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诱惑| 作者:乔治·马克司坦|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
    在哈利街一所红砖房前,安德列扬按了第三个**铃。一位身穿白**外衣的招待员开了**。她满头金发,但是没有怎么涂脂抹粉,人看上去很**练。

    “11点钟的约会,”安德列扬说。她点点头。

    “在三层楼,”她说,领他走到电梯。

    他按了第二个电钮,老式的电梯开始费力地向上爬。到了三层楼,安德列扬走出电梯,楼梯平台处只有一个**,他推开进去。屋里排列着很多书,有一张办公桌,一个沙发和两把手扶椅。拉思伯恩坐在办公桌后面。

    安德列扬追去时,拉思伯恩站起来,什出**:

    “老朋友,”他说,“久违,久违,”他**紧紧**安德列扬的手,把他领到一把手扶椅前坐下,自己则坐在沙发上。

    “你知道我迟早要来的,是吧?”安德列扬说道。

    拉思伯恩点点头:“当然,我们两人都知道,”他四下看看:”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不错,布置得很好。”

    “没有布置,”拉思伯恩纠正他说:“其实这是一位有名的津神病学专**的诊所。他有时……呢,也为我们办点儿事。我今天借用了这地方。楼下是一位杰出的牙科大夫;楼则有一位**科医生,在初进社**的**流中颇负盛名;我们楼上是皮肤病专**。要去哪里请自愿。”他停了停接着说。

    “这样,万一有谁问起来,你可以告诉他们,你到哈利街去看牙了。”

    “我们的人不会问及的。”

    “x?ahref="http://jtmagz.com/quot;"target="_blank">
    《圆黄稹?赡芪蚁氪砹恕n以晕缃衲阍谑构莸牡匚惶岣吡耍闳绻辉冢菀滓俗14狻?br/>

    “侦探**说你看得大多了,”安德列扬笑道,但笑得很不自然。

    “好,那么我们就可以放松一些了。”拉思怕恩看着办公桌上的**瓶又说:“谢尔盖,这次谈话不准备录音。不过如果你想录,也可以安排。”

    安德列扬耸耸肩。

    “怎么样?”拉思伯恩说。

    如今时机已到,但是很奇怪,安德列扬反而觉得有些紧张。其实他已经在心里排练过,知道每一步该怎么说,但事到临头却仍然不易。

    “你知道我想**什么,”他说。

    “不知道,你必须自己对我说。"这时安德列扬知道,拉思伯恩一直在扯谎。其实录音器一直在开着,安德列扬倒也并不在乎,他已走得很远,不能走回头路了。他们可能都给他拍照过了,或许就在电梯里。

    “我想过来,”安德列扬说。

    “到我们这边?”拉恩伯恩把安德列扬的意思补充明白。“你想加入我们这一边。”

    “是的”"当真?"安德列扬淡然一笑:“否则我会在这里吗?"拉思伯恩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我感到吃惊,谢尔“为什么?”“因为你刚刚被提升,我原以为你会由于地位提高而高兴,这毕竟是个很重要的工作。”

    安德列扬眼光避开:“你知道列沃诺夫出了什么事吗?”“听到一些……传闻。”

    “**这一行就是这样,可不是挂挂名而已。”

    “o,得了吧!你太夸张了。现在不是贝利亚时期,时代已经变了,斯大林的清洗时期已经过去。有人被开除,有人被降职,但不会被枪毙了。”

    “不会吗?”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拉思伯恩点点头。他俯身向前,拿过一个笔记本,用银**铅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我作些笔记你在意吗?”

    “请吧!别客气。”

    拉思伯恩笑了,然后突然问道:”为什么?”

    安德列扬皱起眉头:“为什么?于嘛要问‘为什么’?

    我不明白……”

    “为什么你想叛逃?”

    “我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这边的一个人。”

    “玛娅!”拉思泊恩平静他说。

    “你知道?”当然.

    拉思伯恩点点头,象一个**拼板游戏的人最后终于把所有的**块拼起来一样。“她如今在美国。”他说。

    “我知道。我也想去那里,和她在一起。”

    “这么说你想叛逃到美国啦?”

    “不,我主要是想和她在一起。如果这**着非上美国不可,我就去美国:同样,我也可以在英国,我很**这里.”拉思伯恩微微一笑。

    “但是,”安德列扬接着说,“如果必须的话,我就去美国。”

    “告诉我,如果她回到苏联的话,你怎么办?”

    “我们还是在现实的范畴内来讨论问题吧!”安德列扬冷静地说。

    他等着对方的反应,可是好人一会儿,拉思伯恩只是盯着他看,最后说:“好吧。”他把笔记推到一边,又把银**铅笔xx到内内口袋里。“作一笔**易。"安德列扬突然觉得空虚起来,一点也不感到兴高彩烈、不感到得意洋洋,他**功了,但又有些不踏实,能有这么简单吗?“你的意思是说你同意了?”

