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龙都国际娱乐 小鸡快跑 小鸡快跑_分节阅读_7

小鸡快跑_分节阅读_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小鸡快跑| 作者:付壮壮|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
    最后终于坚定的走出房门,凤凰的儿子分界线小鸡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摸摸有些迷糊看不清的眼睛,小鸡呻吟着起床了。

    “呜~好饿啊~”

    经过了昨晚上的折磨,本来就已经是饥肠辘辘的小鸡现在更是饿得前胸贴到了后背,感觉肥嘟嘟的肚子都变得扁平苗条了。

    揉揉眼,面前终于光亮了。

    但是看着眼前的一幕,小鸡有种还在做梦的感觉。

    摸摸眼睛,小鸡再看了一眼。

    然后,倒下,拉开被子,继续睡过去。

    一边还碎碎念,“做梦,我一定是做梦。怎么可能舅舅舅母会出现在我面前呢。而且还是那个传说中已经被奏多先x后杀的熙月一同出现在自己面前呢?肯定是做梦,绝对是在做梦……”

    小鸡这样自我安慰着,被子一掩盖,大眼一闭,就是要重新沉入梦乡。

    旁边的胳膊被一阵粗鲁的力量拉起来,然后是舅母那张百年不变的僵尸脸出现在小鸡面前。

    “鬼啊……”小鸡现在不知道是更加敏感了,还是更加脆弱了,一点惊吓都会让她惊叫出声。

    还别说是一脸杀意的舅母了。

    “死丫头,你叫谁?”舅母妆容精致的脸上有一丝狰狞,说着长长的利爪就要来抓小鸡的头发。

    “芳芳,别,她怀了宝宝了。”旁边,舅舅温文尔雅的声音焦急的想起了。

    与舅舅的声音同时动作的是那个变态医生熙月,抓着舅母,丝毫也不顾是一个年长的女性,经不起摔的,就是一个狠狠的往墙上一扔。

    一边,还面色不善的警告道:“我告诉你,她是我的实验小白鼠,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杀了你。”

    “你……”舅母那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女人怎么经得起这种不礼貌的对待,眼睛喷火,就是一个猛的向前,就要扑上来报仇。

    舅舅急忙抓住暴动的舅母,小心翼翼的安慰着,“芳芳,别,别这样……别……”

    不知道是不是舅舅作为男人的力量终归是要大一些还是舅母只是一只纸老虎,只是说说而已,很快的,两人安静了。

    尽管舅母还是一脸不善,尽管久久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这下,如果小鸡还以为这是梦的话,那么就真的是梦醒时分了。

    看着面前一脸狂热的熙月,小鸡实在不想问那么傻的问题。

    你不是说被先x后杀了么,怎么又在这里出现了?

    不过,这个时候,就是上天再借小鸡五百个胆,小鸡也不该这么自取灭亡的把这句话问出。

    她现在是妈妈了,又不是迷途少女,想要自杀再去惹这个看起来不善的男人。

    抿抿唇,小鸡看了眼周围的建筑摆设。

    很平庸简单的一个房子,不知道是哪里,但是唯一肯定的绝对不是凤凰所说的那个安全性高,舒适性好,最适合下蛋的窝。

    怎么会在这儿?

    凤凰出什么事情了么?

    小鸡很是疑惑的摸摸鼻子,努力的漠视面前那个一脸疯狂的熙月。

    “你抓我来干什么?”

    话一完,小鸡顿时感觉自己智商又退化了,居然问了这么一个傻子问题。

    不要说刚刚熙月说了自己是他的实验对象,依着以前熙月的前科,那么迷恋的表情,就知道熙月根本就没有对半兽人族死心。

    不过,尽管小鸡问了一个傻问题,但是熙月好像是有耐心的回答了小鸡这个傻问题。

    “小鸡,别怕,我只是想从生命开始的时候慢慢的研究半兽人。”

    果不然,小鸡脸一黑,这个熙月还是死性不改,居然把主意打到她的宝宝身上。

    早知道,那个该死的奏多怎么不把他一次性灭绝掉,还要让他在她面前嚣张,拿着手术刀,好像要来解剖她的肚子一般。

    解剖?

