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龙都国际娱乐 《与大神JQ的日子》全+番外 《与大神jq的日子》全+番外_分节阅读_7

《与大神jq的日子》全+番外_分节阅读_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与大神JQ的日子》全+番外| 作者:校长恨霸王太多|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
    赶紧停下,回头去看,那两人却已经走远,背影交叠,似乎还牵着手。

    “我就说,小桃子会幸福的,嘿嘿嘿。”

    朱胜男也看到了,顿时无比得意。

    “阿姨,小桃有说他的名字吗?”

    蒋明辉赶紧问朱胜男,趁还没上飞机,打电话回去告诉教授还来得及。

    “好像姓林,叫什么林江先,刚才广播太吵,我没听清楚……哎,明辉!明辉你干什么?你怎么跑出去了?喂!快要登机了要迟到了啊!你到底想不想出国啊?!喂……”

    1095

    所以说,少年是一群追逐梦想的生物。

    但追逐梦想的,并不止是少年。

    比如我们的eric,此刻他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收看着娱乐新闻。

    电脑上开着一个文档,是他的新稿子,却没有再写下去。

    自从跳槽到清水书城后,他更加用心地写作,在一个没有笑墨白的地方,他相信他不用再靠写h吸引眼球,就能闯出更广阔的天地来。

    毕竟他更新的速度是笑墨白的将近五倍。

    1096

    可是他这天很不爽。

    不爽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灵感,也不是因为笑墨白开新书人气火爆,更不是因为笑墨白解散了他的群【幸福门外】。

    他只是对清水书城很不爽。

    他辛苦敲了几万字的新稿子,自己觉得相当满意,符合他本人的文艺气息,于是他就拿给清水书城的编辑看,却没想到整个被枪毙了。

    您是网络写作大神,可是这篇小说的风格,似乎和我们站点不合,我介意您先去看看我们站点首推的几本代表作,其实您保持原来的风格就足可以胜任了……

    清水的编辑说的很委婉,但eric却听得出来,他们要的,是写《醉卧美人膝》的天佑大帝,而不是现在洗心革面了,专走文艺路线的佑大帝。

    1097

    “老子来你这破站是看得起你!你少tmd挑三拣四!”

    eric对着电话一通吼,却也为浪费了几万字的稿子可惜。

    于是他心情不爽地打开电视,随手切换着频道,然后一条娱乐新闻吸引了他。

    【著名畅销书作家笑墨白新书发布会上告白被拒!】

    屏幕上,记者身后是铺天盖地的人群,镜头穿过人群,逐渐拉近,正好林妍儿和许墨远分手的那一幕,被完完整整拍下来。

    林妍儿那水灵剔透的脸,犹带泪痕的眼,举手投足间大家闺秀的古雅气息穿过时空,穿过屏幕,扑面而来。

    成熟的,妩媚的,清丽的,娇惯的,混了这么多年江湖的eric,见过各色各样的女人,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气质的女子。

    1098

    像是天地间最纯朴的一朵丁香,没有任何人工栽培的痕迹,就这么生长的不为人知的地方,孤芳自赏。

    这种气质,给eric的感觉,已经不能用清纯来形容。

    他见过不少外表清纯的女人,但只要脱了衣服上床,他觉得每个女人都是一个味道。

    但这个林妍儿却不一样。

    没有任何一丝现代都市的浮杂气息,仿佛如赤子般,还未被这个俗世污染。

    让人看了都不忍心触碰。

    尤其那微红的眼眶,眼角尤带的泪水,更让eric看后,心中为之一痛。

    这么好的男子,却在哭,是谁,是谁害她哭的?!

    1099

    eric整张脸都牢牢贴在电视机前,他一定要看清楚现场发生了什么事。

    笑墨白。

    尽头移到笑墨白脸上,一个特写,eric看到他依然是那种清冷的,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eric顿时心头火起。

    这么好的子,你竟然让她哭泣?!

    eric强忍着怒火往下看,终于到了林妍儿说分手的那一幕。

    “好……太好了!!!!”

    eric顿时有一种仰天狂笑的冲动,他辛苦奋斗三年没有战胜的笑墨白,现在也应该终于尝到了失恋的痛苦,亲眼看到他被女人拒绝,就好像自己亲自把他踩在脚下,无边的快感,让eric终于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一把。

    1100

    “在还不够!”

    他想,这如仙女一般的女子,既然轮不到笑墨白,那要是被自己追到了,岂不是更能煞他的威风么?

    打倒对手,却不如抢走对手的老婆解气。

    eric心中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回到电脑前,关上文档,现在的他,别说浪费几万字,就算浪费几十万字都不要紧了。

    笑墨白告白被拒。

    eric在搜索引擎上打出这行字,一搜,图片哗啦啦地呈现在他面前。

    只是林妍儿的来历,却猜测纷纭,没一个准。

    甚至有人林妍儿就是从书中穿越出来主角,所以人间2才没有写下去——主角都不见了,又何来的故事?

