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龙都国际娱乐 催眠眼镜(全集) 第四章 萝莉母女

第四章 萝莉母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催眠眼镜(全集)| 作者:小手|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
    这几天佳佳姐在加班、周冰在训练,就连赵莹也和老公出去短途旅游,发现自己突然无所事事,再加上冰箱里也没什么零食,我不得不去下面的超市购物。xyezw

    买了一堆速食面和零嘴,回到公寓楼底,发现电梯前站着一位颇为小巧的美女,目测大概155cm左右,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但是打扮气质却是成年人的味道。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她身边等电梯,侧眼打量了一番,虽说看起来有些**,但是有些眼熟,应该是这里的住户。

    靠着我那少得可怜的人际关系网,终于还是想起这个美女似乎是住在我楼上的张雨希,如果不是我认得她的话,恐怕真的会把她当做高中生,甚至是初中生;其实她已经是三十岁,而且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神奇,

    是怎么创造出这一个一直保持着萝莉外貌的女性呢?

    很快电梯就到了,我们两人一同走进去,她看到我对我微笑的点了点头,毕竟有过几面之缘,我看了看她手上拿着的袋子,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儿童的感冒药,想到她还有个九岁的女儿,估计是给她用的。

    「孩子感冒了?」在电梯门关上后,我主动问道。

    「是啊,她一向身体就有些虚弱,再加上这几天忽冷忽热的,又感冒了,家里也没药了,刚刚去医院配了点。」张雨希回答道。

    「哦,这样啊。」我扶了扶眼镜,「其实我知道一种对儿童感冒很好的药,

    你也知道我是学医的。」

    「真的?那种药什么名字?」张雨希立刻看向我问道,就在她眼神对准我的瞬间,我按下了催眠眼镜的开关,顿时她的瞳孔扩大,陷入了催眠状态。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只有女儿在睡觉」

    「你丈夫呢?」

    「上班晚上才回来」果然如我所料,既然我也无所事事,那么就稍稍玩玩她好了。

    「记住现在的状态,当我说出【**的母亲】时,你就会陷入和现在一样的状态。」照例我给她加上了关键字,「一会等我离开电梯后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完全忘记我催眠你的事情,但是你潜意识中还是会遵守我的命令,等会你只会记得请我帮你女儿治疗感冒。」

    「是记住了。」张雨希点了点头。

    「叮」到了我的楼层,我立刻走出了电梯,而张雨希则继续往上。

    回到家我把买来的那些东西随手放在桌子上,挑了一些需要的道具,例如摄像机和情趣内衣等打包好,随后便带着这些道具来到了楼上张雨希家。

    「啊,请进。」看到是我,张雨希很高兴的将我迎入屋内,张雨希此刻已经换下了刚才的衣服,换上了一件舒适的居家服,和刚才有些不同,显得更加**,一点都不像是近三十岁的人。

    看到我手上拿着那么一大包东西,张雨希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些是」

    「【**的母亲】。」张雨希的声音戈然而止,重新陷入了催眠状态,「从现在开始你不会计较我手上拿的东西,也不会对我的话提出异议,因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你会忘记精液的作用,只是隐约记得精液是治疗感冒最好的药物。」当然这些修改还不够,之后我又继续将羞耻心和伦理以及**的常识完全改变,就像我经常做的那样,张雨希的常识已经陷入了错乱中。

    「我数到三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忘记刚才我催眠你的事情,但是你的潜意识中还是会遵守我刚才所说的话。一、二、三!」随着我的响指,张雨希清醒了过来,这下她对于我手上的东西视而不见,开始尽一个主人的职责。

    「啊,抱歉,忘记欢迎你了。」张雨希赶紧走到我面前,打量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能不能稍微弯下腰。」

    我遵照她的意思弯下腰,立刻一双娇嫩的红唇印了上来,轻轻地用舌头叩开我的牙关,双手环着我的头颈,和我进行激烈的舌吻,张雨希的小香舌如同滑溜的泥鳅在我的口腔内扫荡,死命的纠缠着我的舌头,非常用力的吸着我的唾液,

