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科幻小说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一边谈事一边乐

一边谈事一边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作者:九霄鸿鹄| 类别:科幻小说
    一边谈事一边乐

    刘海瑞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身下的吴敏带着醉意的放浪表情,尤其是在将她推向快乐的巅峰时,她竟然紧紧抱着他的腰杆,嘴里呻吟着喊他:“老公,快……我不行了……我……比比好痒……快一点……”

    瞬间,心理上的莫大刺激就让一向以持久著称的刘海瑞有些坚持不住了,部里好像有一个大火球,滚烫着就要发一样。好比酒泉发射塔下数秒的火箭。

    他一边加快轰炸的节奏,一边咬紧牙关含糊的说道:“吴姐,我要爆发了,我能射进去吗?”

    正在持续中的吴敏,满脸潮红,娇喘吁吁地说道:“你如果能给……姐生一个当儿子,你不怕别人说……你射进去吧。”

    刘海瑞听吴姐的意思肯定是不行,就猥琐的笑了笑说道:“那还是算了吧。”

    吴敏娇喘吁吁地说道:“那就别冒险了。”

    随着刘海瑞的持续狂轰滥炸和吴敏配合的晃动,很快刘海瑞就感到部一阵的发紧,好像有一匹野马在草原上狂奔,刚开始他还能拽住马缰绳,控制住它前进的速度,后来不行了,这脱缰的野马只想跑出来。

    紧接着,宝贝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持续几秒的过后,刘海瑞才从吴敏那的柔软娇躯翻身下来,沉沉的仰躺在吴敏身边,喘着粗气一动也不动一下,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了,看着刘海瑞事后那满头大汗的样子,吴敏妖媚的白了他一眼,还是她挣扎着爬起来下床去卫生间找了一卷纸巾,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了两个人留在雪白床单上的一滩‘杰作’。

    “干完坏事了,就躺着不动了啊?”吴敏擦干净了自己的下面,又用卫生纸小心翼翼的帮刘海瑞清理着那个依旧傲然挺立的宝贝,带着一丝醉意媚笑着调侃他。

    刘海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春风得意地看着吴敏,坏笑着说道:“难不成吴姐你满足?”

    “是呀,还没满足呢。”吴敏冲他妖媚地一笑说道。

    “呵呵,看来男人是牛,女人是地,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梨坏的地啊。”刘海瑞看到吴姐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吴敏妖媚的笑了笑,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突然就慢慢的俯去,将脸蛋朝着刘海瑞那男人的原野埋去,性感柔嫩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慢慢的将刘海瑞版硬板软的宝贝含了进去。

    顿时一阵温热湿滑的感觉包裹感沿着尘根传来,迅速的掠过了刘海瑞的中枢神经,让他全身不由得为之一振,肌肉紧绷,看着美女副市长带着一丝还未完全消退的醉意趴在自己的下面‘吧唧吧唧’的起伏吞吐着,那种劲儿让刘海瑞觉得很是带劲儿,不一会儿就感觉宝贝硬的像是一根滚烫的铁棒一样,快要到了即将爆裂的边缘,他忍不住双手抱着吴敏的脑袋用力的往下按了几下,硕大的宝贝就完全没入在了她的口腔中,由于涌入的太深,搞得吴敏差点呕吐起来,一边干呕着,一边憋得她直翻白眼……

    “呕……呕……”吴敏实在是受不了刘海瑞的粗暴了,那玩意儿差点捅进了她的喉咙里,一阵干呕,挣扎着抬起头,呛得她满面通红,眼泪都快留下来了,嘴角挂着一丝丝的口水,那神态看上去是那么的不羁。

    在一阵干呕后,就见她直接骑坐在了刘海瑞的身上,一只小手扶住了刘海瑞那沾满口水坚硬如铁的大家伙,一只手轻轻分开自己的秘密花园,然后小心翼翼的套坐了下去。

    随着宝贝的深入填充,吴敏微微皱起了一双秀眉,翻着白眼,脸上荡漾起了无比享受的表情,直到……直到完全将刘海瑞的宝贝吸收到自己的秘密花园之中,双手撑在刘海瑞的胸前,开始卖力的上下摆动了起来,那肥美丰满的大一下一下有力的拍打在刘海瑞的下面,发出了清脆的‘声’,伴随着吴敏那越来越不羁的吟声,构成了一曲令人的乐章。