    1101

    “黄毛!”

    eric大喊着,把黄毛揪到电脑前,指着一张特写照片:“限你三天内这把个林妍儿的一切资料查出来。”

    黄毛哆嗦着出去办事了,eric顺手把林妍儿的照片设置成了桌面。

    越看越好看。

    这一天,eric就对着他的电脑桌面,整整坐了一天。

    他仿佛觉得他的人生来到了另一个崭新的世界。

    1102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我们的大浪。

    大浪如今可谓是春风得意。

    虽然爱的浓咖啡决赛大选投票榜上十部作品他的仅排在第二,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

    有流夏美人在怀,他觉得,就算这本书扑街也无所谓了。

    只是,笑墨白的粉丝还真是疯狂啊。

    大浪在女性论坛上听说了笑墨白一口气发了三万字后退出所有读者群的事,人们都以为他是被林妍儿拒绝而心情郁闷,才发泄的,过不多时日,他一定还会回来。

    毕竟这些读者群,他经营了三年,可谓是一大心血。

    1103

    只是很久以后,他依然没有回来。

    又过了多少年呢?谁也说不清,就像一个被砍去结尾的故事。

    只有猜测,没有结局。

    99个群,见证了一个传奇的最繁荣的时候,也见证了一个传奇戛然而止的衰落。

    人走的走,人散的散,热情往往是最短暂的东西,甚至有几个群,风头一转,直接变成了大浪的书友群。

    当然,铁杆的粉丝,留下来的人,也并不少。

    少年有梦,相信着天荒地老,曾有一个人的文字伴着他们成长,或许人终究不见,但文字却记住了那些温暖的瞬间,哪怕他自己抹去自己,却抹不去他们成长的足迹。

    就如故事,他没有给出结尾,但故事本身,已经在他们的生命里扎根发芽,盛开出自己的花。

    人有去,人有来,年华荏苒,梦还在。

    只是,还有没有人记得,故事的第一粒种子呢?

    许多年前,某个刹那,究竟是谁在他的生命里,盛开了第一朵花?

    1104

    大浪夺得“爱的浓咖啡”征文头奖的那一个晚上,竹小桃、临江仙、大浪、流夏在一家餐馆里庆祝。

    大浪被三个禽兽灌得醉醺醺的一身酒气。

    “三百万啊!这下咱也中奖了!”

    大浪借着醉意,哈哈大笑着,去搂流夏的腰,流夏躲闪不及,被他一把抱住,顿时小脸通红。

    她是真正的淑女,却不比竹小桃这种厚脸皮的笨蛋,大庭广众之下被轻薄,自然是又羞又气。

    “浪大神,你不要欺负人家啊!”

    竹小桃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指着大浪的鼻子笑骂,却脚下一个不稳,又栽下去,幸好旁边有只手拖住了她。

    1105

    “小笨蛋,你越来越重了。”他说。

    “小笨蛋,你喝多了。”他又把她抱在怀里,却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面无表情的样子。

    所以说,这四人之中,还是临江仙的禽兽技能修炼到了最高级,返璞归真。

    竹小桃醉眼朦胧。

    她的确喝多了。

    一半是庆祝大浪获得头筹。

    还有一半,她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是比赛直到结束,也没有看到《桃之夭夭》接下去的故事。

    笑墨白,他在那一天上传三万字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

    人间与桃夭,仿佛是两个一生难解的结。

    1106

    “爱的浓咖啡”决选的投票总共进行了五天。

    由于笑墨白太监了《人间2》,又关闭留言区,退出各个读者群,人气流失的不少,再加上《桃之夭夭》在一开始上传三万字后就再无动静,而大浪带来了他常年驻扎的女性论坛里的一群铁杆粉丝,以飞快的更新速度扶摇直上,一开始的得票数竟然和笑墨白相差无几。

    但是为催更,读者们的投票热情很大,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笑墨白又领先大浪几千票了,他们都说胜者依然是笑墨白,这一个不败的传奇。

