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仙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 作者:佚名| 类别:玄幻魔法
    这是表少爷来到京城林府的第二天。

    昨夜与巧巧梅开二度的表少爷此时正腰酸背痛地躺在床上,两眼发昏。一晚上疯狂般地纵横于洛凝和巧巧两人身上,让他全身酥麻,昨夜「日」上了三竿,今天也睡到日上三竿。

    巧巧和洛凝却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身子起床,因为外出游玩的秦仙儿就在今天

    回府。她们要起身做好早饭,给仙儿洗尘。巧巧还要替仙儿打扫房间,因为仙儿

    不喜欢皇上给她送来的宫女,在林府又没个可信任的婢女,所以就由巧巧代劳了。

    当初林家的女人分别以仙儿和青璇为首分成两派,三哥为了后宫的安定,特

    地把巧巧、仙儿和洛凝安排在同一个厢房。仙儿不愿意与青璇相邻,而洛凝是青

    璇方的二当家,所以就由巧巧做中间人,缓和两方的关系。

    昨夜巧巧和洛凝都与表少爷和四德盘肠大战了一夜,厢房中免不了有些淫靡

    诱人的味道,巧巧要在仙儿回来之前把这些味道都驱除了。

    两女盯着红红的眼睛,强打着精神正在收拾房间,就听见仙儿的声音。

    「巧巧,巧巧……我回来啦……」仙儿不改活泼跳动的性格,一双修长的玉

    腿使起轻功就直奔巧巧的房间。

    「仙儿姐姐!你回来啦,我在你房内呢……」巧巧听见仙儿的声音,先是一

    喜,接着心里一紧,生怕自己房间内还残留着味道,急智中把仙儿喊了过来。

    「嘻嘻,巧巧妹妹,又要劳烦你帮我收拾房间啦。」仙儿正要踏入巧巧的房

    间,就听见自己的闺房内传来巧巧的声音。纤腰一扭就向声音的来源奔去,边跑

    边轻笑着对巧巧喊道。

    「仙儿姐姐……」巧巧可爱的小脸微微一笑,随着一阵香风,与仙儿抱在一

    起。

    「那个狐媚子呢,还没起床吗?」仙儿轻哼一声,嘟着小嘴问巧巧道。

    巧巧知道她说的是洛凝,无奈地笑嗔道:「仙儿姐姐……凝姐姐哪里是狐媚

    子嘛。昨晚我和凝姐姐谈心到深夜,所以没睡好,有些乏了,她还在休息呢。」

    「她哪里不是狐媚子啦!那么多姐妹中,就属她得了相公最多雨露,小骚货,

    总是撩拨我家相公……」仙儿碎碎地骂道,却也不是真个生气,只是有点小醋意。

    巧巧只是哭笑不得,她理了理仙儿的床单,回头问道:「姐姐这次又去哪里

    玩了?」

    仙儿「嘻嘻」一笑,拉着巧巧的衣袖,示意她坐在床上,然后亲密地挽着她

    的手臂说道:「我嘛,我回金陵啦!」

    「姐姐回金陵了?」巧巧有些惊讶地问道。

    「对啊。」仙儿笑着说:「回去看了看如玉坊,还去了趟萧家和食为仙,还

    有微山湖……」

    巧巧听着仙儿的描述,思念家乡的情感也慢慢在心里升起,父亲和弟弟的面

    容越来越清晰,让巧巧无比的想念,恨不能马上回到金陵。仙儿自然也看出了巧

    巧的心思,便玩笑似地问道:「可惜呢,我们还要在家等夫君回来,不知道,能

    不能把金陵的家人们接来京城玩呢?」

    「仙儿姐姐!」巧巧惊喜地看向仙儿,却见她脸上带着笑颜,不由感动得说

    不出话来。

    「咯咯,好妹妹,忘了姐姐是公主啊,不就是接几个人的事吗?」仙儿得意

    地笑道:「明天我就让父皇把董大叔,青山和萧夫人都接来京城。」

    巧巧可爱的小脸上泛起不可抑制的喜色,抱着仙儿的玉臂问道:「真的吗?