    小鸡脑海中蓦地浮现起,一个血淋淋的小宝宝从她的鸡肚子里被取出来,然后被熙月大笑的甩到旁边的试验台上。

    一个手起刀落,肠子肚子烂了一地。

    汗……小鸡这么一想,是忍不住抱了抱自己的肚子。

    熙月好像是看出了小鸡心中担心害怕的事情一般,停了那疯狂的眼神,正色道:“这个你放心,那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么舍得一下子就弄死呢?”

    熙月不说还好,一说,小鸡抖得更加厉害。

    他不舍得一下弄死,因为他要慢慢的把她的宝宝折磨到死。

    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还不如早点死掉得好。

    小鸡泪流满面。

    就在小鸡暗自感叹肚子的宝宝命运多舛的时候,旁边的舅妈开始不爽的发话了。

    “真不知道小姐怎么想的,这种小贱人,早该杀了,还留下来让她生下孽种干什么?”

    小鸡的注意力马上被这个小姐,小贱人的赐予吸引过去了。

    按照舅妈鄙夷她的样子,那个小贱人无疑就是代指她了,可是那个小姐,又是何方神圣?

    心中有个念头想起,但是小鸡甩甩头,努力地把这个念头闪过。

    凤凰怎么可能是这个小姐呢,母亲怎么会叫自己的女儿小姐呢?

    所以,绝对不是凤凰的。

    小鸡这样自我安慰着,一边问出自己的疑惑,“你们到底是怎么抓到我的?”

    话完,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因为,我。”

    第一百一十章:装傻的笨蛋

    要说人生肯定不是笨蛋。

    就算是反应迟缓,一时半刻不明白有些事情,但是这不代表她就是弱智。

    完全没大脑。

    就像现在的小鸡,头都不敢回。

    要说,这么多年,他不是笨蛋,她会不知道凤皇并不是那么待见她这个事实么?

    怎么不知道,就算不知道每次禽兽豺在场的时候凤凰都是压抑着强颜欢笑的原因,也不知道自已那次在半夜遇险的幕后主使者是谁,但是现在呢,她能不知道把她骗到这里,推到危险边缘的幕后人是谁么?

    小鸡不是笨蛋,鸡脑也是脑啊。

    要说,她这种人,一生都是小心翼翼,看着别人颜色过活着的,就算某些没心没肺,但是不代表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凤凰不是表面的那么喜欢她。

    她知道,是的,她一直知道。

    就像她心中悄悄的嫉妒着作为公主的凤凰一样。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但是,小鸡却是清楚,自已很是珍惜这个算是唯一的亲人。

    或许,有些虚情假意,或许,真的有些当面温柔背面一刀的感觉。

    但是,小鸡真心实意的喜欢这个表姐。

    这个一开始,就给她温暖一笑的女孩子。

    这一刻,小鸡不敢回头。

    因为,她害怕一回头,所有她一直忽视一直想漠视的东西,都会浮出水面。

    那明明都是自已不愿意承受,不愿意看见,不愿意接受的……

    为什么不在此逃避呢?

    所以,小鸡低头了,任由那个说话声慢慢的靠近,却是没有勇气抬头看那人一眼。

    好像,来人也已经清楚小鸡的想法一般,故意走到小鸡面前,停了下来。

    “怎么,害怕见到我么?还是说……”声音顿了一秒,“你还以为你真的就是我的好妹妹,是不是啊,小鸡妹妹……”

    看样子,事情走到今时今日,是再也无法逃避了。

    小鸡无可奈何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面前那美丽高挑的女人一眼,终于是低低唤出声一个名字。

    “凤皇。”

    是的,是凤皇。

    这么多年,小鸡不相信凤皇就真的不知道自已和禽兽豺之间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她的眼皮底下。