    1107

    可是在第五天,也就是决选的最后一天,竹小桃一觉醒来,大浪的票数竟然又追上去了。

    到晚上截止的时候,大浪刚好领先10票。

    这竹立轩出资的300万奖金,百转千回,终究是落到了大浪的手里。

    当然这个时候的竹立轩正在被无数的官司缠身,忙得焦头烂额,听到结果的时候,也只是摇头苦笑,别说三百万,三百千万他都快要丢了。

    而笑墨白,也依旧没有更新,桃夭的故事,永远停止在树下相遇的一刻。

    有人说,他是受战败的打击,有人说,他是受感情的打击,有人说,他是已江郎才尽,有人说,他是因为原本的第二名大浪刷票,才不屑为伍。

    也有人说,桃夭的故事,其实他已经给出结局。

    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

    1108

    笑墨白一向写悲剧。

    这一点妇孺皆知。

    如今却在主相遇之时,戛然而止,仿佛生命永远定格在最鲜活的一刻,比之将来的成长衰老死去,却来得幸福很多。

    除非已看破尘世,看破生死,否则没有人愿意见证死亡。

    不如就停在里罢,再也别让时间前进。

    或许故事的后来男主人公并没有去求仙,就在战乱中死去了。

    或许他去求仙,却在求仙路上受尽波折。

    或许他求到了仙人,可仙人不允许他和桃花妖精在一起。

    或许桃花妖对他说的话,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或许他求仙顺利,得道飞升,和桃花妖一起长生不老,过了无数年的沧海桑田,却到头来,发现这不过是午后打盹的一个梦,如那槐安梦一般,檐下的夕阳,依然映在墙上,光阴还来不及从指缝间溜走。

    而故事停在这里,在我们相遇的一刻,不去管将来有多少变迁,只道如今有花儿正好盛放,岁月如柔软的花香,渗透一生的梦想,请别说逃避,请别说放弃,对于故事中的人来说,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结局的结局,以及我们惊鸿的开始,在万丈青史中,顺着无数代人的记忆,永远地,成为传奇。

    1109-1120邪恶慎入

    1109

    “从此大浪就一辈子写文了吗?”

    回家的路上,竹小桃问临江仙。

    餐馆离家并不远,所以竹小桃提出散步减肥,但是走到一半,她已经有些后悔了。

    深秋的夜,风冷得吓人,竹小桃并没有穿太多的衣服,手被临江仙握着,却依然冷得发抖,不过酒意被风一吹,倒是消了大半。

    抬头,花园小区的灯光已出现在视线中,竹小桃呵着气,努力地寻找话题暖身子。

    她现在已经在某人的威逼利诱下卷着铺盖搬过去住了。

    1110

    “也许会,也许不会。”临江仙说,“也许他现在的热情全是因为流夏,也许他是真心想写故事,也许他是为了追逐笑墨白,也许他是为了追逐三百万,每个人都有自己喜好的东西,对于大浪,我们只是局外人。”

    “那你真的给大浪刷票了吗?”对于许多人在大浪的留言区里说他刷票这一点,竹小桃还是耿耿于怀的。

    “小笨蛋,不要想那么多。”临江仙捏捏的小手,又见她冷,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穿上。

    “这个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的,或是你见到的那么简单的。”他说,“不过我喜欢这样简单的你,哈……”

    竹小桃想了想,似懂非懂:“那你是说,其实你并不喜欢电脑?”

    1111

    “当然不喜欢。”临江仙笑,“其实我打算的,是再大干一场,挣足够我们过一生的钱,然后就可以告别这些机器,我们好好地过日子了。”

    回到家,临江仙一边开门,一边说。

    “难道你之前赚的钱还不够吗?”

    “还差一点。”

    等某人换了鞋,脱下外套,就直接被临江仙抓到沙发上按倒。

    “我想你一辈子幸福。”他说,“所以我明天就要去未来文学网上班了。”

    噗!

    竹小桃刚刚挣扎着喝上一口的奶茶全数喷了出来。

    1112

    大神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去未来文学网上班?!

    你是不是穿越了?重生了?被夺舍了?

    竹小桃惊恐地看着临江仙。

    你是大神啊……去别人公司上班……你让大神这两字情何以堪啊!!!!

    “如果顺利的话,只要两天就行。”临江仙笑眯眯地揉乱某人的头发,“他们请我去端掉一个竞争对手,这可是一笔大生意。”

    “危险吗?你会被抓起来吗?”竹小桃其实一想到女警察,以及很久以前看到临江仙出入公安局档案库的场面,就心有余悸。

    “当然不会。”临江仙咧嘴笑,那笑容又紧紧覆到了竹小桃的唇上。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网监总部一直在立案查他,由于没有证据,所以查得一天比一天紧,更在最近,有传言说他和一个著名装潢公司违法交易被披露而导致的破产有关。

    所以,这也是临江仙想最后捞一笔,然后收手的原因。

    毕竟,走在法律边缘、风口刀尖的这个职业,实在太过危险,没有大实力,大智慧,寻常人,轻易不敢涉足。

    而这次未来文学网请他去端掉清水书城,开出的价格,实在是相当诱人。

    1113

    为111x开头的几章,竹小桃决定翻身当一回攻。

    橘色的灯光下,沙发上,竹小桃肉乎乎的身躯趴在临江仙的身体上。

    “嘿嘿嘿,姐姐我终于是攻了!”某人得意地甩掉衣服,“看老娘这次吃掉你~!”

    身下的人,摘了眼镜,眯眼看着她。

    为……为什么都到现在了,他还笑得如此奸诈?!

    竹小桃哼哼唧唧,决定这回一定要让他x尽人亡,跪地求饶。

    每次想到自己被他攻占然后连声哀求的场面,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终于有机会翻身了,她又岂能放过。

    “打游戏啦~”她奸笑着,“今天我要用手柄打游戏!”