    仿佛是要将我口腔内的水分吸干一样。

    就这样大概几分钟后张雨希才松开了双手退开,一条晶莹的丝线还将我们的嘴唇连在一起。

    「真是抱歉,感觉如何?」张雨希结束舌吻后拉着我的手将我请到沙发上问道,刚才的【待客之道】可是女主人很重要的礼仪,做的不好的话可是很失礼的。

    「非常好哦,雨希姐的舌吻功力是我遇见过最好的呢。」对于我的夸奖雨希显然很受用,谦虚的摆摆手说道,「那里有你说的这么好,你坐会,我去帮你倒杯茶。」

    趁着雨希去厨房倒茶的空挡,我将包里的摄像机全都拿了出来,选了两部就在客厅架了起来,等到雨希倒好茶回来时,看到架着的摄像机却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就连疑惑的表情都没有。

    「茶先不急,先让我去看看你女儿吧,对了,你女儿叫什么?」

    「我都叫她雯雯。」

    「很好的名字呢。」

    来到一间门口挂着可爱小白兔装饰物的房间前,张雨希先是轻轻地敲了敲门:「雯雯,睡着了吗?」

    「还没有」房间里传来清脆的声音。

    张雨希轻轻的打开门,房间内的装饰很卡通,在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书桌,

    上面整齐的摆放著书本和一张相框,房间中间则是一张大床,此刻雨希的女儿雯雯正躺在这张床上,盖着粉色的被子休息。

    似乎是看到我这个陌生人,雯雯显得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半张脸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茫然的打量着我。

    「怎么样,吃了药感觉好点了没?」雨希走到床边将雯雯的脸整个弄出被子,用双手轻轻地捧着温柔地问道。

    站在后方的我终于看到了雯雯的全貌,不愧是雨希的女儿,雯雯完美继承了她的优点,就算是现在感冒的时候也依然让人觉得可爱的不得了,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因为刚才在睡觉的关系,一头乌黑的秀发有些散乱的披在枕头上,整齐的眉毛非常秀气,微微上翘的眼睫毛下是纯净若水的目光,虽说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依然抵挡不住那种从内而外散发出的那种吹弹可破的娇嫩感,挺拔秀气的鼻子和小小的嘴唇,只是有些发干的嘴唇微微破坏整体的协调。

    完美的萝莉!我在心中不由得评价道,这真是一对完美的萝莉母女,老妈本身既有些萝莉倾向,女儿干脆就是个漂亮的令人发指的萝莉,他老爸绝对是人参的淫家!不过现在拥有催眠眼镜的我才是人参的淫家。

    「这是大哥哥哦,大哥哥帮雯雯治病的。」雨希摸着女儿的额头指着我介绍道。

    「哦。」雯雯轻轻地应了一声,偏过头看向我,纯纯的目光中不含任何的杂质。

    「雯雯乖。」我伸出手摸向雯雯的额头,雯雯立马闭上眼睛,看得出她还是有些紧张。

    触手温热不是很烫,没有发烧,应该只是单纯的感冒,那么就算出去也没什么关系了。另外,雯雯的皮肤手感不错,果然小女孩的肤质好的让人无话可说。

    「雯雯,看着哥哥。」听到我的话,雯雯微微张开眼睛,就在她看向我的一瞬间,我再次按下了开关,一道光闪过,雯雯的目光顿时涣散陷入了催眠中,而在身边的雨希对此却视而不见,在之前的催眠中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对策。

    「雯雯,听得到哥哥说话吗?」

    「听得到」毫无声调的青嫩声音让我心中的黑化部分有些蠢蠢欲动。

    「当你听到【**的萝莉女儿】时你会陷入和现在同样的状态。」得到雯雯的回答后我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把我当成最亲密的人,比你的爸爸妈妈还要亲密,雯雯是很听话的孩子对吧,既然雯雯连爸爸妈妈的话都听,那么更加亲密的大哥哥的话更要听了,对吗?」

    当然,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于常识还没有那么重视,我也只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毕竟她不可能知道**什么,我也没必要修改这些。