    小鸡也不相信,凤皇能有这么大的容忍力和宽容心,尤其是未婚夫和妹妹双向背叛的时候。

    小鸡无数此怀疑凤皇,但是却是无数次安稳自已,或许只是自已太小人了,凤皇那么娇憨的一个人,或许看不到这些小的方面。

    但是……

    呵呵……

    那明明都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自已都骗不了的,怎么去骗别人。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是真真正正的傻瓜呢。

    只有装傻的笨蛋。

    可是,为什么,现在要逼她……

    就连装傻的机会都不给她……

    非要让她努力维持这么多年的亲情就这么断掉么?

    小鸡苦笑,心中一片酸涩。

    两个曾经好像是好姐妹的女人互相打量着对方,互相揣摩着对方,一时间,倒是没有人说话。

    沉默一片后,是那一直很冷漠很艳丽的舅母开口了。

    “小姐?”小鸡好像从恍然中回过神来,抬眼看了那一眼怒容的舅母,又是看了凤皇一眼:“什么小姐?”

    事到如今,小鸡却还是有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好像看出了小鸡的疑惑,凤皇在小鸡面前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淡淡的解惑道:“不用这么疑惑的眼神望着我,我今天会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你的。”

    回头看了一眼那对夫妻,凤凰淡漠的说道:“如你所见,你的舅舅舅母,名义是我的父母,但是实质上却是照顾我长大的仆人。或者这么来说吧,他们是猎人家族的守护者……”

    凤凰语气淡漠,看着舅舅舅母的眼神飘忽迷离,丝毫没有以前小鸡看的那样宠溺亲热样。

    这让小鸡更加疑惑了,这种感觉,好像一直蒙在鼓里的人不是凤凰,而是她。

    心中一个念头闪过,小鸡蓦地抬头:“你早就知道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了?”

    那晚,舅母的生日宴会上,小鸡在禽兽豺的引导下,看到了淫啊秽的一幕,同时也知道了舅母舅舅早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奸情。

    那么,按照这种仆人的说法,身为小姐,身为主人的凤凰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呢?

    就好像小鸡潜意识也知道凤皇知晓这个事情一般?

    果然不出小鸡所料,凤凰无所谓的点点头:“知道,一直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

    “那……”小鸡看着凤凰,突然说不出口了。

    凤凰却是很无所谓的接过小鸡的话头:“你是说为什么我不揭穿你们,为什么要放任你们两个在我眼皮底下搞破鞋一直搞了这么多年么?”

    或许,凤凰还是对禽兽豺有感情的,不然话中也不会带着杀气和狰狞。

    小鸡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却是一语中的:“你是不甘心么?你想用这种隐忍的方式抢回他?”

    “呵呵……他本来就是我的,何来抢回之说。”凤凰红唇一扬,大笑出声。

    但是,很快的,凤凰的大笑声在看见小鸡怜悯的眼神后,顿住了,眼神一眯,脸色迅速变得狰狞起来,“你这是什么表情,可怜我么?”

    小鸡摇头,一瞬间,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凤凰……姐……是他不好,是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这话,让凤凰生生的顿住了,好半天才是大笑出声,“你以为你现在示弱我就会原谅你么?你以为我还会是你那个好姐姐么?你想得美……”

    “哈哈哈哈哈……”凤凰边说着,又是疯狂大笑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又多高兴见到你,我从小一直一个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和我一起玩,一起疯,但是呢……”

    凤凰白净的脸蛋开始留下眼泪:“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是你?明明你就是我的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不听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此刻,凤凰的冷漠表情已经是尽数的崩溃,变得狰狞恐怖,一双手抓过来,就是要来卡出小鸡的脖颈。

    “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第一百十一章子弹啊,其实你是一个大乌龙(正文完结)

    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小鸡和周围的一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大家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小鸡白嫩的脖颈已经是被凤凰死死的抓住,并且喘不过气来了。