    说着,邪恶的爪子慢慢地摸下去,迅速拉开包装,一把握住了游戏手柄。

    滚烫的温度,从充电已久的游戏手柄上传来,竹小桃紧紧握着,仿佛找回了儿时在游戏机厅里抓着摇杆骑摩托车一样的刺激。

    1114

    游戏画面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整个界面,渐渐变成一种肉的颜色,开着暖空调的房间里,竹小桃趴在沙发上,让昔日的禽兽,今天变成了游戏机,像是三明治的肉夹馅,竹小桃胖乎乎的手在肉馅上摸啊摸,嗯,两颗小樱桃,一口含住再>3<

    喂!肉馅!你怎么还在笑!不许笑!快让老娘打游戏!不许反攻啊哪里有打游戏还被扒衣服的啊啊啊……

    竹小桃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少下去,忽然游戏机一个扭身,想要反入侵主人,竹小桃岂能让他如愿,握着手柄的手加大了力气,那游戏机顿时播放出一阵满足的音效,就像竹小桃用箭射中怪物时,怪物发出的“啊”“嗯”一样痛苦又饱满的呻吟。

    竹小桃一只手在游戏机各个关键的部位打转,像是又给他接上电源,有电流通过,挑起一阵酥麻的颤抖。而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手柄,仿佛把玩一件最珍贵的宝贝,竹小桃在按钮上按了几下,游戏画面上的禽兽就忍不住瘫软。

    温度越来越高,竹小桃轻轻亲了亲游戏屏幕,她怕再下去会烧掉了机箱,于是便邪、魅、一、笑,抓着游戏手柄,让它侵入自己的系统。

    手柄如病毒,还是大神级的、世上最bh的病毒,原本已膨胀得坚硬巨大,在进入竹小桃的系统后,又一次进化,越发膨胀得坚硬巨大,迅速占据了她整个内存。

    可惜与以往不同,今某人的cpu似乎也彪悍了,不顾内存被占满,她还是咬着幸福的牙,死死地驾驭着游戏,坚决不让游戏反攻,直到要耗完某禽兽游戏最后一格电。

    1115

    “我赢了!呵呵呵呵呵呵~~”

    一个小时后,竹小桃裸奔着扬威。

    被吃掉的某个人默默地飘到浴室开洗澡水,一言不发。

    “喂喂,是什么表情,好像故意输了似的。”竹小桃追到浴室,就看到他一脸惬意的模样。

    “我本来就是故意输的。”

    在升腾的水汽中,那张禽兽般微笑的脸,分明是得逞后的炫耀,又哪里有小受被吃掉后的娇羞啊口胡!

    1116

    直到睡觉的时候,竹小桃才觉得有些不对。

    “你没事吧?”

    她小心翼翼地问临江仙,不知是不是灯光下的错觉,回家后他的脸色似乎比平时更苍白。

    就像那在她医院里看到他时的样子,那苍白如纸的脸色,让她的心一下子揪起来。

    “没事。”

    临江仙说着没事,却在睡下去没几分钟,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满头满脸的汗珠,在一瞬间疯狂地涌出,他蜷着身子,拼命地咳,喘不上气,依旧咳,好像五脏六腑,整个生命,都要咳出来一样。

    惊慌失措的竹小桃打了120又打电话给大浪,这才知道临江仙有哮喘,不能受凉,也很难治好。

    1117

    第二天。

    又是万恶的第二天这三个字。

    第二早上,竹小桃特意给临江仙加厚的衣服,但看他去“上班”的单薄的背影,还是不免担心。

    这家伙,什么都自己硬扛着,生病也是,被歹徒抢劫也是,这是去赚钱,也是。

    属于神的,孤注一掷的骄傲。

    而自己,却只会宅在家里吃喝玩乐,和老公相伴。

    必须得为他做什么!

    竹小桃握拳。

    1118

    “哮喘要怎么能治好?”

    竹小桃问大浪。

    “我早就去问过医生了,都说这个病是慢性,根治很难,弄不好还会死人,只能控制,好好地调养。”大浪痛心疾首,“老板这个人,太固执了,我多少次劝他注意身体,他从来没有听过,桃子啊,你也要去劝劝他,或许只有你的话他会听了。”

    “真的不能治好么?”竹小桃心里一酸,特别是大浪“弄不好还会死人”的时候,仿佛心上有根弦被狠狠拧把,生疼生疼。

    “我问过几个当医生的读者,她们说西医只能用来对付紧急情况,要想调理得好,还是得靠中医。”

    “中医么?不知道那些老中医有没有民间秘方,能治好的……哎?”