    “是的,”拉思伯恩点点头,“欢迎你过来。"他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俯下身,打开酒橱的**,拿出一瓶苏格兰**士忌和两个酒杯。“恐怕没有伏待加,”他说,“他不存放那种酒。可是这件事值得庆祝一番,苏格兰威士忌也还合适,是吧?”他把两杯都斟上,递给安德列扬一杯。“为未来于杯,”他说道,与安德列扬碰杯。

    “上次我们喝的是矿泉**,”安德列扬提醒他。

    “你的记**真好,”拉思伯恩说道,带着他那淡然的笑容.他们默默地喝着,然后拉思怕恩说:“有一个****的要求:我们现在还**你过来。”

    安德列扬怔住了。他紧握酒杯,本来他喝罢**士忌浑身发爇,如今一点儿都不觉得**。

    “我们希望你继续在大xx目前的职位上**下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得不时地就我们可能感兴趣的问题提供些信息。”

    “给你们当间谍,”安德列扬的声音有些嘶哑。

    拉思伯恩做了个鬼脸:“呃,别那么说,我们之间不用那些字眼。不是的,你不过是使我们了解最新情况,告诉我们事态的发展:谁在于什么,也许还有莫斯科中心的意图,诸如此类,其实很简单,”他喝了一口威士忌又说:“你当然不能鲁莽行事,不能偷、不能在阅文室抄,他们会通过那个**文件架监视你的。要靠你邢好记**。”

    “**”拉尼伯恩几乎是自言自语他说:“我以为你刚才的意思是想叛逃。”

    “是的,不过……”

    “那么,你过来之前得给我们出些力呀!就算是买个通行证吧!”

    安德列扬知道这是什么游戏,他可以画出草图来,他晓得这游戏如何进行,而且心里明白:他别无选择。

    “要多久呢?”他低声问道。“**多**时间我才能过来呢?”

    拉恩伯恩耸耸肩:“不**,可谁能说准呢?一年?两年?”他的目光严峻。

    “一……年,”安德列扬重复说,“两年……”

    “那是在安全的情况下,”拉思伯恩叫他放心,“如果有任何蛛丝马迹说明他们盯上你了,我们当然立即把你撤出,你就可以开始与可**的彼得罗娃**姐在一起过美满生活了。顺便提一下,她如今在加利福尼亚,听说正在海滩晒太阳呢!”可是安德列扬正紧抓椅子扶千,象个罪犯在被告席上一样。

    “现在!可我现在就想过来,”他叫道。

    “大早啦,也太快了,谢尔盖,良机不可惜过。他们已经**给你金库的钥匙,我们也应该**点东西来。我们可不能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

    “**易可不是这个,”安德列扬说道。

    拉思泊恩以满意的腔调说:“恰恰相反,**易就是指这个。”

    不知哪里的一只老式闹钟在嘀嗒作响,它开始打点,表明分计走到了30分。

    “如果我拒绝…··”“那就没有**易,”拉思伯恩耸耸肩。然后他看看办公桌上的**瓶,安德列扬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好吧,”安德列扬说,声音嘶哑、**发**、口发**。"好吧.”“好极了,欢迎你到我们这边,”拉恩伯恩说着站起来,安德列扬也站起来。他觉得自己好象整个地垮了,就象一个人犹豫多次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往游泳池一跳,却发现池内根本没有**。

    拉思伯恩什出胳膊搂住安德列扬的肩膀。“你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老朋友,真的。你会得到报偿的,包在我身上。”他满面笑容。“好吧,”他接着说,一面把他领到**口,“**担心,我们会与你联系的,我们会指定你的接头人,会安排好一切,**给我们好啦!你要象往常一样。o有一件事……”他停下来,突然变**了另一个人:没有笑容、没有温情,脸**严峻:“其实不需要我提醒你,谢尔盖,我知道你不会因此见怪千我,因此我还是要说:可**失去理智,比如说耍两面派,**出卖我们。因为如果你真的那样愚蠢,恐怕我们就不得不把你额外的活动告诉你们的人了。从今以后,你属于我们。相信你理解这些。”

    此时安德列扬明自了:他为谁工作,“他们”还是“他们”,本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是一路货,他们定下的规矩一样,奉行的哲学也一样。”我明白,”他低声说。

    “当然你会明白,”拉思伯恩说,他的脸**又恢复了常态,笑容可掬,“上路之前再来杯威士忌怎么样?”