    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快速上下起伏,狂甩、胸前两只丰满的大白兔也随着身子的癫狂而上下跳跃的美女副市长,那个风又狂热的劲儿简直让刘海瑞差点奔溃,他干脆就逆来顺受的躺在床上,任由吴敏在上面摆动着乳涛臀浪来索取着……

    这一次,刘海瑞坚持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左右,随着吴敏突然疯狂的叫着‘我不行了……我……我丢了……啊啊啊……’的一阵狂叫,以及她那肥大富有弹性的臀部的研磨和甩动,刘海瑞的坚持也抵达了极点,在吴敏但画着圈的研磨中,终于是头皮一麻,一阵火热冲出了,就在那千钧一发的一瞬间,刘海瑞用力的想推开吴敏,以免给她会中上,谁知吴敏像是知道他在怕什么,反而更加用力的将往下压着,几乎是将刘海瑞这又长又大的家伙完全吞了那柔嫩奇妙层层叠叠的之中,在那层层叠叠的夹击收缩的刺激下,刘海瑞大开,已经顾不上太多,全身哆嗦着打了一个冷颤,将滚烫的岩浆深深的注入了吴敏的体内,两个人大汗淋漓的紧紧抱在一起,一直到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刘海瑞这才睁开眼睛,捧着吴敏那火辣辣的脸蛋,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吴姐,全射进去了,你不怕怀孕啊?”

    吴敏娇喘吁吁地说道:“怕什么呢,一会儿下去买点药吃就行了。”

    刘海瑞听到吴敏这么说,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接着吴敏从他身上翻下来,侧躺在一旁,冲他暧昧的笑了笑,说道:“你和姐在一起做舒服点,还是和你老婆在一起做舒服一点?”

    刘海瑞怎么也没想到吴姐会问他这个问题,只有他在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为了满足自尊心,往往会问她们,是自己厉害还是她们的老公厉害,没想到女人原来和男人一样,也是渴望得到对方的肯定和赞扬的。“当然是和你在一起做舒服了。”刘海瑞自然是笑眯眯的满足了吴敏希望得到的回答。

    “真的吗?”吴敏翻过身来,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海瑞,“为什么呢?”

    “为什么?”刘海瑞翻着眼珠摸了摸下巴,看着吴敏那充满期待的火红的脸蛋,摇摇头笑眯眯地说道:“这个我还真说不上个一二三呢。”

    吴敏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是不是觉得姐和你的时候要更一点呢?”

    刘海瑞坏笑着点了点头,对吴敏的自我评价表示认同。

    吴敏依旧是一副暧昧的表情,接着问道:“那你觉得的时候一点是好还是不好?”

    “肯定是好了啊。”刘海瑞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你们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外面要保守的跟贞洁烈妇一样,回到家到了床上,又要跟潘金莲一样,是不是呢?”吴敏到底是过来人,很了解男人理想中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

    “女人还不是一样嘛。”刘海瑞嘿嘿的笑了笑,然后转移了话题,笑眯眯地看着余韵未了的吴敏问道:“吴姐,你找我来不会是就是为了讨论这些吧?”

    “肯定不是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啊?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了啊?”吴敏有些不满的白了一眼刘海瑞,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想给你说什么来着?哦对,就是上午开会的事儿,你做的有点太过了,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会议上呛人家张市长呢?你好歹也让人家把话讲完,轮到你发表意见的时候你再讲话嘛,就这么硬生生的打断人家张市长的讲话,你觉得你这样做合适吗?”

