我就惨了,雨水混合着汗水把握浇得那叫一个利落。正巧传达室门口停着一辆出租车,我跟传达室的保安简单也说也顾不上签名,只让保安通知一下老师们,然后赶紧坐上车带着高玉梅去了医院。

    梦里,好难受,似乎好冷,冷的好刺骨……又好热,热得仿佛骨头都要被烧化了。想喊,可是人们都远远的。好静,可却又乱糟糟的一大团。:「是谁在唱歌……是谁……」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几句是非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当当当当……」

    我瞅着病房外下的哗哗的大雨,嘴里哼着周杰伦的七里香。这都下午两点半了,中午给柳阿姨打了个电话告知原因,本来通知了学校的老师,可是有几个老师中午过来一下下午还有课只能上完课再过来照顾高玉梅,正好看我淋得湿漉漉的,干脆把我留在医院里一边找看一下高玉梅,顺便检查一下我有木有感冒。

    像品茶一样喝了口热腾腾的姜汤,我正打算继续唱,忽然觉得有人在哼哼,赶紧转过头来,只见高玉梅正无力的睁着眼睛看着我。:「哟,醒了,您老人家差点吓死我啊,来来来,起来喝口姜汤。」

    我一看高玉梅醒了,嘿嘿一笑,赶紧倒了一碗热姜汤,用力半扶着高玉梅的上半身然后把碗递到高玉梅最边上小口喂了几下。

    喝了几口姜汤后,我把高玉梅重新放趟,然后我到病房门口喊了几声:「护士,护士。病人醒了!」

    本来想着去茶茶阿姨那边的市立医院,毕竟那有熟人,不过当时送高玉梅的时候脑子里只想着尽快找一家医院。所以就近跑到中医院来挂了急诊,奶奶的,还好老子钱包里面还剩几张票子,不然连给高玉梅挂号的钱都木有。

    护士走进来看了看给高玉梅挂着的吊瓶,然后摸了摸高玉梅的额头说道:「一会再打两个滴液,烧退了一些了。但是病人身子太虚了,你们也是,烧得这么厉害早就该送过来了。对了,你胳膊怎么样,一会再换一次药吧。」

    说着,护士指了指我的胳膊。

    我的胳膊上缠了一条纱布,那是背高玉梅下车的时候,高玉梅差点从我后背滑下来,然后我伸手垫着被一块石头割了条口子。:「恩,一会再说吧,擦点云南白药不会留疤吧?」

    我一脸无辜的问面容清秀的护士姐姐。:「切,这么爱漂亮,呵呵不会,被石头割了一下又没伤着骨头,多了点姜汤,一会给你再开点消炎药,别感染了。」

    护士姐姐笑着对我说了几句,然后有重新调了一下点滴就走了。

    我坐在高玉梅床边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有些小得意的拿着中午几个老师过来时候卖的水果扒了根香蕉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高玉梅说道:「没事,还好没有生命危险,等一会打完这个吊瓶你先吃点东西再换药。几个老师中午过来……」:「你的手要不要紧……」

    高玉梅突然轻声的呢喃道,看起来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