    最先动作的是旁边一直疯狂的熙月,小鸡是他实验的小白鼠,肚子里怀着可能是半兽人的宝宝,他的伟大实验才开始,怎么可能放任凤凰伤害她。

    但是,舅妈这个时候已经注意到了煕月的动作,身子一挡,就是阻止了煕月的动作。

    对她来说,终于是她的大小姐下定决心去除败类贱人的时候,这种伟大一刻,怎么能放任别人破坏。

    而这边被死死卡着脖子的小鸡,脸蛋涨得通红,眼泪已经是忍不住再次倾斜而出。

    “呜……放手……放手……疯狂……”

    小鸡低低地呻吟着,软软地求着,但是面前的凤凰却好像是陷入疯狂一般,杏眼迷茫,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一双手惯性地用力,惯性地想把面前这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女人消灭掉。

    生死一线间,小鸡地肚子又是咕咕地动了动,这给了小鸡无限的力量和勇气,伸手一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是重重地推开身上压着的凤凰。

    但是……

    事实上,命运就是这么忐忑,这么神奇,这么……乌龙。

    就在小鸡推开凤凰的那一霎那,一颗子弹破窗而入,正好打在小鸡美丽,还因为怀孕愈发的丰满的酥胸上。

    顿时,一股疼痛蔓延,小鸡忍不住泪流满面。

    不带这样的,上帝啊,你太后爸了!

    给我开了一扇窗,但是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窗下却是万丈深渊呢?

    小鸡泪眼朦胧,胸前蔓延着疼痛,身子一软,就是往地下倒去。

    凤凰已经被这一幕吓傻了,看着那小弱鸡胸口潺潺地流着血,一副离大去之日不远的虚弱样子,凤凰突然心生恐慌。

    好像什么在她心底渐渐地升起,但是又要马上地离去了……

    凤凰现在先是愣了一秒,最好还是煕月大吼一声,甩开舅妈飞速地扑了上来。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抱到床上来。”

    这时候,旁边呆愣的舅舅和凤凰才是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把小鸡往床上抬。

    煕月一个手起刀落,就是挑开小鸡胸前血液潺潺的衣服,然后看了一眼那血红的伤口后,面无表情地开始骂脏话。

    “草,这是什么子弹,肉都没打进。”

    回头看了还在恐慌中的舅舅和凤凰,煕月麻利地替小鸡取出刮着小鸡胸口而过的子弹,上好药,才是松了口气地说道:“没事,只是擦伤而已。”

    凤凰见状,才是卸下了脸上的焦急。

    或许,这个时候,凤凰自己都还没注意到,她潜意识是关心这个拖油瓶妹妹的。

    看着床上苍白一片的小鸡,凤凰娥眉蹙起,再也忍不住大骂道:“你是蠢材么,你都是一个要当母亲的人,还敢替我挡子弹,不想活了……”

    这样说着,凤凰又是回头,却是吩咐旁边的舅舅和舅母,“去周围看看,看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么?”居然敢明目张胆地玩子弹,看来也不是什么善类……

    床上的小鸡这个时候又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了。

    她哪里是要替凤凰挡子弹,只是刚刚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才是把凤凰推开。

    而且,她明明都是为了自己要呼吸,才猛地推开凤凰,她哪里是学雷锋做好人呢,她哪里知道好巧不巧那里有一颗子弹破窗而入呢……

    天啊,神啊,你真是太乌龙了。

    小鸡泪眼模糊,抬眼看着凤凰一张苍白的脸,心中顿时一滞。

    或许这样,让凤凰误会了也好。

    从刚刚凤凰手忙脚乱的慌乱样子来看,凤凰也不是那么像想象地那么讨厌她啊。

    这样一想,小鸡小巧的红唇,不由得轻轻一扬。

    但是,下一秒,小鸡又是皱紧眉头,大哭出声。

    “哇……肚子好疼……我的肚子好疼……”

    这让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凤凰又开始变得手足无措了,扶着小鸡就是往煕月一看,着急地开口,“怎么了?她怎么了?不是没有受什么大的伤么?”