    竹小桃忽然想起一些什么,似乎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片段,也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她挠挠脑袋,却又想不起来了,念头稍纵即逝,她来不及抓住,只能拼命地回想。

    1119

    竹小桃一路想回家,也没有想起来。

    这之中还撞了两次树,迷了一次路。

    当然她还没有笨到在小区里也会迷路,只是最后爬上五楼楼梯的时候,掏出钥匙却打不开门。

    她才发现自己想得太入神,走错单元楼。

    ==

    当竹小桃终于坐在老公前查到一堆治哮喘的资料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可惜网上的答案大多是复制粘贴的,还有几个答案甚至有互相矛盾的地方,看来是不可全信。

    竹小桃摸摸肚子,然后回到房间摸零食吃。

    “到底要怎样才能把病治好呢?”

    想得入神的某人继撞树后又一头撞在了书柜上。

    她摸着脑门上第三个包,一仰头,看到了一本书。

    一本她本以为忘记的书。

    瞬时间,许多尘封的记忆,汹涌而至。

    1120

    也许我能忘记你,却忘不掉你的故事。

    终究有几处印象深刻的地方,残留在记忆里,不愿随着年华变老,也不肯在时间的长风里消逝。

    这就是你的成功之处。

    竹小桃轻叹一声,然后缓缓地翻开书。的

    ——笑墨白送给桃之夭夭。

    《人间2》,单行本1,第页,龙飞凤舞的签名。

    1121-1137

    1121

    她顺着记忆翻到熟悉的一页。

    故事里,行走江湖的神秘老医生正在教给主角一个快速愈合伤口的土方子。

    有些民间土方看上去骇人听闻,却对某些顽疾有奇效。

    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神奇之处。

    竹小桃至今还记得,当时群里的gv哥激动地刷屏说笑墨大大真是伟大啊,不但文写的好,还是个神医。

    众禽兽纷纷问道是否他老婆的性取向被医好了?

    gv哥摇头,严肃地说,是前晚上他和老婆抢电脑,被菜刀砍伤了手,然后用笑墨白书中的土方子一试,竟然今天伤口就消肿,沾水都不再疼了。

    众禽兽于是一边感慨着神奇,一边对gv哥家里的菜刀心有余悸,一边又嘻嘻哈哈地书里还有个阳根砍断再生之法,gv哥您要不要也去试试?

    1122

    竹小桃又想起人们称赞过,笑墨白的书里,只要是他详细写的,大到山川地貌,小到治病药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有过考据的,更有一些,还是人们闻所未闻的奇闻异事,只有一些失落已久的民间野史、歌本残曲才有记载,连网络上都没有记载,却又正好与行文契合,让人品读,手不释卷。

    要有多大的学问,才能把这些写的娓娓道来,浑然天成。

    竹小桃想起笑墨白的几部大作中,提到过的一些治顽疾的药方子,被热心读者整理出来,竟有上百个之多,后又有更热心的读者不顾书页上的警告,组队去试验分析,竟然九成的药方都是真实速效的,甚至有一些连中医书上都没有记载。

    于是网民纷纷猜测笑墨白其实是一个神秘中医世家的传人。

    1123

    不过竹小桃知道,虽然他不是什么世界传人,但说不定真的医术高明呢。

    可是……

    翻开手机,已经删去他一切的联系方式,而且两人类似于决裂的结果,她又怎么好去找他?

    竹小桃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吃完一袋又一袋零食,最后还是决定去找他。

    向他道歉也好她想,毕竟曾是朋友一场,虽然他的感情,导致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可是竹小桃现在心情已平复,总觉得自己也有愧对他的地方。

    再如何,都不能那样无礼的摔门而去。

    1124

    竹小桃试图寻找他的联系方式。

    qq删了,手机号删了,地址又根本不记得,竹小桃徘徊在电脑前,忽然眼睛一亮,她看到了桌面上的《人间2》游戏图标。

    对了,游戏里的好友还没删呢!

    竹小桃赶紧登陆游戏,当然,结果很让她失望。

    好友列表里,竹林听雨的名字,灰色的,由于长时间没登陆,沉到了最底。

    竹小桃的心仿佛也沉到了最底。

    1125

    既然不上游戏,那或许也不会上qq,更不会开手机。

    他把群都退了,又不更新,上qq当然没有意思,说不定他连电脑都卖了……

    竹小桃吃着肉串,望着夕阳,泪流满面。

    也许他已经放下了。

    也许他已经搬家了。

    也许他已经和林妍儿结婚了。

    只有自己自欺欺人,假装忘记,其实还没有走出来。

    1126

    竹小桃在网上漫无目的地瞎转,鬼使神差地竟晃到未来文学的主页。

    她看到一条新闻。

    尽管只是在龙都国际娱乐页脚小小的一行字,但还是跳入她的眼球。

    ——【人间2主角林妍儿真人将于明日正式订婚。】

    竹小桃赶紧开人间2的页面,这里尚未关闭了留言区,已经充斥了几万条关于林妍儿订婚的八卦。

    大部分人,都说着真心祝福林妍儿笑墨白美满幸福,白头偕老。

    哇,他们真的和好了呢。

    竹小桃望着屏幕,终于释然地笑了,她决定明天就去清河镇,买一束鲜花祝福他们o(≧v≦)o

    1127

    “晚上不回来了,小笨蛋,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竹小桃拖着大浪两口子吃完晚饭,就接到临江仙的电话。

    “哎?你又通宵?”竹小桃顿时忧心忡忡,似懂非懂地问,“难道事情很麻烦?”