    被吴敏披头盖地一通批评,刘海瑞有些不太认同吴敏的指责,他说道:“那张市长也不能那样啊,没什么说的了,就拿人家杨书记的病说事儿,人家杨书记能不能回来工作还不知道呢,他现在就开始给自己大唱赞歌,当着那么多人面贬低杨书记,这不是小人的作风吗。吴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张市长那样的卑劣行为了。”

    吴敏见刘海瑞还是一副不思悔改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呀,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干什么事儿别太冲动,就算你看不惯,你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他叫板啊,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是不是觉得在那么多人面前和张市长叫板,大家会觉得你很厉害很威风?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一个区委书记,人家张市长要和你斗,你根本斗不过他的。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对你成见很大,你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和他叫板,我看你真是有点不知道好歹了,防汛资金的事情上他是不是为难你了?你看看,这下倒好,你还去惹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你这样只会给自己今后的工作带来麻烦。”

    “可是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张市长的作风,人家杨书记现在只是生病住院着,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张市长就专门开会拿杨书记的病来说事儿,这是什么意思啊?唯恐天下不乱吗?”刘海瑞皱着眉头狡辩着说道,“我真是有点看不下去了,杨书记现在不在,市委市政府需要的是把工作干好,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制造混乱,张德旺他是市长,就应该做好市长应该做的事情,不是煽风点火制造混乱。”

    吴敏看到刘海瑞像是有点听不进去自己的话,就横着秀眉,有点生气地说道:“怎么了?姐给你说这些你还不愿意了啊?姐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看清楚现在的形势,张市长为什么会开会说这些事儿?杨书记现在的病虽然不是什么绝症,但是中风这种病很难完全康复的,想再回到岗位上来很困难的,你想想看,如果杨书记不能继续主持市委的工作了,那省里面是不是会想着重新物色杨书记的替代人选?谁最有可能替代杨书记?”

    刘海瑞看着吴姐那沉着的表情,眨了眨眼睛,故意猜疑着说道:“吴姐你的意思是张市长有这方面的想法?”

    “张市长早都有这个想法了,这些年他和杨书记的关系一直处于貌合神离的状态,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了这样的机会,他能放过吗?”吴敏发出了一连串的反问,“姐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些,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你好,张市长现在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他如果真的被上面任命为市委书记了,市里还有谁能保得住你?以他的为人,肯定会找你秋后算账的,你的脾气是得好好改一改的,怎么那么冲动呢,你今天在会上和张市长当面呛,弄得他下不来,这心里肯定对你颇有怨言的……”

    刘海瑞看到吴姐那忧心忡忡的样子,缓和了语气温柔地说道:“吴姐,我知道你是对我好,那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必须得注意点了,最近这段时间老实点,不要和市委的领导走得太近了。”吴敏提醒着他说道。

    刘海瑞点了点头,突然一阵意袭来,摁灭了烟头就光着身子下床钻进了卫生间里去放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吴敏的声音:“小刘,你的手机响了。”

    “谁啊?”刘海瑞打了个颤,打开卫生间门一边走出去,一边冲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吴敏问道,“是不是露露的?”

    吴敏侧过身子从床头柜上抓起刘海瑞的手机一看,就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不是,是杨美霞的。”

    杨美霞的?刘海瑞有些纳闷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上前去从吴敏的手里接过手机,接着对她紧张兮兮的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出声,见吴敏不屑一顾的翻了个白眼转过了身去,刘海瑞这才按下了接听键,换了一副口吻,笑呵呵地说道:“喂,美霞啊,找我有事儿吗?”

    “喂,刘海瑞,我听我妈说你中午那会儿来医院了?”电话里杨美霞的语气听着很温柔,很显然,对于刘海瑞中午来医院看望父亲杨天宇怀着一丝感激之心。

    刘海瑞呵呵笑了笑说道:“嗯,中午没事儿过去看了一下杨书记,杨书记现在怎么样?”

    “没什么事儿,还是老样子,我想问一下,你给我妈说你认识一个老中医,医术很高明是吗?”杨美霞说到了打电话过来的正题上。

    “是啊,那是个老神医,挺有两下子的。”刘海瑞点着头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过去找找他吧?让他给我爸看看,看能不能治好?”现在省人民医院对中风这种怪病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治疗效果,杨美霞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了刘海瑞身上了。

    “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呢,不过最近我手头工作比较忙,等过几天吧,我忙完了这段时间,我再带你去找那个老神医吧,你看怎么样?”刘海瑞想了想说道。

    杨美霞说道:“那好吧,等你忙完了再说吧。”

    “那行,那啥,我现在还有点事儿,先不和你说了啊。”刘海瑞讲着电话,看到吴敏正躺在床上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就赶紧挂了电话。