    只是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来……对了,还有凝姐姐的弟弟,洛远,也接过来,可

    以吗?」

    「哼,看在你的份上,就便宜那骚蹄子一回……」仙儿撇撇嘴道。

    巧巧半掩着小嘴笑了笑,心里却活动开了。爹和弟弟难得来京城一回,应该

    怎样给他们洗尘呢。她跟了林三许久,尽管还是原来那个惹人怜爱的小丫头,眼

    界和胸襟却比以前要开阔许多。

    两女又聊了一会儿,仙儿拨弄着垂在胸前的青丝,对巧巧道:「妹妹,我听

    师父说,相国寺顶峰有温泉之水,可以润肤养神。」说到这里,她的眼神中多了

    一丝狡黠,蛊惑着巧巧继续道:「不如我们去泡一回?」

    因为林三在前线与胡人打仗,随时有可能传回战报,所以众女商量都留在家

    里,以便第一时间得知林三的消息。只有仙儿和青璇知道,安碧如和宁仙子一定

    不舍得林三犯险,一定会跟在大军后面,所以并不像其他夫人一样担心。

    巧巧听得也有些心动,她也希望相公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个水润动人的她,

    但是在她心里,林三是她的天,自小乖巧的她还是想留在家里等待林三的消息。

    所以,她挣扎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仙儿也知道巧巧是众女中最乖的一个,所以也没有太大意外,她悄声对巧巧

    说:「好妹妹,那我一个去吧,我想到相国寺住几天,也好替夫君祈福。可是府

    上一有夫君的战报,你要第一时间差人告诉我哦。」

    巧巧自然答应仙儿,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接家人进京的事情,巧巧便到别处

    忙去了,仙儿也因为疲劳而躺下休息。下午,仙儿醒后便急忙进宫让皇帝把董大

    叔和萧夫人等人接进京,能够再睹萧夫人的面容,皇帝当然不会反对,马上便下

    旨让人去了金陵。仙儿又陪父皇说了会话,便回府准备次日的再出行。

    ************

    第二日。

    仙儿早早地起床,收拾好行囊,因为不想让肖青璇看见,所以她消无声息地

    从林府的后门离去。却没想到青璇因为胎动的关系,也一早醒来,从阁楼看见仙

    儿半弓着腰,轻手轻脚地离去,不由地笑嗔了句:「傻丫头!」一时间如花开正

    艳,满房丽色。

    另一边,秦仙儿很快就到了相国寺。

    此时正值花开之时,相国寺的牡丹园中百花盛放,正如当日林三与徐芷晴斗

    花魁之时,方一进园,便有一股浓香飘过,眼前万株牡丹竞放,层层叠叠,叫人

    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牡丹乃是百花之王,花朵鲜艳,七彩竞放,红的、黄的、

    白的、粉的,挤成一团,时而缤纷,如仙子腾云,时而羞涩,如窈窕淑女。金冠

    墨玉,银红巧对,争奇斗艳,仪态万方。

    说来,这牡丹园还是皇帝赏给林三的。此时,园中似乎又再现当日的锦簇,

    「醉颜红」,「颤风娇」,徐小姐和苏状元所评的牡丹花魁又再一次绽放。

    走进园中的仙儿也是被这百花所迷,一路目不暇接,名副其实走马观花。仙

    儿此时踏着小碎步,在园中随时行走,时不时捻起一枝鲜花,轻轻一嗅,绝美的

    容颜与牡丹争美一时,竟令百花都失去了颜色。

    渐看渐行,仙儿已经来到大殿前,没想到却已经有人在殿门前守候。

    「慧空大师?!」仙儿带着些惊讶道。慧空大师是相国寺的高僧,轻易不出

    寺接香客,此时看样子却已经等待了多时。

    「阿弥陀佛!老衲见过霓裳公主。皇上已知公主今日要来相国寺,特命老衲

    在此等候。」慧空大师无欲无求的声音响起,如同禅院的钟声一样悠远。

    仙儿听得心中一暖,原来父皇一直在关心自己。她微笑着对慧空大师道:

    「谢谢大师!大师是相国寺的高僧,就不必遵循那些俗理了,叫我仙儿就好。」

    自幼跟随安碧如的仙儿实际并不太喜欢公主的身份,心性还是像白莲教的小魔女,

    纵意自由。

    「那老衲便越距了。秦施主,请跟随老衲来。」慧空大师做出一个请进的姿

    势,示意仙儿随他先到寺内休息。

    仙儿也不曾来过相国寺,有人为她领路,自然是更好。听得慧空大师的话,

    欣然地跟在他身后。慧空大师边行边叫道:「悟净!」随着大师的声音,大雄宝

    殿侧边的禅房走出一个小沙弥。

    「师父!」小沙弥立掌胸前尊敬地道。

    慧空大师回头看了仙儿一眼,轻声道:「替秦施主执行李,带她到内院客房

    去吧。」说着歉意地对仙儿说:「阿弥陀佛,秦施主,老衲还要做早课,就无法

    为您引路了。」

    仙儿对慧空大师灿然一笑道:「没关系!大师你去吧,有这位小师父就行。」

    慧空大师又对仙儿一施礼,才转身而去。殿中只剩仙儿和那个小沙弥悟净。

    悟净向仙儿一点头,脆声道:「公主,请随小僧来。」他只是个小沙弥,并

    不是慧空大师般的高僧,当然以公主称呼。

    仙儿跟着他的脚步,从他身后看着他。悟净年仅十来岁,耳边还有些带着稚

    气的绒毛,小光头上面还长着不及寸长的头发,宽大的僧袍挂在他身上显得有些

    松垮。

    仙儿对他这么小便做了和尚甚觉有趣,开口问道:「小师父,你今年多大啊?

    怎么想不开,当了和尚呢?」

    悟净还是第一次接待公主身份的香客,心中自然紧张,听仙儿问他,连忙回

    答:「小僧自幼出家,随师父修行佛心,以度有缘人。」

    「呵呵,你这么小,懂个什么佛心啊?」仙儿掩嘴轻笑。悟净听她发笑,抬

    头看着仙儿,却见她半掩樱桃,一双媚眼如牡丹园的「醉颜红」,娇艳无比,如

    刚开的花蕊,绽放着春天般的灿烂颜色,一时不由呆了。

    「看什么啊!傻和尚……」仙儿佯怒道。心里却有些暗喜,没想到这个出家

    人也会被自己迷住。平常男子若是这样呆看着她,说不得她要提剑上去砍人了。

    只是眼前是个小和尚,仙儿自然不会觉得他心中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悟净被仙儿一嗔,醒悟过来,心中忙念道:罪过罪过!怎么公主似乎比之前

    看到的那位「大」施主更胜娇艳……他生怕仙儿降罪,一时低着头不敢说话,只

    是默默地向前走去,连客房过了都不曾察觉。

    他所说的「大」施主,自然是林三牡丹园评花魁时见到的安碧如安姐姐。那

    时,他还向林三比划安碧如胸前很大。

    仙儿心中也并没有生气,却见那小沙弥沉默地向前走去,似乎没个方向。她

    疑惑地问道:「喂,小和尚,怎么还没到啊?」

    悟净被仙儿这么一下,才回过神来,发现竟然已经过了客房,前面正是…

    …茅房!他心中尴尬无比,不敢抬头看仙儿,慌忙地回身说道:「抱歉,小僧走

    过了!」

    仙儿却没想到他会忽然回头,她正好奇地看着周边的环境,突然感觉一个硬

    物轻微地撞在自己胸前,她连忙后退两步,怒道:「你放肆!」

    悟净感觉自己的光头像碰上馒头一样,柔软翘挺,还带着一股香味。转念一

    想就知道自己撞上的是何物,他恐慌地跪下道:「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仙儿也只是这么一怒喝,自然知道悟净不是故意的,她声音淡了淡,说道: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