    “对方请了四个高手,这边通宵作战。”临江仙的语气十分认真,“不过,你不用担心,”他语调一转,“他们已经被我杀得差不多了。”

    “老公你一攻四,太神勇了!”

    “嗯,哈哈,我回来还要攻你。”

    “噗!!!!”

    竹小桃口中的饮料全部喷了出来,大神,您什么时候学会个词的!!!!

    1128

    又是万恶的第二天。

    竹小桃经过了寂寞的一夜,早早起床,买了一束香水百合,就坐上了去清河镇的车。

    当然,这其中不免有些迷路的挫折,竹小桃到达清河镇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依然是水乡风貌的小镇,宁静安详,清逸出尘,仿佛千百年都不曾改变。

    只是,今天却有些不同。

    竹小桃一下车,就听到远远地传来几阵鞭炮响。

    还有停在车站旁的,一串崭新的轿车。

    真热闹的订婚宴啊,竹小桃咂咂嘴巴,然后循着声音往前走,这下她可不怕迷路了。

    1129

    百合的香味一直飘进一条幽深的小弄堂。

    竹小桃看到一扇开着的门,门上贴着红纸,两侧挂着鞭炮,门前宾客如流,却都是她没见过的。

    而且这些宾客……怎么一个个看着都像是真正的衣冠禽兽?

    尽管穿着西装,打理了头发,但一个个的眼神里却掩不住那种街头无赖的流氓气息。

    更有几个,竹小桃看到他们脖子上都有刺青。

    这这这……在些都是笑墨白和林妍儿的朋友么?

    还是她又走错地方鸟?

    1130

    “这是林妍儿姐姐的订婚宴吗?”竹小桃小心翼翼地问。

    “对,你有请帖吗?”

    一个守门的大叔打量着她,心想自己在跟个木头似的拄了半天,终于看到有林家的客人来了。

    “请帖?”竹小桃顿时傻了。

    对啊,她没有请帖,是不请自来的人。

    他们会不会欢迎她呢?

    竹小桃扬了扬手中的花束,“我是妍儿姐姐和笑墨白的朋友,没有请帖,可是他们肯定认识我啊……”

    “对不起小姐,老大吩咐了,没有请帖不能进去,特别是笑墨白的朋友,一个都不能进去。”

    1131

    “啥?!!!!”

    竹小桃瞪圆了眼,这不是笑墨白和林妍儿的订婚宴么?哪里来的什么老大?笑墨白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多流氓小弟?还有为什么新郎的朋友都不能进去?

    一连串的疑问直到竹小桃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才开始觉悟。

    黄毛。

    她看到飘在屋内的一个金黄的卷毛头。

    转过脸,那人不是黄毛又是谁?

    1132

    黄毛飘过去之后,竹小桃又看到了一个以为辈子不会再见到的人。

    eric。

    竹小桃不得不感慨,果然是人靠衣装,这禽兽披上人皮,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看来,笑墨白真的是胸怀坦荡呐,连仇家劲敌,都请来作自己订婚宴的客人。

    竹小桃心里嘀咕,这eric今天看上去特别温柔,连眼角的疤痕都被他用遮瑕霜遮了起来,而那颗醒目的光头,更是打理得油光锃亮。

    eric的胸前别着朵小红花,此刻正跟一个中年人寒暄着什么。

    那中年人显然被说得十分受用,额头的皱纹都笑得舒展开来,一边眉开眼笑地点头,一边又连连夸奖eric,红光满面的脸,显示着他心情大爽。

    “爸,你们进屋坐下说话呀,让大帝站着多不好。”

    屋里又走出来一个人,竹小桃看,赫然就是林妍儿。

    1133

    林妍儿今天也打扮得相当漂亮,依旧没有上脂粉,但由于她皮肤极好,水灵水灵,再加上仔细梳理盘起的头发,崭新的大红绸布衣裳,让她更加如一朵清丽脱俗的花儿,不沾染任何的杂质。

    而那个中年男人,显然就是她的父亲了。

    “啊,是是是。”林父闻言,赶紧搓着手笑,“大帝啊,好女婿,快去屋里坐,妍儿啊,你去煮茶。”

    eric笑呵呵地挥手:“要黄毛去就可以了,怎么能劳烦宝贝妍儿呢,妍儿来屋里吧,外头风冷。”

    “好。”

    1134

    噗!!!女婿?!!!!