    “你还和人家美霞联系着?”等刘海瑞挂了电话,吴敏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们两现在都结婚了,没什么事儿别联系了,万一让那个范成权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那吴姐你不也和我那个啥着嘛。”刘海瑞放下手机,在床边坐下来,笑眯眯地说道。

    吴敏见刘海瑞拿她的话不当回事儿,瞪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别拿姐的话当耳边风,姐这都是给你说正经的呢,姐和美霞不一样,美霞人家有家庭,有丈夫,你现在也结婚了,有老婆,你们两个都是有家室的人,这样继续纠缠下去,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姐现在离婚了,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再说姐也不是小女孩了,不会纠缠你的。”

    刘海瑞知道吴姐这是在忠告自己,他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是说点正事儿而已。”

    “说正事儿?你和美霞之间还能有什么正事呢?”吴敏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海瑞问道。

    刘海瑞琢磨了一下,他对吴敏还是很信任的,干脆就将找老神医给市委书记杨天宇治病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吴敏对他的想法没发表什么看法,她现在是副市长,和张德旺与杨天宇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想掺合进两个人的中。

    “怎么了?是不是吃醋了?”看到吴姐沉默不语若有所思的样子,刘海瑞俯来笑眯眯地冲吴敏问道。

    “我吃什么醋呢,我又不是你老婆。”吴敏不屑一顾的白了一眼刘海瑞,接着从床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说道:“我洗个澡去,折腾了一下午了,你也早点回去。”说着话,就赤裸着那光洁滑腻的曼妙从床上下来,一件一件的捡起剥落在床上的衣服穿上,拢了拢凌乱的长发,扭着大朝着卫生间走去了。

    刘海瑞看着吴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再看看那白嫩圆润的挺部,随着走路的姿势一下一下的微微颤动着,立即就有点心神荡漾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就站起来走上前去,在她进入卫生间之前从后面抱住了她,两只大手直接握住了那一对挺耸的饱满,一边轻柔的揉搓着,一边将嘴巴凑到她的耳根,笑眯眯地说道:“吴姐你急什么呢?”

    吴敏回过头来看了看刘海瑞那色迷迷的样子,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我看你最近是饿坏了吧?是不是露露怀孕了,现在拿到来当替代品啊?”

    “是饿坏了。”刘海瑞厚颜无耻的嘿嘿笑着说道,“吴姐你就让我好好吃饱一次呗。”

    “这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吴敏娇媚的笑了笑,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说,不怕男人行,就怕男人不行,尽管已经和刘海瑞折腾了两次了,但再来一次,对她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咱们检验一下就知道了。”刘海瑞厚颜无耻的坏笑着,就抱在怀中的吴敏转过身来,让她面对着自己,随即将大嘴巴贴上了她那红润的香唇,两个人嘴唇就如同加工精细的明代家具一样紧紧镶嵌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索取着。

    一阵热吻之后,吴敏推开了刘海瑞,说道:“身上脏兮兮的,我先个洗澡去。”说完,转身走向了房间的卫生间。

    刘海瑞这才松开她,笑眯眯地回到沙发上坐下来,猥琐的笑着,搓了搓双手,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吴敏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冲刘海瑞暧昧地笑着说道:“要不我们一起洗吧?”

    刘海瑞自然不会拒绝,立即点头同意,摁灭了刚吸了一口的烟,笑眯眯的起身跟在吴敏的身后走进浴室。

    走进浴室后,吴敏当着刘海瑞的面,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服,似乎在做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一点也不忸怩,甚至说有些放浪。

    不一会儿,一具光洁细腻、白皙诱人、丰满圆润的女性娇躯完全呈现在刘海瑞的面前,那高耸坚挺的大白兔,那光洁白皙的,雪白滚圆的双腿,已经那片暗褐色的隐完全映入刘海瑞的眼帘。

    虽然对于吴敏的身体构造已经是了如指掌,可是由于她身为副市长的这个特殊身份,这样一件一件剥落衣服的过程,却还是让刘海瑞心里一颤,心跳随之加速,双眼紧紧盯在了美女副市长的身上,一刻也不想离开。

    在刘海瑞火辣目光的注视下,吴敏双臂一字伸开,持续不断地在刘海瑞面前扭动着她那丰满的臀部,一边扭摆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骨,一边向刘海瑞抛来妩媚一瞥,那意思十分明显,仿佛在对刘海瑞说:来吧,我们一起洗,洗完后你就可以想干的事情了……