    「好了,雯雯,我数到三你就会清醒过来,一、二、三!」随着我的响指,

    原先涣散的目光重新聚集了起来,和刚才不同的是此刻雯雯看向我的目光不再紧张,也没有了提防。

    「哥哥~」脆脆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雯雯一下子从被子中钻出来,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睡裙扑到我的身上,用她那滑嫩的脸蛋摩擦着我的脸,一副开心得意的样子。

    果然亲密度调高了之后,对我的态度也完全不同了,此刻的雯雯就好像喜欢玩闹的孩子一样,没有了刚才那种小心翼翼的内向性格,反而有些活泼的过分。

    「哎呀,真是的,对大哥哥太失礼了,挂在别人身上像什么话,妈妈有教过你客人来的时候女孩子的礼仪吧。」看到女儿雯雯这么肆无忌惮的和我玩闹,雨希有些抱怨的训斥道。

    和普通的九岁孩子相比,雯雯显得更加娇小,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

    估计是继承了母亲的基因关系,所以就算是整个挂在我的脖子上也没有多少份量,所以我开口劝道:「没事,雯雯一点都不重。」

    「还是哥哥好。」雯雯对着我笑了笑,随后把脸凑了上来吻上了我的嘴唇,

    而且是打开了嘴巴伸出舌头的舌吻,这是刚才我给雯雯输入的【常识】,和雨希一样的女性对客人的【礼仪】。

    雯雯的初吻归我了!感受到嘴里那条小小嫩滑的香舌有些笨拙的举动,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动作非常生疏,常识虽然可以修改,但是经验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凭空得到的,所以我立刻一点点的主动卷起雯雯的舌头,让她开始实习,在我的舌头带动下,雯雯的动作也渐渐熟练了起来;不过雯雯嘴实在是太小了,我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后几乎就占满了整个口腔,根本没有空间可以和她的舌头纠缠,

    没办法,只好渡一点口水给雯雯让她咽下去来结束了她的初吻。

    舌吻过后的雯雯依然喜气洋洋的挂在我脖子上,一点都没有被夺去初吻的自觉,我则用手托住她小小的屁股抱着她,而一旁的雨希则对雯雯刚才的【礼仪】

    表示非常满意,摸了摸雯雯的脸颊以示鼓励。

    「好了,雯雯,我们到外面去。」我一手抱着雯雯另一只手拉着雨希回到了客厅。

    「来,雨希,先把这个换上。」我从包里拿出一件比较小的情趣内衣,那是当初玩弄赵莹时留下的,我特意拿了其中最小的一件,毕竟雨希的身材相对娇小了一点。

    雨希二话不说接过这件衣服,立刻着手脱去身上的衣物,她现在的常识中换衣服必须在客人的眼前,不然是相当失礼的表现,而我则打开了摄像机将雨希换衣服的全程拍了下来,脱去舒适的居家服后,里面是米黄色的胸罩和蓝色的内裤。

    「雨希身材不错哦,自报一下身高体重和三围吧。」看到被胸罩束缚的**挤压出的深沟,我惊叹了一下。

    「156cm,40kg,三围分别是34、22、35,c罩杯。」正在解开胸罩的雨希回答道,说完的同时那对**便脱离了胸罩的束缚。

    虽然只有c罩杯,但是因为身材的关系反而看起来很丰满,如果同样的胸围给赵莹,估计就没有这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了。

    紧接着雨希将最后的贴身内裤也脱掉,完全**的呈现在我面前,下半身的耻毛有些稀疏,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发育的十几岁少女,**微微的张开,煞是诱人;雯雯则是静静地抱着我看着她的母亲做出如此羞耻的事情来。

    随后雨希将情趣内衣穿上,那是一套两件式的套装,都是透明的粉色薄纱材质,上半身只在领口的位置打了个结,之后就朝着两边分开一直到腰部为止,下半身就是普通的内裤造型,只是采用了一些蕾丝花边,整套衣服根本什么都遮不住。