    煕月拉开小鸡的裙子一看,脸色开始变得凝重了,“有小产出血的迹象,要送医院。”

    “呜……哇……啊”可是,两人还没把小鸡往医院送的时候,小鸡又是脸色苍白的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

    “好疼啊,阿虎……哇……好疼……”

    这下,煕月的手也开始颤抖了,望着凤凰一脸的焦急,“怎么办,没时间送医院了。”

    凤凰也是大怒,揪着煕月的衣领,就开始喊话,“你不是医生么,怎么救不了她……”

    “啊……”凤凰的话还没吼完,就听床上的小鸡又是一声撕心裂肺地大叫,“疼啊……凤凰……我好疼……”

    “怎么办?怎么办?”凤凰现在是急得教都跳起来了,怎么孕妇这么麻烦。

    煕月脑中灵光一闪,“把那个秘药给她吃下,看可以救她不?”

    凤凰这才是反应过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拿出一颗润白的药丸,往小鸡嘴巴里塞去。

    同时,抢过煕月手上的手术刀,就是往自己手腕上一割,滴着血,就往小鸡嘴巴里送去。

    “其实,用水就可以的……”

    煕月好像不能看这么血腥的一幕,忍不住咽咽嗓子,小心翼翼地对凤凰建议道。

    凤凰没好气地白了眼煕月,才是淡淡地解释道:“这个药,只能我的血可以溶解。”

    “……”

    “收起你想要把它讨出来研究的念头,否则我打爆你的蛋蛋,让你永远变受受。”

    “……”

    不知道是不是凤凰的药见了效,床上小鸡的呻吟声弱了下来,下身也不再淌血了。

    凤凰舒了一口气,才是拿着被单把床上疲倦的小鸡遮好。

    小鸡吞了药,好像已经彻底的稳定下来了,现在头一侧,居然是睡过去了。

    这个时候,煕月突然一声浅笑,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戏都完了,出来吧,你们。”

    说完,就是一只黑豹子驾着骄傲的步伐走了进来,然后后面跟着三个俊朗挺拔的男人。

    看到这个阵仗,凤凰瞬间明白了下来。

    “你们合伙骗我?”见到面前得意洋洋的三人一兽,凤凰突然大笑起来,“难怪我说刚刚小鸡的伤口为什么那么浅呢,原来是苦肉计啊……哈哈哈哈……为了她,你们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不能这么说……”煕月淡淡地上前解释道:“别怀疑小鸡的决心,那颗子弹确实是送给你的。本来想趁着你受伤的时候,我在伤口动点手脚,然后逼你交出解药的,但是没想到啊……”

    煕月看了一眼床上的小鸡,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没想到那个关头,她却是把你推开了……哎……”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凤凰摇摇头,冷笑,但是眼睛却是不由自主地扫向了床上昏沉一片的小鸡。

    “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解药到手了。”一旁的冷面虎倒是不理会这么多,只是看着小鸡,得意洋洋地说道。

    “呵呵……”这时候,凤凰又是爆发出一声笑声,“谁告诉你们,那解药只服用一次的?”

    “你……”难道还有分次服用的说法,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见到几个男人齐齐变了脸色,凤凰又是得意大笑,“怎么样,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告诉你们,这药如果不吃三次,根本没作用,还会增加生产时候血崩的机会……”

    “干!”正太豹终于忍不住了,“大哥,我早就说把她抓来,严刑逼供一番不就好了,偏偏要这么玩,这下怎么办?”

    禽兽豺抿着唇,好像正在考虑这个方法的可行度的时候,床上原本已经是昏沉的小鸡开始呓语不断了。

    “凤凰……姐……不要他……他不配你……你……你那么好……”

    顿时,凤凰刚刚还嚣张的气焰弱了下来,呐呐自语,“这就是你眼中的我么?就算是我设计你差点被人强暴,你还是认为我最好么?”