    竹小桃瞪圆了眼,大帝?女婿?这都什么跟什么?!!!!

    竹小桃再次注意到了eric胸前的那朵娇艳的小红花,她这才意识到,eric这副模样,是十足的新郎派头。

    这是错觉么?顿时她的脑中一阵天旋地转。

    原来林妍儿订婚的不是笑墨白,而是佑大帝。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竟然在么短时间内就订……订婚?!

    那笑墨白又到哪里去了?

    竹小桃看着面前荒诞的一幕,不由地想掐自己的大腿。

    这……这都演得哪门子戏啊口胡!

    林妍儿你一个世外水乡优雅出尘纯洁无比不染流俗的仙女,竟然看上了佑大帝这样的流氓种马男!!!!

    天——————啊——————!!!!!!

    竹小桃呆呆地站在门口,成了第二根五雷轰顶的木头。

    1135

    “咦?是你?”林妍儿一转头看到了捧着花的竹小桃,便走出来,这个女孩很是眼熟,似乎先后见过两回,但印象里却没有她的名字。

    “妍……妍儿姐姐……”死机状的竹小桃回过神来,赶紧把手上的花束塞到林妍儿手中,“祝你新婚快乐,美满幸福!”

    虽然面前的场面让她如遭雷击,但无论如何,祝福还是要的。

    “还只是订婚呢,呵呵,谢谢你哦,进来坐会儿吧。”

    林妍儿捧着花,很是开心。

    1136

    有了林妍儿亲自开口,守门的家伙只好放竹小桃进去。

    林妍儿去招呼客人了,竹小桃就在林家像只苍蝇一样乱转,不时飞到这里,可是陌生的大叔们她都不认得,又不时飘到那里,可几个欧巴桑用方言唧唧哇哇地八卦着,她也听不懂。

    碰到黄毛,黄毛早已忘记她了。

    碰到eric,他正和岳父交谈甚欢,对于林父这样老实巴交的生意人,eric此刻口若悬河,把他在江湖上打滚多年的种种经商理念倾囊相授,直让林父乐得合不拢嘴。

    竹小桃吐吐舌头,踱到院子里,珍爱生命,远离流氓,她告诉自己。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水乡风情的小楼。

    林妍儿说了可以随便逛,竹小桃逛着逛着,便走上二楼的楼梯。

    不同于一楼的喧闹,二楼,似乎没有人住,一切陈设都散发着古旧的气息。

    仿佛时光一瞬间倒退百年。

    红木柜子,梨木大椅,青瓷花瓶,雕花的窗格。

    竹小桃推开一扇窗子,窗外是临街的河水,河水悠悠,阳光闪烁的波影,一时晃花了她的眼睛。

    1137

    “你是来找他的吧?”

    林妍儿不知什么时候走上楼来,手中端着一杯茶,微笑着递给竹小桃。

    竹小桃心里一惊,随后谄笑。

    “我只是他的粉丝……哈哈……昨天看到新闻,以为是你们订婚的所以才来道贺……”

    “呵,大帝那家伙,真是太张扬了。”林妍儿却似也不在意,只是放下茶水,葱白的手指掩在嘴边,轻轻笑着,“他还说要登报,登电视,登东方明珠,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喜之日,呵,却不知道我没去过也不想去那些地方,有个爱我的人,好好在身边,那就足够了。”

    ==||||

    登报,登电视,登东方明珠,这的确很像天佑大帝的作风,竹小桃想,然后看到林妍儿悠闲的表情,便鼓起勇气问她:

    ——“你……真的爱他吗?”

    1138-9999正文完

    1138

    “不知道。”林妍儿轻轻摇头,却又笑了,“也许,他真的能给我幸福呢。”

    “咳,他……”

    “虽然他长的不好看,但是他待我很好啊,几天前在新闻里看到我之后,就连夜跑来追求我,结果父亲就很满意他,夸他懂事有礼,年纪轻轻就有自己的产业,你看啊,他一个电话就叫来这么多车子,真是太风光了,我除了去a市那次,还真没见过这么多车子。”

    “……”

    “据他说呀,都是什么什么牌子的名车,呵,我一个都没有听说过,好像真的孤陋寡闻了呢,可是他一点都不嫌我土,一个个讲给我听,还说以后我想要什么车,就给我买什么车,其实他不知道,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什么叫名车,不过他有这份心,已经足够啦!”

    “……”

    “他还说结婚以后就带我和爸爸去全国旅游,再去外国旅游,呵呵,爸爸说,他肯定是我们林家不错的继承人,而且我年纪也大了,所以爸爸就把亲事这么就定下来了……”

    林妍儿幸福地说着,竹小桃却听得目瞪口呆。

    这是她见过的最天真最纯洁也最闪电的一场爱恋。

    “那许墨远呢?”她不由地脱口而出。

    1139

    在别人最幸福的时候却提起最伤心的事,竹小桃话一出口,顿时后悔,敲了敲自己的猪脑子,一脸傻笑。

    谁料林妍儿却说得云淡风轻。

    “他走了。”

    她说。

    “这就是他以前的房间,住了二十八年,终于走了,呵,走了也好,我很早就觉得,他的心怀,不该局束在这块小地方的……你知道吗,小桃子,”林妍儿忽然认真地看着她,“很小的时候,他和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有一棵树,树长在小溪边,枝桠长的特别繁茂,枝头上停着一只小鸟,它看到了小溪里的鱼儿,就天天和鱼儿说话。”

    “后来呢?”