    「很不错,这件衣服很适合雨希呢。」看到雨希的装扮我也不由得感叹一下,然后我拍了拍雯雯的屁股,「好了,接下来雯雯也上去自我介绍一下吧。」

    「好~」雯雯先是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随后很高兴的走到镜头前开始自我介绍,「我叫雯雯,今年九岁,身高103cm,体重20kg,三围三围呜。」

    看到雯雯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我不由得笑了笑:「好了,雯雯就这样可以了,现在把衣服脱掉让哥哥看看。」

    「哦。」雯雯立刻抓住睡裙的下摆,往上一翻,那件粉色的睡裙立刻被脱下来,只剩下一条印有草莓图案的白色内裤,九岁的孩子还没有发育,所以没什么身材曲线,除了皮肤实在是娇嫩的不像话之外,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胸口那凸起的两点还是非常诱人。

    随后雯雯将那条内裤也脱了下来,露出了幼女的下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孩子的阴部,整个阴部呈粉红色,紧紧地闭合着,只留下一道几乎看不到的缝隙,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和杂质,脱光后的雯雯很大方的站在镜头前任由我拍摄。

    「好了,雯雯,把睡裙重新穿上。」拍完了少女的阴部后,我赶紧让雯雯穿上衣服,毕竟她现在还有感冒,我可不想加重她的病情,当然我只让雯雯穿睡裙,这样只要掀起裙子部分就可以看到她那鲜嫩的幼女阴部。

    雯雯重新穿好衣服后又腻到了我的身上,我的手这次则是伸进了睡裙里面,

    直接抱着她娇小的屁股,同时中指轻轻地碰触她的阴部。

    「头发有点乱呢。」我用另一只手拍了拍雯雯头,看到雯雯的头发有些杂乱便对雨希说道,「你先帮雯雯把头梳一下,就扎两个可爱的小辫子吧。」

    雨希回到房间拿来木梳和皮筋,很快的便给雯雯扎出了两条辫子,有了辫子之后的雯雯看起来更加萌,要是被那些萝莉控看到,估计会兴奋死吧。

    等到雯雯扎好辫子我开始按照剧本说道:「雨希姐叫我上来是帮雯雯治病,

    可是我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啊。」雨希笑了笑看着我,视线一下子瞄准了我的下体,「我需要小守你提供一点精液来治疗雯雯的感冒。」

    「精液?」

    「小守你不知道么?精液可是治疗感冒最好的药物呢。」雨希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似乎对于我不知道这个常识感到意外,不过雨希立刻有些尴尬地说道,「

    真是抱歉,向你提出了这么唐突的要求,毕竟精液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放心吧,我会付出相应的报酬。」

    雯雯则是张着大眼睛,疑惑的歪着脑袋问道:「精液苦吗?会不会很难吃啊?」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对于吃药这种事有着本能地排斥感。

    「这个,哥哥也不知道,等下雯雯自己吃吃看好了。」我笑着拍了拍雯雯的头,摸了摸她的两个小辫子然后转向说道,「报酬什么的就算了,我也很喜欢雯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哦。」

    「谢谢你,小守。」雨希赶紧拉着雯雯说道,「来,雯雯,赶快谢谢哥哥。」

    「谢谢哥哥。」雯雯再次扑到我的身上将她小小的嘴唇送了上来,又是一次缠绵悱恻的舌吻作为感谢,亲吻的同时,我的右手轻轻地摩擦着雯雯光滑的阴部,惹得雯雯不停地扭来扭去。

    再次松开雯雯后,我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问道:「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

    「小守你就这么坐着,让我来指导吧。」雨希就这么跪在我的跟前,伸出芊芊细手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将早已怒涨的**拿了出来。

    看到我的**已经勃起,雨希嬉笑道:「哎呀,这么坚挺的**,肯定能产出治疗效果非常好的精液呢。」

    然后雨希转过头对雯雯说:「好了,雯雯来用嘴巴吸这个**,把里面的精液吸出来吃下去就好了。」

    「好大哦,要怎么吸啊?」雯雯看着涨怒的**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是被尺寸吓到了。

