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恐怖灵异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一章 痴情的海贼,落魄的亲王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一章 痴情的海贼,落魄的亲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作者:暴兵对A| 类别:恐怖灵异
    抵达“镜光号”后,他先是从凯莉尼亚那里打听到卡布雷托、那赛罗等星球的局势,知道在赛克?巴卡尔及其背后律盟成员的奔走与安抚下,民间的不安情绪已经得到很大缓解,各大中城市开始从战乱中恢复。⊙,

    接下来,他找到亨利埃塔,一老一少两个人离开“镜光号”,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直至过去六七个小时,才重新回到“镜光号”。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人们只知道摄政王殿下的心情不错,因为他亲自从酒窖取了瓶好酒,拎在手里去吉尔科特房间了。

    唐方并没有跟去,也没有回归“座天使号”,而是与凯莉尼亚一起,乘坐神族运输机离开“镜光号”,飞往卡布雷托,停在黑得克大陆南方一座未受战乱荼毒的私人小岛上。

    这座小岛的主人早已在克哈诺斯海战爆发初期拖家带口逃离卡布雷托,于是这里便成了一片无主之地。

    不过在海战结束后,它有了新的主人——一艘停在正上方的天空巨舰。

    布塞法洛斯号冲破卡布雷托大气层,出现在小岛上空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能够突入大气层内部作战的舰船一般都是突击艇与护卫舰,或者特制型号驱逐舰,这样的认知深入人心,可想而知,当一艘足以比拟战列舰的钢铁巨兽从天而降,出现在卡布雷托内陆,会带来多么深远的影响,多么强烈的冲击。

    它的现身,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让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新派势力军队陷入绝望,最终接受败亡的命运。

    这同样极大地震慑了那些心怀鬼胎的政府官员,以及趁乱闹事的hei社会团伙,让社会与生活秩序得以快速恢复。

    其实在乱象更为严重的那赛罗,进入行星内陆的战巡舰更多,毕竟卡布雷托有拜伦、阿罗斯等人维持秩序,派遣一艘战巡足以。

    唐方与凯莉尼亚这次来卡布雷托,并不是要追查那位向他提供情报的神秘人的真实身份,同样不是与崔恩浩、阿罗斯等人汇合。

    小岛上另有3位客人——星盟大使李凡,图森纳公爵之子森巴特,律盟主席亚历克斯?阿姆斯特朗。

    神族运输机落地后,唐方并没有把他们叫到一起开个座谈会,或者边吃边说,庆祝他把赞歌威尔做掉,并击溃狮心王独立舰队的壮举。

    他先是见了李凡,之后是森巴特,最后才是律盟主席亚历克斯。

    凯莉尼亚一直跟在他身边,就像一个合格的秘书那般。

    4个小时后,神族运输机离开小岛,中途未做停顿,直接离开卡布雷托,驶向“座天使号”所在空域。

    又过去两个小时,一艘造型类似苍鹰的穿梭机穿过第一层曲速拦截网,化为一抹光华,消失在卡布雷托外侧虚空。

    ………………

    唐方回到“座天使号”的时候,得知周艾出走的消息,阿罗斯与拜伦、罗伊一起回到旗舰。克蕾雅将这一天多时间发生的事情详述一遍。

    老兵得知事情经过,真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手掐灭雪茄,徐步离开舰桥。

    罗伊听说瓦伦丁被布尔韦尔借体还魂,惊的脸都白了,紧跟在老兵身后冲向禁闭室。

    不是少年不相信克蕾雅的讲述,是这件事太过骇人听闻,他想要自己确认一下。

    拜伦走到唐方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要不要我陪你喝两盅?”

    只有他能理解唐方的心情。

    眼睁睁看着喜欢的姑娘消失在视线尽头却没有任何办法……这种痛苦,真的很煎熬。

    当克哈诺斯海战持续发酵的时候,海洛伊斯乘坐穿梭机离开了卡布雷托,他本可以阻止她,可是终究没有那么做。

    她都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连孩子都有了,他又以什么立场阻拦她呢?

    别人或许看不出唐方与周艾之间的问题,他清楚的很。

    都是心爱的人远走他乡,都有难言之隐,两个人可谓同病相怜。

    唐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瞄了他一眼,说道:“我很奇怪,那样一位公主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独眼龙呢。”

    拜伦摘下眼罩,由于长期遮蔽,他的左眼与右眼周围的皮肤出现轻微色差,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谁说我是独眼龙……一切都是命运。命运引导我们相遇,命运引导我们相恋,命运引导我们分离,命运让我们历经磨难……”

    “嗯,命运让她成了别人的妻子。”后面这句话是唐方说的:“我一直好奇陈剑的花言巧语是跟谁学的,原来源头在这儿,现在我只觉得海洛伊斯爱上你不是因为命运,而是因为你这张嘴。”

    其实拜伦在听他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是很生气的,可是当听完后面的内容,重重地叹了口气,“嘴巴再厉害,也斗不过看不见的命运,不是么……你是一个擅于创造奇迹的家伙,不是也把心爱的女人丢了吗?”

    唐方说道:“我还有她。”说这句话时,他的目光落在克蕾雅身上。

    女孩儿正在与尤菲小声交谈,时而将头放在她的小腹上侧耳倾听,时而露出充满母性光辉的笑容,好像尤菲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对于有些人来说,“晨星铸造”就是希望,对于“座天使号”许多人来说,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小家伙,承载着他们的希望与未来。

    “那不一样,终究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拜伦同样看着克蕾雅说道,不同的是,他看到的是海洛伊斯的身影……以前那个会嫌他又脏又臭,每天催促他洗澡,还甘愿给他用手洗内裤的小姑娘。

    没有贵族的优雅,也没有富于小资情调的生活,只有自然与舒服。

    他喜欢这样的生活,只是美好向来短暂,痛苦从来绵长。

    一个海盗与一位公主的爱情故事,听起来非常浪漫,然而大多数人都可以猜到这种情节最有可能变成何种结局。

    唐方说道:“我去陪你喝两盅吧。”

    是“我去陪你”,不是“你陪我”。

    拜伦重新戴上眼罩,跟在他身后离开舰桥,往食堂方向走去。

    “你非要戴眼罩吗?”

    “这样很cool!”

    “真的是这样吗?”

 &nbs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