    凤凰摇摇头,甩掉眼角的眼泪。

    看了眼床上还在呓语不断的小鸡,凤凰解下脖颈间的蓝宝石项链,轻轻说道:“算了,不重要了,我也累了……给你,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

    “妹妹。”

    说完,再不看小鸡一眼,就是抬步走出门外。

    “告诉你们,要是敢欺负她,我饶不了你们!”

    狠狠地扔下一句,凤凰抹干眼泪,就是踏出门外。

    鸟语花香,外面,一片阳光明媚。

    迎着阳光,凤凰红唇一扬,笑颜如花。

    只是,那白净的脸上,还是滑下一丝泪痕。

    人生就是这样,努力了一切,不顾了所有,为了一个目标过活了一生,以致到了最后我们已经不知道我们当时存在的初衷了。

    爱或是不爱,当到最后,又有谁真的分的清楚呢。

    第一百一十二章:凤凰番外——我只是太骄傲

    我是凤凰。

    是那个传说中已经消失了几百年的猎人家族的现任继承者。

    其实,我很讨厌这个头衔。

    很多时候,我宁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过着普通平凡的生活,不是猎人集团的大小姐,甚至都不是百鸟集团的大小姐。

    但是,事实证明,命运是不可逆转的。

    就像我从头到尾都是猎人集团的大小姐,和他们半兽人族有着解不开的仇怨。

    这么多年,我一直跟着作为忠仆的夫妻两人长大。

    我早已经忘记了我亲生父母长什么样子。

    据爷爷留下的视频中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年我们研究出来药滥杀了半兽人族,以至于得到了那个高贵聪明的种族的诅咒,猎人家族一直都是人丁稀少,基本上上代人在生下本代继承人之后,就会死去。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诅咒,但是我对什么猎人集团,什么半兽人族真的没有一点兴趣。

    甚至,有的时候是厌恶的。

    为什么,我连做梦的时候都要提防着我自己不小心把半兽人族的事情说出来呢?

    只是因为多年前,我们亏欠了半兽人族么?

    后来,想想,或许真的是亏欠吧。

    因为亏欠,父母在我刚刚出生就给我定了一门婚事。

    那就是半兽人族的老大豺。

    其实,父母也是想清除掉猎人家族当代人活不长的魔咒吧!

    我和那个身体中留有半兽人血液的人类结合在一起,是永远不能有孩子的,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生下孩子就死去的说法。

    而且,他们半兽人族也需要我们猎人家族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药成功地繁殖下一代。

    怎么想,都好像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呢。

    尤其是那个豺少,好像还长得有点姿色。

    我第一次看见那个漂亮得近乎冷漠的男孩是在我十岁的时候,那年,我的生命中同时迎来了两个重要的人物。

    一是我既定的未婚夫半兽人族的老大豺少,一个是她。

    我那对忠仆的小侄女——小鸡。

    听名字都成不了大器的人物。

    虽然这样不以为然地念着这个名字,但是谁也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眼睛黑黝黝的小女孩,有多高兴。

    一直以来,我都是神一样的存在着。

    坐在高高的云端,俯视中天下的世人。

    一方面,我是猎人家族的守护者,我的身份不容许我和其他陌生人接近,另一方面,我是这个城市著名的百鸟集团的大小姐,为了防止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的刻意接近,我从小就是一个人。

    喊着父母的那两个人毫不避讳地表露出对我的忠心和害怕。

    仆人们更是离我远远的

    我唯一的玩伴只有身边的一对玩偶兔子。

    后来,直到有了她。

    尽管我在这个小小的女孩脸上看到了和周围人同样的小心翼翼,同样的不安和害怕,但是,我却是毫不在意。

    或许,只是因为她偶尔流露的一丝对我真心的欢喜和高兴。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小心翼翼地一起长大,避开着我身上携带的秘密和身世,努力地长大了。

    直到那一天,我在门缝中看到了在床上翻腾的两人。

    那一瞬间,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自己装潢华丽公主的房间,我捂着脑袋,想要把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抹杀在脑海。