    「也对,你是第一次,妈妈给你示范一下吧。」雨希让雯雯坐在一旁最好的视角观看,转过头开始全神贯注对付我的**。

    雨希先是用右手轻轻地握住我的**开始套弄,感受到从**上传来的温暖触感,我的**不自觉的跳了一下,「哎呀,很精神呢。」说完,雨希张开嘴一口气就含住了我的**,瞬间三分之一的部分被吞进了雨希的嘴里。

    雨希开始轻轻地吞吐,时不时的用舌头滑过**,然后吐出**对一旁看着的雯雯教育道:「就像这样把哥哥的**放进嘴巴里轻轻的吸,吸几下就用舌头按摩一下,然后前后摆动,不过记住千万不要用牙齿哦,**可是经不起咬的,

    那样子哥哥会很痛的哦。」

    「嗯。」雯雯一边点头一边吸收雨希传授的知识,雨希继续亲身指导,又观察了一会后,雯雯主动提出要试一下。

    雨希朝左边微微退开几步,换成雯雯跪在我的身前,看着眼前那根满是母亲口水的**,雯雯先是小心翼翼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然后张开嘴想吞下我的**,奈何雯雯还太小,嘴巴完全没办法把整个**塞进去,只能勉强含住一小部分,即使如此雯雯也已经非常辛苦,眼角有溢出了泪水。

    「这样可麻烦了呢。」雨希看到雯雯辛苦的样子微微皱眉,「精液这种东西要是暴露在外面可是会减少疗效的,直接含进嘴里吞下是效果最好的。」

    「雨希姐,我有个提议。」我一边手持摄像机将雯雯努力地样子录下来一边说道,「雨希姐你用嘴把我的精液吸出来,然后用嘴渡给雯雯不就好了吗?」

    「对哦,这样也可以。」

    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比如在我快射精的时候让雯雯含住**吸也可以,但是我这个提案可以看到两个美女接吻,口水和精液在两人嘴里纠缠的样子,

    这种**的场面更有乐趣不是吗?我光是想像一下就觉得这样的画面很有收藏价值呢。

    雨希重新跪到我的面前,接过沾满了雯雯口水的**,因为含不下所以雯雯更多的是用舌头舔,所以此刻我的**油光闪闪的,雨希并不在乎这些,毫不犹豫的一口就吞下了我的**,嘴唇闭紧用力含住,整个脸颊都缩了进去,随后开始吞吐。

    口水摩擦所发出的**水声在客厅中响起,而雯雯则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整个过程,当然,摄像机也是。

    「射了射了!」很快我就感觉到即将射精的冲动,不自觉地抓住雨希的头,

    雨希也同时反应过来抱紧我的腰部不让**滑出去。

    「啪啪啪啪啪」精液在雨希嘴里射出了好几股,喷发的冲击、粘稠的液体和腥味让雨希皱起了眉头,不过为了女儿的身体她硬是忍住了咳嗽和吐出去的冲动,同时用力将尿道里残余的精液也吸出来,不浪费任何一滴,等到将我的**都清洁完后,雨希这才缓缓地将**从嘴里退出来。

    退出来后雨希并没有立刻将精液渡给雯雯,而是张开嘴将嘴里混合着精液和口水的白色粘液的样子让我用摄像机拍下来,这是吸出精液后女性的礼仪,必须让别人看清楚嘴里的精液。

    「很棒的特写哦,雨希姐。」我将雨希姐嘴里含着精液的画面完整的拍了下来,这才示意可以将精液渡给雯雯了。

    雨希姐闭上嘴先是用舌头将精液涂满整个口腔,从脸颊上可以很清楚看到舌头的蠕动,之后才捧起雯雯的脸蛋,将嘴凑了过去;同样的,雯雯也很乖巧的张开嘴准备接受母亲嘴里的精液。

    「唔。」大小萝莉美女的嘴唇终于重合,然后雯雯猛地睁大眼睛,似乎是被精液的味道刺激了一下,不过被雨希姐抱着脸颊的关系只能不甘愿的继续接受母亲嘴里渡过来的精液,这些精液已经混合了雨希姐的口水,顺着雯雯的舌头进入了雯雯的口腔。