    悟净这才松了口气,不敢再怠慢,带着仙儿到了客房,便要退下去做早课。

    「等等!」悟净刚要关门离去,就听见仙儿一声娇呼。他连忙问道:「公主

    还有事吩咐吗?」

    仙儿知道是自己刚才的怒意吓到了他,心中也有些歉意,便柔声道:「你别

    害怕啊,我又不是魔鬼。我问你,我听说相国寺内有温泉,不知是在哪里?」

    悟净觉得仙儿的声音如挠人的青丝,听得他如沐春风,他连忙说道:「温泉

    在后山的顶峰上,但是后山颇为险峻陡峭,凡人极难上去,所以也不多人会到温

    泉处浸浴。上次花会时也是有位女施主到了后山温泉。」

    仙儿知道他说的就是师父安碧如,便不再多问,让他退下后,就在房中休息

    起来。与此同时,皇上的圣旨已经到了金陵,让萧夫人,董大叔,董青山和洛远

    进京。只是「食为仙」还需要人看顾,董大叔也不愿意远离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

    城市,便没有跟来。洛远也因为洛敏的关系,身份敏感,况且他还要留下照顾洪

    兴帮,所以也没有上京。萧夫人想念玉若姐妹,心想又不必见到那个坏人,青山

    又想念巧巧,两人就奉了圣旨到京城去了。

    仙儿在寺中休息至下午,便从清晨的嗜睡中恢复过来,在床上伸了伸懒腰,

    丰满的酥胸欲要挣脱束缚涨满出来,盈盈不足一握的纤腰笔直地挺立,无限美好

    的上身随着被子的滑落露出来,却无人能看见。

    她摸了摸有些冰凉的玉足,不由地想起后山的温泉,若是浸泡其中,必定无

    比地舒服。想到此处,仙儿被安碧如口中形容的温泉勾得心痒起来,连忙穿好鞋

    子,奔后山去了。

    就在仙儿纵身攀上后山的同时,相国寺迎来了一位从栖霞寺而来交流佛法的

    小尼姑。悟净上午才惊艳于丰满,脑袋上还残留着她玉乳的香味,下午又迎来了

    一位美艳的女尼,这个小尼姑的酥胸似乎要比仙儿的更加浑圆翘挺,悟净却是目

    不敢斜视,这位尼姑带到仙儿旁边的客房去了。

    后山温泉边。

    一身轻功的仙儿很快就登上了峰顶,此时正值花开,在温泉的水汽萦绕中,

    顶峰如仙境一般。花香散逸,怪石嶙峋,远处是黄昏时分的夕阳,仙儿独立在池

    边,一身素色纱衣覆盖在她婀娜的体态上,一头乌黑的青丝低垂着,小脸还带着

    登山后的红晕,柳叶眉,丹凤眼,正含着水汽看着眼前的美景。自幼练武的她保

    持着傲人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线如一尊玲珑观音。

    仙儿心中惊叹着顶峰上的美景,感觉宛如置身人间仙境,急不可耐地要浸泡

    到温泉中去。她缓缓曲下身子,挽起裙摆,修长细幼的小腿裸露出来,岚气朦胧

    间如一截白玉。脱去小鞋,晶莹的玉足赤裸着,十只小脚趾并排陈列,圆润可爱。

    她小心翼翼地把脚伸到水里,试试水温。泉水的温暖从脚底传到身上,让她

    浑身舒坦。仙儿惊喜于这温泉竟是刚好合适,看了看左右无人,心想父皇也知道

    自己会到相国寺来泡温泉,自然不会让外人靠近后山。她实在忍受不住温泉的诱

    惑,寻了一块大石,便在石后宽衣解带起来。

    从石头的外面,只能看到一件件衣物被扔在石上,最后连胸罩内裤也抛了出

    来。半晌,「扑通」一声伴随轻微的水花,仙儿已经跳进温泉中了。

    「嗯……好暖……」泉水池中传来仙儿的腻声感叹,水声撩人,听着声音都

    能让人想象到天女入浴的情景。

    「阿弥陀佛!」正当仙儿在享受温泉的时候,却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仙儿心中一惊,玉臂挡在胸前,语带杀气地喝道:「谁?!」