    但是……

    不行……

    我办不到。

    那肢体缠绕的画面,就好像是在我的脑海中生了根发了芽一般,生命的力量是如此之强大,我怎么也违背不了,清除不了。

    无法忘却的我,第二个反应是愤怒。

    明明就是我的订婚宴,明明就是我的未婚夫,怎么能,怎么能在我的订婚宴上和我的妹妹缠在一起。

    那一刻,我是愤怒的。

    只是,当时的我以为我愤怒的是自己一直当成妹妹的女人抢走了我的丈夫,直到后来,当一切都尘埃落地后,我终于明白。

    当时,我更愤怒的是,那个在我面前一直温文尔雅的未婚夫却用这么那么残忍的方式掠夺了我妹妹的童真,为我们两人之间,又是画上了一道缝隙。

    当时,双向的背叛让我几乎失去理智。

    那一刻,我如同那些不理智的女人,选择了原谅男人的多情,但是我没有原谅女人的孱弱与无力。

    那一刻,我告诉我自己窝讨厌那个叫小鸡的苹果脸女孩。

    我讨厌总是以一种病弱的灰姑娘形象出现,抢走了众人的注意力,我讨厌那个女孩总是一脸无辜地对我笑,背后却是毫无愧疚地爬上了我未婚夫的床。

    我最恨也最难以忘怀的是,当时那个孱弱的女孩在攀上那坚实的肩膀上浮现出的一丝得意。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恍然明白。

    那个女孩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忠心耿耿地对我,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喜欢我。

    我们猎人集团不能容忍背叛,对于背叛者,更是不能原谅。

    所以,我选择了温柔一刀的报复方式。

    我知道,我对她越好,她就越发的愧疚。

    因为,我了解她,她有女孩的虚荣,也有女孩的善良。

    我要她这辈子都要记住,她上的男人她干的男人是我凤凰的男人。

    是她的姐姐凤凰的男人。

    不可否认,我成全这对狗男女的原因,是因为我想看看那个孱弱病鸡最后被抛弃的悲惨下场。

    因为我坚信,我能抓回男人的心,我坚信,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我。

    可是……

    这又怎么样呢?

    我这么处心积虑地弄出这么多来,甚至还用计把她赶出了这个家,可是换来的是什么?

    只有寂寞。

    就像我努力地想抓回那个男人的心,但是那个男人的心从一开始就已经遗落在那个我一直瞧不上眼的孱弱小鸡身上。

    我做了这么多,处了这么多年,又得到了什么?

    只得到男人无情的宣誓。

    “我喜欢她,一直都喜欢她。所以我要和你解除婚约。”

    这么的一个男人,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处心积虑地得到。

    他真的值得我拥有么?

    就像最后那个虚弱的为我挡掉子弹的病弱小鸡,轻声地呓语。

    “凤凰,姐姐,是他,是他永远配不上你。”

    那一刻,我终于泪如雨下。

    我做了那么多坏事,甚至想把她糟蹋了送进美人香,可是她呢,依然那么崇拜我,认为我总是最好的。

    或许,因为她看见我的好,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地嫉妒。

    所以,才会在那个时候流露出一丝虚荣和得意。

    人生中,我总是在追寻远方虚幻的云彩,以至于忘了我脚下其实等待我的是坚实的大地。

    我总是以为我死心塌地地喜欢那个男人,为他可以不顾一切,但是后来,才是恍然明白,这个世界上,爱情并不是生命的全部。

    我还有亲情,我还有她。

    何况,我真的爱他么?