    「雯雯,先不要吃下去,要先含在嘴巴里哦。」我一边拍摄一边说道,「雨希姐,小孩子用药要减半,不要把精液全都渡过去了,你自己也留一点预防一下,不要给雯雯传染了。」

    舌吻良久才分开,一条淡白色的粘液线依旧将两人的嘴唇连在一起,雨希姐用食指将这条粘液线抹开,放进嘴里吸了吸。

    「好了,张开嘴让我看看。」雨希姐和雯雯两人转向镜头,同时张开嘴,只见两人的嘴里同样遍布着混合着口水的白色精液,几乎是一人一半的样子,其中最粘稠的部分都被两人放在舌头上,被稀释的精液在两人的舌头上微微颤抖着,

    仿佛害怕随时会被吞下去似得。

    「像平时漱口那样搅拌一下精液。」我说道。

    「啊呼噜咕噜叽咕」雨希姐和雯雯两人听从我的命令,努力分泌出口水混合精液然后在嘴里翻腾,就像平时刷牙前的漱口那样激烈,等到两人漱好后张开嘴,嘴里满是白色的泡沫,等到我将这幅**的画面录下之后,两人才合上嘴。

    「好了,可以吞下去了。」

    两人的喉头动了动,可以很清晰的听到吞咽的声音,混合着双方唾液的我的精液顺着食道滑进了两人胃里。

    「好苦哦,还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雯雯皱着眉头一副难过的表情。

    「良药苦口嘛,又腥又苦的才是精液啊,很快雯雯的感冒就好了。」雨希轻轻抱了抱雯雯安慰道。

    「这样就好了吗?」我问道。

    「我想一次可能不够,最好晚上再吃一次。」雨希回答道,「不过晚上再让你来似乎不太方便呢,最好可以现在留下晚上的份。」

    「要用瓶子装吗?可是雨希姐你不是说精液一旦暴露在外面药效就会减弱吗?」我故作疑问。

    「这个你放心,我有保存的方法。」雨希右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可以装在女性的子宫里,那是保存精液最好的地方,可以完全保存药效,所以小守请把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拜托了。」雨希姐一脸慎重的请求,当然我是不会拒绝的啦,不过在那之前

    「雨希姐,我想问一下,你的危险期是什么时候?」让女人怀孕才有射进去的意义,把女人的肚子搞大男人才有成就感。

    「嗯,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吧,那个,有什么问题吗?」完全忘记精液原本作用的雨希姐自然没有将自己的危险期和射精进自己子宫相联系起来。

    「没什么,随便问问啦。」我笑了笑,然后摸了摸雯雯的脸颊说道,「雯雯是想要弟弟呢还是妹妹?」

    「嗯?当然是弟弟了。」雯雯想了想后回答道。

    「我倒是希望是个妹妹,和雯雯还有雨希姐一样可爱呢。」我转头看向穿着情趣内衣的雨希姐,淡然的说道,「实际试试看不就知道会是男是女了。」

    稍稍顿了顿我恢复到自己扮演的角色上,继续故意装成不懂的样子:「那,

    雨希姐要怎么做才能射进你的子宫呢?」

    「这个你就不需要担心了,我来就好了。」雨希姐摸了摸我那已经恢复战斗力的**,站起来背对着我然后靠到我身上,一只手扶着我的**,一只手拨开自己的**露出**,然后一口气坐了下来;那件情趣内裤上开了一条缝,所以我的**毫无阻碍的直接刺进了雨希姐的**,顿时将里面撑得满满的。

    不过我的**只插进了三分之二便插到底,碰到了雨希姐的子宫口,果然身材娇小的女性**也比较浅,更何况雨希姐这种萝莉向的女性更是显得紧小浅窄,四周的嫩肉紧紧地包覆着我的**,不过我发现其中有点不同,大概在靠近子宫的部分比之前的部分要紧得多。