    “后来,鱼儿爱上了小鸟,它们就一直说话,游戏,春天很快过去,夏天也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小鸟为了和鱼儿玩耍,拒绝了和同伴一起飞到南方去过冬,后来冬天也过去了,小鸟就这样死了。”

    “笨小鸟,它可以去过冬,明年再回来嘛!”竹小桃吐吐舌头,心里却不由地有些难受。

    “也许是鱼儿的盛情难却吧……”林妍儿倚在窗口,望着窗下波光闪烁的小河出神,那些隐隐的水光映上她的脸庞,在斑斓的阳光下,恍若隔世。

    “不过现在,没有了鱼儿的束缚,小鸟终于可以飞回自己的天空了吧……”林妍儿怔怔地笑着,“枝头,小溪,终究不是小鸟停留的地方,小鸟的故乡,是天空啊……”

    1140

    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流了下来,竹小桃咬着嘴唇,抹了把自己的脸,明明是一个童话故事,为什么自己却听着哭了?

    “妍儿姐姐,那你知道他现在去哪里了吗?”竹小桃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已经离开这个镇子了吧,”林妍儿指着桌子上的一台电脑,“除了几件衣服,他什么都没有带走。”

    那么记忆呢?你有没有带走?

    还有那些流光璀璨的年华,亘古绵长的思念,戛然而止的故事,无数的人无数次回首的青春,千百代人将要续写的传奇,究竟是你忘了带走他们,还是他们忘了带走你?

    还是这一场楼阁烟云,镜花水月,永远都关进了那两扇大门后,再也无人提起。

    1141

    告别了林家,竹小桃漫无目的地走在青石砖铺就的冗长的巷子里。

    冗长得,像是人的一生,沿着这或明亮,或阴暗,或潮湿的路一直曲折地走下去,永远不知下一个交汇点会在何处。

    不知走了多久,竹小桃又绕回廊街的外头。

    远远地,她看到桥上有个人站着。

    依然是那样坚忍的背影,有树上的叶子落下,落在他的肩头,又一转,飘到了石栏下的水中,蜷曲的树叶如撑起的小船,载着一些什么,顺着水流,驶向遥远的大海。

    也许他和她,终究是小溪和天空的距离。

    他是飞鸟,终究眷恋着天空。

    她是鱼儿,终究离不开河水。

    或许在一个久远的刹那,飞鸟和鱼儿曾在岸边嬉戏,青梅竹马两相依,而各自坚持的人生,却终究背道而驰。

    竹小桃忽然明白了,他一直没有和她解释的原因。

    1142

    “今天妍儿订婚了。”她刚走过去,和他并肩站着,看河水悠悠,两人都不说话良久,他才轻声地说。

    “嗯。”竹小桃喉咙有些梗咽。

    “真好。”他却笑着。

    “……嗯。”

    “真的很好,”他说,“是我不该耽误她的,她有她的人生,就像你也有你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人生的轨迹,千万不要为别人而改变。”

    “可是天佑大帝那家伙……”

    “虽然他前科累累,不过我觉得,他这次是真心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眼眸中万年寒冷的墨色,忽然就漾开了一片温情,许墨远微笑着,“打败我,不如抢走我爱的人,他这个家伙,一定是这样想的。”

    “……”

    “所以,他会给妍儿幸福的。”

    “……嗯。”

    1143

    许墨远现在住在清河镇西北方的一个清云观里。

    说是道观,其实也败落了许多年,除了一个老道士打理着整个道观,倒像是一个正常人家的居所。

    由于清河镇并没有开放旅游业,所以这里的香火,也是寥寥无几。

    一个比清河镇,更加被时间遗忘的场所。

    竹小桃踏进清云观的后院,顿觉得自己仿佛穿越到了几个世纪前的时候。

    1144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我祖父当年和观里的老道士有交情,所以现在后院的两间房子,他就让给了我住。”

    在竹小桃的强烈要求下,许墨远就带着她来到自己的新住所参观。

    一间书房,一间卧室。

    墙壁斑驳,屋子很旧,却打扫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大神,您知道民间有什么治疗哮喘的秘方么?”竹小桃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许墨远稍一思索,便说:“治哮喘,我听过几个民间的方子,你往这里走……”

    在书房里,他铺开笔墨纸砚,为某个路痴,画了一张详细的路线图。

    “叫他吴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