    我不知道……

    就算是曾经爱过,也被这么多年无止无尽的背叛和模式消失殆尽了。

    或许,我只是太骄傲。

    不容许背叛。

    仅此而已。

    番外二鸡女王和她的侍寝男人们

    事实证明,孕妇都是不好伺候的。

    就好像小鸡,明明开始怀孕的一个月,很正常啊,脾气很好,胃口也很好,一切都很好。

    但是,自从吃了凤皇留在蓝宝石中的药后,那个性子叫一个大转变啊。

    简直就只能用彪悍来形容,不,彪悍这个词语不能达到小鸡现在的高度。

    小鸡现在,确切的说,应该是喜怒无常,暴虐无度。

    这让这几只禽兽很有理由怀疑,凤凰临走还奸诈了一把。

    肯定在那个安胎药中放了暴躁丸。

    清晨,小鸡在冷面虎的旁边醒来。

    睁开眼,小鸡鼻子嗅了嗅,然后看了再冷风中竖立的小虎一眼,二话不说,就是张口含了进去。

    这让昨晚忍了一夜都没有射出来的冷面虎一个不注意,就是噼噼啪啪的一声声子弹响,尽数的落在了小鸡小小的喉咙里。

    小鸡吞咽不住,嘴里白浊直往外面滚。

    红润的小唇印着白色的暧昧液体,格外的淫靡不堪。

    冷面虎感觉自已又热了,真相扒开某人的鸡腿就是一个横冲到底。

    但是在看见圆滚滚的肚子的时候,冷面虎停了动作。

    无可奈何的拿来旁边的纸巾给小鸡擦了擦嘴边,然后才是可怜兮兮的往浴室里躲去。

    左手换右手,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不过,这并不是冷面虎一个人有的囧境。

    自从从凤凰那你平安归来后,几只禽兽就是轮流陪着小鸡睡。

    本来熙月吩咐的胎儿三个月不稳定,不能行床事。

    但是,没想到三个月一过,那个小鸡的肥肚子,好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突地冒了出来。

    整个皮球一般。

    让几只担心小鸡身体的人硬是不敢下手。

    每天只能看着小肉鸡越发红嫩的身子无奈的打手枪。

    偏生这个小肉鸡现在胆子和肚子一样,都特别的肥。

    每天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情,都是要来招惹当晚和她睡在一起的男人。

    要知道,本来他们都是重欲的野兽,这么多天不抱老婆,本来就蹩得慌了,偏生这个小鸡还不死心的上来做蹭蹭右摸摸。

    这让每个来时寝的禽兽都是叫苦连天。

    这么甜蜜的折磨,谁受得了啊。

    所以,几个月下来。

    小鸡是被养的红光满面,几只禽兽,包括熙月,都是足足的瘦掉了一圈。

    冷面虎在浴室里终于左手换右手的干完一轮后,才是披着浴巾走了进来。对他来说,今天的折磨才开始。

    果不然,那个一脸无辜的罪魁祸首已经是挑着自已薄薄的睡衣开始呻啊吟了。

    冷面虎感叹一声,果然孕妇的性啊欲都特别强。

    明明都承受不起他,但是还来撩拨他。

    算了,算是甜蜜的负担吧。

    这段时间,冷面虎好事把他一生的气都叹光了。

    走到小鸡身边,脱下小鸡把穿了等于没穿的白色睡裙,任命的开始在小鸡身上点火起来。

    最后,小鸡汁液充沛,终于在冷面虎手中华丽丽的高啊潮了,冷面虎才是咬着牙,接着那充沛的爱啊液,摸着自已的小虎,又来了一次。

    而那个被伺候得舒服爽得始作俑者,已经是累的沉沉入睡,抱着被单,滚回去睡回笼觉了。

    而,我们可怜的冷面虎只能无奈的再次回到浴室,再冲澡。

    然后准备我们孕妇大人的营养早餐。

    这段时间还好,孕妇大人还不像前几个月那样,一会想吃酸的,但是马上的下一秒,又想吃甜的了。

    花样繁复,要求之高,比床上的情事有过之而无不及。

    熬了一锅清香的小米粥,冷面虎又剪了几只蛋,炒了几个小菜。

    做完这一切,冷面虎才是恭恭敬敬的去请示我们的孕妇大人开始用早饭了。

    这个时候,另外几只禽兽也是纷纷起床了。

    见到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