    那个声音却不见惊慌,依旧不紧不慢地道:「秦施主,老衲奉皇上之命,为

    施主送上浸浴之物。」来人正是慧空大师。

    仙儿听出是慧空大师,不由松了一口气,此时自己身无片缕,若是真有贼人,

    还不知如何是好。她轻声说:「大师,我现在不方便出来……」话音未落,便听

    见慧空大师道:「无妨!」接着就看见一个木盘从自己宽衣的石头后横飞进来。

    此时仙儿当然不敢伸手去接,生怕春光乍泄,任由那个木盘落在水中。仙儿

    这才游移过去,却见那木盘上稳稳地放着一张浴巾和一只瓷盅。慧空大师的声音

    又响起:「秦施主,木盘上是浸浴所需的浴巾,另外,老衲恐水温过高,特送上

    一盅梅子汤。」

    木盘如此横飞,上面的物品竟安然不动,仙儿叹道:「大师好功力……」说

    着便把浴巾裹在身上,继续享受起来。

    「施主,老衲就在不远处打坐,请施主安心入浴。」慧空大师的声音越来越

    远,看来已经渐渐走远了。

    仙儿心中却起了一个顽皮的念头,听说慧空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不知道他

    会不会犯戒呢?如果自己色诱他,不知道这位高僧会有怎样的反应。仙儿心想若

    是他心中有任何不轨念头,那他就不配高僧之名了。

    想到这里,仙儿俏脸一红,压下心中的羞涩和紧张,娇滴滴地喊道:「大师!」

    「施主有何事?」慧空大师万古不变的声音传来。

    仙儿「咯咯」一笑道:「我一个人好无聊,不如大师给我讲讲佛经吧……」

    慧空大师心里一阵波动,霓裳公主这话里好像还有话啊。想当年慧空大师未

    出家时也是一个风流才子,才思敏捷。皈依我佛后更是因为他的灵智慧根而参悟

    佛法,才成为今日的得道高僧。

    他语气中不敢有一丝不敬之意,缓缓道:「不知施主想听那一段呢?」

    仙儿甩了甩脑后的青丝,随意地擦洗着自己的玉臂说道:「随便吧,反正也

    是解闷……只是大师,你在那么远,我听不清啊,不如你过来啊……」仙儿的语

    气中此刻并无挑逗之意,让慧空大师觉得她是因为信任自己,才让自己到前面去。

    「阿弥陀佛!所谓非礼勿视,佛门也有一戒为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

    老衲便闭眼过去吧。」说罢从袈裟撕开一块灰布,蒙着眼睛到池边去了。

    仙儿心中笑骂着:掩耳盗铃!语言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任由慧空大师过来。

    「秦施主……」慧空大师轻声道:「老衲便为施主说一段佛祖割肉喂鹰的故

    事吧,话说佛祖未成佛之前……」一段在佛教耳熟能详的故事在慧空大师口中展

    开了,仙儿虽本着戏弄大师的心,却也认真地听着故事。

    故事讲完后,仙儿撇撇嘴,在白莲教的十多年生活,让她知道人情冷暖,所

    以她不会相信世上有佛祖这样慈悲为怀的人,除了自己的色狼夫君。想起以前做

    小魔女的生活,杀人放火,青楼卖艺,她的语气带着一丝哀愁,悄声道:「这个

    故事我不喜欢,换一个吧……」

    慧空大师似乎知道仙儿的过去,不敢多说,马上道:「那便说一个佛门六祖

    慧能的故事吧。话说五祖宏忍自知圆寂将至,想选一个弟子传授衣钵,一日与众

    弟子讲授佛经,却见清风吹动树梢,便问道:『是树在动,还是风在动?』座下

    两位弟子,一个说是树动,一个说是风动,两人争持不下之时,慧能起身道:

    『非树动,亦非风动,而是你们的心在动。』闻言,宏忍便知慧能是最佳人选,

    乃成六祖慧能,阿弥陀佛……」慧空大师说罢似有所感,双手合十而叹。

    仙儿却在他不知不觉中移到他身旁,猛然解开他的眼罩,慧空大师愕然睁眼,

    只见仙儿身上仅披着一块湿淋淋的浴巾,洁白无瑕的肌肤与浴巾如浑然一体,因

    为浸泡温泉的小脸白里透红,如醉人的牡丹,宛若胭脂透红。高耸的酥乳被包裹

    在浴巾中,夹出一条深如峡谷的乳沟,两颗花生米大小的小葡萄在浴巾上透出粉

    嫩的凸点。圆润修长的大腿泡在池中,让人忍不住一窥究竟。

    慧空大师老脸一红,只觉得自己多年修行的佛法毁于一旦,目不转睛地看着

    眼前如妖精般的秦仙儿,口中喃喃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如空,空不

    如色啊……」

    仙儿脸上也有些烧红,此刻她就像少女版的安碧如,杏眼透着春色,火辣的

    身材随着水汽晃动着,虽不及安碧如的妖媚,却多了一丝少女才有的清纯和娇憨,

    她吃吃地笑道:「大师……是我在动,还是你的眼睛在动,亦或是……你的心在

    动啊?」

    慧空大师听到她娇憨的嗲声,惊觉回神,双手合十,闭眼颤声道:「阿弥陀

    佛,罪过罪过!千年道行,差点一朝丧啊……」

    仙儿向慧空大师靠近着,翘挺的双乳快要贴到他的手掌,继续用诱惑的声音

    道:「是大师心动了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说不得,说不得啊……」慧空大师语带紧张地道,