    安德列扬摇摇头。

    “你知道,其实用不了很久,”拉恩怕恩说,“而且你要想想,你将会和她在一起,这是有盼头的,对吧?”他拿出一包火柴,塞到安德列扬手中:“拿着,里页有个电话号码。只有在紧急情况下、真正出了漏子时再用它.脑子记下这个号码,千万别忘掉,然后把火柴仍掉。”

    他们已经来到**口。“你开始了新的生活,谢尔益,一个新的开端,祝你走运。”他打开**。“坐电梯下去吧,按电钮就行。”

    听他讲事情如此轻而易举。他关上**,孤独感一下子笼**了安德列扬。

    他乘电禅下来,穿白**外衣的招待员已等在**厅。

    “约好下次再见了吗?”她问。

    “是的,约了下次再见,”他一口到xx就立即到办公室,独自工作了半个**时。

    然后乘电梯来到地下室。

    密码室没有钢窗,始终有两人在**,下会只有一人单独留在**的时候。**一直锁着,蜂音器一响,其中一人就通过窥视孔向外看。不用任何通行证或徽章,只凭认人,看人的面孔。这间屋子xx大部分人从未来过,但安德列杨属于可以**的少数人之列。此时他按了峰音器,窥视孔后出现了一只眼睛,尔后**开了,他走了进去。

    房间没有空调,但仍感气闷。人走到**就觉得与外界隔绝。很难想见,在它的墙壁外面不远的地方就是肯新顿**园,孩子们在**耍,模型船在园里的地塘航行。可这里却是另一个世界。

    狭**的灯光从顶棚照**下来,室内大部分地方放着峦码机和电子设备,还有装配着特种锁的两个文件柜,以及一个保密柜,尽管有空气从外面**,房间仍有些陈腐的味道。

    可能是由于室内始终有人的缘故。

    值班员**细**,留着短发,上身穿翻领**衣,下身着灯芯绒**子。他是军人,派驻轮敦,另一位值班员也是如此。密码室人员的生活自**一体,与外界隔绝,他们从不单独外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比其他人更经常地受到监视。这种工作很劳累,在班12个**时,歇班12个**时,每周6天,天天如此……独自坐在房间里,与外界毫无来往:破密、加密、核对、再核对,往往又不知道电文究竟是什么内容。

    他们可以吸烟、下棋和喝茶;但不允许xx觉,不允许与外面通电话,只能与隔壁的无线电室发生联系,他们处理的电文就是由那里接收或发送的。那里的工作人员也有同样的严格制度,他们也是军人,经过津心挑选派来的。

    “把这个加密,”安德列扬把一张折叠的纸**给值班员。

    ?ahref="http://jtmagz.com/quot;"target="_blank">
    《苑浇庸教酰戳丝辞缴系牡缱又樱咽奔涞羌窍吕础?br/>

    “这是急电,”安德列扬说,“用特别密码,发给局**本人。”

    用特别密码,发给局**。值班员心想这一定是要事。他的同事抬起头来,似乎也很感兴趣。

    译电员打开纸条,连读两遍,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您把这个发出去,同志?”他问道。

    “就照这样发。”安德列扬点点头。

    译电员犹豫了。他没有资格对发往中心的任何电报提出质疑,列常驻**组发出的电报尤其如此,特务行动神秘莫测。不过这份电文……

    “他们可能要求重新核对,”译电员说。他可以想橡得山这份电报会引出怀疑,莫斯科想**确实:这份电报是否真就是那个意思。

    “他们不会怀疑的,”安德列扬很有把握他说,”他们什么时候能收到?”

    译电员又看了挂钟一眼。

    “如果我们处理好后马上就发,半**时之后莫斯科就能收到……”

    “抓紧去办吧!”

    译电员把记录本推过来,他在上面已登记好时间。

    “同志,请您签个字……在这儿,就在条目旁边,”他指着那一行说。

    安德列扬眉头一皱。“为什么?通常没有这个手续。”由于电文的**质,”对方抱歉他说,“万一有人问起好查出处。”

    安德列扬签了名。

    “我们马上处理,”译电员说。他**这一行经手过许多奇怪的电文,可从来没见过这种内容。

    “好!”安德列扬说。“抓紧吧!”

    他离开译电室,**在他身后锁上了。

    安德列扬很难责怪那个译电员的反应,毕竟不是每天xx都有人通知莫斯科,说他已经投靠敌方了。

    出租车停在福特纽姆外边,安德列扬下了车,付过钱,站了一会儿,回忆起他和玛娅·一同走过这里的日子。

    他现在能想见:她那茶褐**的头发、充满**力的眼睛、**感的嘴**在向他微笑,他多么希望得到她x入他们的分离并没有使她更远不可及;他一直想念着她,听到她在黑暗中对他的耳语,**到她拥抱的**,闻到她的芳香……

    但现在他必需考虑其它事情。他等着红绿灯**,然后穿过马路,来到皮卡迪利大街另一边。尽管他极力不去想,她的形象总是出现在眼前:伯灵顿拱廊、商店的榻窗、她看到****世界时那种兴高彩烈的样子。

    安德列扬步行到多佛衔,极力不去想她,至少在目前不想。保持清醒的头脑十分必要。

    他走进苏联民航办公室,来到售票处。一位苏联xx工作人员拜访自己国**的民航,询问去莫斯科的航班,这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了。

    坐在计算机终端的姑娘对他莞尔一笑。

    “您有事吗?”她用英文问。

    “我有个约会,”安德列扬用俄话讲。

    同在民航工作的其他**子一样,她也是苏联工作人员的**属,丈夫是驻在海格堡的苏联贸易代表团的**员。她看看记事牌,然后点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