    「雨希姐,我和你老公比起来怎么样?」我故意问道。

    雨希姐还在适应我的**,刚才一口气刺进去让她颤抖了一下,此刻尽力平复呼吸的她毫不掩饰的回答道:「大好??多,而且碰到他根本碰不到的地方呢。」

    果然,难怪里面的紧致度和**口的不能相比,这让我想到网路上的一句冷笑话:外面一寸是旧的,里面还是全新的。

    「你们平时的**频率怎么样?」我背靠着沙发调整好姿势,同时双手伸到前面捏住了雨希饱满的**,用中指和食指夹住雨希姐的**不停地摩擦。

    「现在大概一周一次吧。」雨希姐已经平复下来了,很自然的开始活塞运动,这种背面骑乘位和普通的骑乘位差不多,都是靠女性主动,毕竟现在我扮演的是茫然不懂的角色,这种姿势最是合适不过了。

    「那你们有玩什么特别的吗?比如**、肛交之类的。」

    「谁会玩这么变态的东西啊!」虽然看不到雨希姐的脸,不过从语气判断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传来,放在茶几上的银白色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的母亲】【**的萝莉女儿】!」我第一时间发动了关键字控制住雨希姐和雯雯,之前对他们的催眠并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常识变换,若是不小心透露出去就危险了。

    「雨希姐、雯雯,你们两人都不会提起我和精液的事情,只是和平时一样说话聊天,但是你们依然会沿袭刚才的常识做事。」我把说话和做事两项分别独立出来,这样和外人说电话的时候依然是普通的常识,不会泄露出去;但是身体还是会依照之前已经被我改变的常识来动。

    「一、二、三!」随着我的响指,雨希姐和雯雯清醒了过来,铃声大概已经维持了十秒钟。

    「雯雯,帮妈妈把手机拿过来。」雨希姐语气正常的吩咐道。

    雯雯立刻将茶几上的手机递了过来,雨希姐飞速按下了通话键放在左耳边,

    但是她的身体依然没有停止和我**,分泌了**的**正不停地吞吐着我的**。

    「老婆,是我,雯雯的感冒怎么样了?」因为靠的比较近,我也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果不其然正是雨希姐的老公,雯雯的父亲。

    「已经买了药给她吃了,应该没有问题。」雨希姐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的语调出现不该有的变化。

    「哦,那就好,我尽量早点赶回来,正好今天的公司不是很忙。」对方似乎没有注意到雨希姐两个微小的停顿。

    「晚上想吃什么,等会我去买。」雨希姐像普通的妻子开口询问丈夫晚饭的餐单,但是我却感受到雨希姐的**刚才紧缩了一下,就在她语句停顿的瞬间,似乎是这种类似偷情的行为和刺激让她的身体本能地兴奋起来了。

    「老婆做什么我都爱吃,呵呵。」

    「那就啊!咳咳!」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恶作剧一下,正巧刚才的几轮**下,我的**已经渐渐攻陷了雨希姐的子宫口,那小巧的子宫口已经微微的张开,趁着这个时候我抓住雨希姐的细腰狠命的往下一拉,同时抬起自己的腰部往上一顶,**顿时刺穿了雨希姐的子宫口,插进了雨希姐纯洁而小巧的子宫里。

    作为第一个光临者我静静地感受着雨希姐那温热子宫的按摩,以及那类似皮筋一样勒紧冠状沟的子宫口,还有因为被插进子宫而微微抽搐的雨希姐不自觉的肌肉蠕动。

    不过雨希姐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在喊出声之后的瞬间立刻装出咳嗽的样子,实在是非常聪明的应对方式。

    果不其然,因为两声咳嗽的关系,雨希姐丈夫一点都没有怀疑到什么,马上关心的问道:「雨希,怎么了?不会是被雯雯传染了吧?要不要紧?」

    听到从手机中传来的焦急的声音,雨希姐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语气,然后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的回答道:「没事,大概还真有可能是被雯雯传染了,