    之前万古不见波动的声音此刻带着几分激动,几分愧疚,和几分,窃喜。

    仙儿正要媚笑着追问,却见慧空大师的袈裟上支起一个膨胀的帐篷,盘腿而

    坐的大师如同怀中多了一只钵,看上去极其古怪。仙儿心中好笑,老和尚,还说

    是得道高僧,谁知却是一个灯草和尚。

    花开之季,正是浪漫之季,仙儿才嫁作人妇,林三却已经上了战场,刚刚盛

    开的花蕊正是最需要雨露的时候,每到深夜,仙儿都会心痒难当。此刻,仙儿看

    着慧空大师胯下鼓起的一团,心中一荡,因泡温泉的舒适使她的心防降到最低。

    她狡黠一笑,一把拉住慧空大师的衣袖,把他扯到水中。

    慧空大师没想到仙儿如此孟浪,狼狈地在水中挣扎起来,耳边却传来仙儿妖

    媚的笑声。他抹去脸上的泉水,睁眼向仙儿看去,却见她正掩着小嘴轻笑,酥胸

    随着笑声颤抖,激起一片乳浪,丰满的翘臀半遮半露,笔直的双腿交叉站在水中。

    仙儿见慧空大师呆呆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惊艳,却不见多少淫邪,她回

    身坐在石头上,两腿交叉搭着,腿间的春色一闪而过,从泉水中抬出的玉足带着

    几滴水珠,从脚踝落下。

    「大师……」仙儿马上换了一副无辜的眼神,语气憨憨地说:「小女子初为

    人妇,却夜夜孤枕难眠,不知道大师愿不愿意像佛祖割肉喂鹰一样,牺牲自己,

    搭救奴家呢?」

    「阿弥陀佛!」慧空大师义正言辞地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

    仙儿把食指含住嘴中,丁香小舌从唇间滑过,然后向大师勾勾手指,示意他

    过来。慧空大师如着魔一般,慢慢向仙儿走去。仙儿却伸出自己的玉足,抵在大

    师胸口,轻轻地搓揉起来。

    滑嫩的足心在大师胸口游走,缓缓向下,一直到小腹。慧空大师看着仙儿晶

    莹的玉足,带着水滴的脚趾有些发红,在自己的身上滑动,心头不禁一热,胯下

    的「活舍利」猛然挺立,打在仙儿的脚踝处。

    仙儿只觉得自己的小脚碰上了一个硬物,粗大如婴儿手臂,竟比那温泉水还

    要火热,心中娇笑,作势要向下探去。慧空大师一阵紧张,正要迎合仙儿,仙儿

    却腿弯一伸,把他踢回水中。

    慧空大师不解地从水中挣扎起身,却听见仙儿的声音传来:「大师,苦海无

    边,回头是岸,小女子先上岸了哦,呵呵……」说罢站直了身子向岸上走去。

    慧空大师心中尴尬无比,才知道仙儿是故意戏弄自己,正不知如何收场,却

    听见「哎呀」一声,仙儿大意踩到了一块突起的石头,小脚一扭,娇躯便向后倒

    去。慧空大师连忙走到池边,接住仙儿落下的胴体。

    仙儿只觉得自己的玉臀上抵着一根火热之物,粗大长直,恰好陷在自己的股

    沟中,让她浑身酥软,提不起一丝力气。

    慧空大师却感觉自己的肉棒插在一片嫩肉中,龟头处传来酸麻的感觉。此刻

    他心中只想马上还俗,去感受人生百态。

    「大师……」仙儿被慧空大师侧身抱在怀中,他的大手正好压在自己饱满的

    胸前,慌忙间浴巾已经被扯下,露出大半片乳肉。

    慧空大师听仙儿说话,偏头向她看去,只看见两片樱唇轻轻开合,如牡丹园

    的「醉颜红」,让人忍不住一品滋味。他心头一热,便低头堵住了仙儿的小嘴。

    两人的嘴唇方一接触,仙儿脑海一片空白,呆呆地任由慧空大师亲吻着自己。

    一条滑腻的舌头伸进仙儿的口中,卷住她的香舌便吸食起来。仙儿压抑的欲望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