    男人嘛,本来就是一副色骨头,遇见主动献身的女人几乎没有不动心的?越女无数,天性好色的刘海瑞自然也不例外,与吴敏之间相处了这么多年,这种秘密关系也保持了好几年,和她在一起干坏事儿,刘海瑞用不得担心什么,完全可以放开了手脚去干,不用有任何顾虑。

    就在这时候,吴敏伸手打开了淋水器,温热的洗澡水喷洒在她那娇艳迷人、光洁白皙、丰满圆润的躯体上。吴敏的皮肤保养的很好,那白嫩圆润,蛊人心性的躯体好似一团棉花,在浴水的沁润下,更显的娇艳欲滴。

    刘海瑞一下子就被这个美女副市长的身体吸引住了,血流开始加剧,心跳开始加速,呼吸随之变得急促起来,不知不觉间,就像一门大炮的炮弹一样,缓缓地抬起了头。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涌动的原始,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卫生间里面。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美女副市长那裸露的侗体透露着娇嗔妩媚,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刘海瑞。漆黑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一丝妩媚诱人的红润。

    吴敏雪白的脖颈下面,两个深深地肩窝把锁骨显示成秀美的轮廓,下面却妙到极处的闪现出两团雪白的丰隆,那上面两点小小的、樱桃般的、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小点点如同激光般瞬间穿透了刘海瑞的神经!此时的她,一边用手搓揉着自己的两个宝贝,一边扭动着自己白皙、娇嫩的身子。这让刘海瑞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美女副市长正在诱惑自己。他再也把持不住自己,冲了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吴敏,厚实的双唇紧紧的堵上了女人红润而性感的小嘴唇……

    吴敏立刻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吟。刘海瑞感觉她的娇躯火热柔软,伴随着强烈的体香。吴敏被刘海瑞这么粗鲁的相抱、热吻,整个人一下子就变的发浪。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在微微的颤抖着,白莲藕一般的手臂紧紧的揽上了刘海瑞的脖子,一边迎合着刘海瑞厚实性感的唇,一边痴狂的吮吸着。

    在吴敏的娇吟中,刘海瑞腾出一只手伸向了女人的胸部。

    吴敏被刘海瑞大手粗鲁的一碰,整个身子立刻就软了几分,伴随着另一声的娇嗔。这期间,他们的嘴唇始终没有分开过一秒钟。

    刘海瑞一边品咂着吴敏丁香一样的舌尖,一边张开双手托住了她那柔弱的身子。

    “啊……”女人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身子水蛇一样扭动着,再也忍受不住了。她把刘海瑞的头深深的按进了自己的胸部,一股香味立刻就阻塞了刘海瑞的呼吸。

    刘海瑞使劲吮吸着这个美女副市长的宝贝,使得她再一次得到满足,整个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四十多岁的女人,身子骨那是相当的敏感,被刘海瑞这么狠很的一阵子爱抚,身子扭动的幅度跟她双手动作的幅度都越来越夸张,但是,好似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让她不能尽兴一样,她的叫喊声越来越急躁,那让刘海瑞听的血脉喷张……

    眼下,只有刘海瑞可以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她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刘海瑞。两个光滑的互相紧贴着。随着水流,他们轻轻地晃动着,她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把他蹭得痒痒的,使他感到一阵有一阵的冲动,急速地肿胀起来,直挺挺地顶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恰好顶在杂草丛生的私密处。

    吴敏感觉到了刘海瑞的‘强大’,这才移开嘴唇,轻声在刘海瑞的耳边呢哺着:“还想要姐吗?”

    刘海瑞没有说话,只是两只眼睛充满火焰的看着怀中这个女人,又一次伸出手,捧起她俏丽红润的脸,温柔地吻着她的脸。

    吴敏那温润的香舌轻轻地搅动着刘海瑞的肟际,触动着刘海瑞的舌尖,她那双柔软的小手,缓缓地在刘海瑞的身上移动着,摩挲着,最后竟然伸进了刘海瑞的两腿之间,轻轻握住刘海瑞那位剑拔弩张的……

    再也坚持不住了,刘海瑞猛的抱起吴敏就走出了卫生间,见她放在了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