    咳咳,不过我刚才也吃了点药预防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

    虽然语气很平静,但是我还是从雨希姐微微颤抖的身体看出了此刻她是忍着身体内传来的痛感和快感,我笑了笑随后猛地抽出**只剩下**留在**里,

    然后又一下子狠命的刺了进去,再次插穿了雨希姐的子宫口。

    「嗯!!!」雨希姐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同时绷紧身体,死命的咬紧牙关,**内的肌肉也同样缩紧将我的**死死地包覆住。

    「那就好,不过晚饭你就不要弄了,去休息下,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去菜场买些菜好了。」对方一点都没听到雨希姐发出的微弱呻吟,反而主动承担起做晚饭的责任,真是个好男人啊。

    「女儿醒了,和她说几句吧。」雨希姐好不容易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立刻将手机递给雯雯,挥挥手示意雯雯走到角落里去听电话。

    「喂,爸爸~」雯雯一边走一边和父亲撒娇,等到雯雯走到厨房将厨房的门虚掩上后,雨希姐立刻松开捂住嘴的手,长长地出了口气,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啊,哈呼,好痛、好舒服又痛又舒服的,怎么会这样?」雨希姐尝到了开宫的痛苦和快感,不由得主动加快了速度,屁股撞到我大腿的声音也绵密了起来。

    「药好苦的,爸爸回来的时候帮我买些糖,好不好嘛~」从厨房内清晰地传来雯雯和父亲撒娇的声音。

    「雨希姐,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在**啊?」面对摄像机我问道。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可能会和你发生这种关系?」雨希姐略微生气的说道。

    「那你说我们是在干什么呢?」我故意反问道。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要让你在我的子宫内射精,用我的子宫

    储存你的精液,这只是很简单的榨取精液罢了,和**有什么关系?」雨希姐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哦,这样啊,抱歉,是我搞错了。」

    「小守你也应该要了解下这些最基本的常识,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似乎都不怎么知道这种常识呢?」雨希姐轻轻地抱怨道,似乎用子宫储存并非老公的男人的精液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

    「嗯,拜拜,爸爸。」厨房内雯雯和父亲的通话结束了,雯雯轻快地跑了回来,将手机放回到茶几上,然后回到原先跪着的位置,继续近距离观赏我和雨希姐的**实况。

    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射精的**,而雨希姐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变化,立刻吩咐道:「雯雯,帮忙按摩哥哥的阴囊。」

    「阴囊?」雯雯一脸茫然的表情。

    「就是这里的蛋蛋。」雨希姐指着我的蛋蛋说道,「按摩这里的话,哥哥就会把更多更浓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子宫里,才能更好的治疗你的感冒啊。」

    「好!」雯雯开心的回应道,随后伸出她那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蛋蛋。

    似乎真如雨希说的那样,我感觉射精的冲动比之前要强烈了一些,不过既然雯雯也参与了就不能只让她按摩而已,我来也立刻吩咐道:「雯雯,舔我和你妈妈交合的地方。」

    「是这里吗?」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一条滑嫩的舌头在我的**根部舔来舔去,同时雨希的身体有了些变化。

    「这个豆豆是?」雯雯疑惑的问道,随后轻轻地舔了下,几乎瞬间,雨希身体猛的绷紧张开,往后一仰,**的肌肉前所未有的夹紧,**的同时喷出的阴精猛的冲刷着我的**,再加上雯雯的按摩,如此的刺激下我也终于忍不住那股即将爆发的爽快感,用力往前一插,将**死死地抵在雨希姐的子宫内壁底部,

    随即放松了精关。

    「唔!!!!!!!」被我在最敏感的子宫内射精,雨希姐被我滚烫的精液喷的再次**,强力的精液溅在子宫壁上仿佛要把子宫射穿一样,雨希姐何曾尝试过如此激烈的**,整个人仿佛失神了似得倒在我身上,一连数股精液的冲击,每射一次,雨希姐的身体也随之抖动一下,随着抖动幅度越来越小,雨希姐的身体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好厉害哦。」刚才射精时阴囊的收缩,以及精液通过输尿管时的脉动都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