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龙都国际娱乐军事 霸宠甜甜妻 『2012,我们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我们的十八岁霸宠完

『2012,我们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我们的十八岁霸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霸宠甜甜妻| 作者:雪篱笆|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军事
    “迟辰梵,你是世界上最让人讨厌的男生了。”小丫头生气的模样简直可爱死了。

    “彼此彼此,我也觉得这个世界有一个像你这样讨厌的女生就够了。”迟辰梵倒是淡定多了,一边操纵着游戏机闯着关,一边懒懒回了句。

    “熙俊叔叔,我是乖乖小淑女,不可以动手。你帮我扁他扁他扁他。”迟染冉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的同胞兄弟,扯着我的袖子撒着娇道。

    我看着两个幼稚斗气的小家伙,突然想到,夭夭好像还没有见过这对惹人疼的小天使。

    想到夭夭,我的心又是一阵微微的颤动。回头看了眼那灿烂得几乎晕眩了人的眼的向日葵,我扯开大大的笑容,对两个孩子说,走,熙俊叔叔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车子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上,往上。我一直告诉自己,尚熙俊,你不是一个活在过去记忆里的人。当夭夭微笑着躺在我的怀里,离开这个世界的刹那,我就和自己说过,眼泪是藏在心里的。

    我一直都知道,夭夭喜欢我的笑容,她说,她喜欢我的笑,就像喜欢那永远朝着阳光盛开的向日葵。

    高中毕业后虽已很少回到a城生活,但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因为什么事赶回到a城,无论每次回来得是多么的匆忙,我都会让自己腾出一些时间,来到这里,看望这个从未在我生命里消失过的女孩。

    有时,我会静静地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什么话也不说,就静静地坐上一整天。

    有时,我会在月夜星辰满布,来到这里,对着这片星空说,我真的很想念想念她。

    与其说,我来这里看望她。还不如说,我是来这里找寻她的陪伴。

    “熙俊叔叔,我们要去哪儿呀?这山上有人住着吗?”迟染冉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疑惑地问着。

    “下车。熙俊叔叔要带你们见的人就在这里。”我将车子熄了火,对那两个小鬼头说道。随后走到车后座,将那一捧美丽耀眼的向日葵抱出。

    “这里的路不太好走。梵梵,你牵着冉冉的手,小心点。”

    “熙俊叔叔,我才不要他牵我呢!”显然小家伙还为着刚才的事生着气,马上嘟起可爱的小嘴巴,小个子窜到前面走得极快。

    “冉冉,别走这么快,小心看着脚下。”我一边对着小孩子的闹别扭哭笑不得,一面又担心着小丫头走这么快会伤到自己。

    “熙俊叔叔,你也快点啊,不然小染冉可不等你了喔!”迟染冉踮着小脚尖在一块大岩石上,很是开心地灿烂地笑着转脸,冲着下面的熙俊喊道。

    “快下来,站在大岩石上小心跌下来。”我这边话音刚落,担心的事果真立马发生,小丫头也是胆子大,竟直接想着从那块大岩石上跳下来,结果却因为这山地高高低低的不平,就这样崴了脚。

    “呜……”小丫头摔倒在地,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怎么样?冉冉,伤到哪儿了?快让熙俊叔叔看看。”我连忙跑过去,检查着小宝贝的伤势。

    “熙俊叔叔,小冉冉没事,你别担心。小冉冉太没用了,竟然真被熙俊叔叔说中了。”小丫头倒是懂事,明明疼得眼泪星子都出来了,却还漾着甜甜的笑容安慰着人。

    你说说,这样的小丫头,让人不爱都难。

    “你看都怪熙俊叔叔的乌鸦嘴,快让我检查下都伤到哪儿了?”我很是紧张地看着她,这可是我们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平时哪舍得她磕一下碰一下的。

    “你看,嫩嫩的小手都擦破皮了,还说没事。不行,我得马上带你去一趟医院。”我拧起俊眉,百般的心疼。

    “熙俊叔叔,你别这样紧张,小冉冉不怕疼的,破点皮算不了什么的。”小丫头平日里看着娇娇弱弱的,可事实上却坚强得很,的确不是个娇气的主。

    “不过熙俊叔叔,小冉冉可能真的走不快了,因为左脚好像扭到了。”可爱的小脸,露出很是内疚的表情。“不过真的不疼的,所以不要送小冉冉去医院好不好?熙俊叔叔不是说带我们去见一个人吗?刚走到这里就回去多扫兴啊!小冉冉不要做那个罪魁祸首。”

    “傻丫头,你是我们的宝贝,谁舍得来说你半个字。那个人叔叔可以下次带你们来见。现在先乖乖地和叔叔去医院好不好?来,听话。”我蹲下身子,用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对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天使说道。

    “把手给我。”迟辰梵还带尚带着稚气的精致嗓音,响起。

    迟染冉疑惑地看向他,迟疑着要不要把手给他看。

    迟辰梵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索性自己将她的手拉了过来。

    “迟辰梵,你抓我的手干嘛?”迟染冉轻呼出声。

    “梵梵,你是男孩子,这个时候不可以和冉冉闹脾气,她……”我听到冉冉的轻呼声,本也以为梵梵是对她动了粗。况且她的小手还受着伤呢,可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梵梵拉过冉冉的手,竟是……

    那张酷似裂老大的小帅脸,微低着,用着舌头轻舔舐着小冉冉的伤口。

    “迟辰梵,你很不讲卫生啦!”迟染冉想要把自己的手夺回来。他的舌头滑动在自己的掌心,很痒耶!

    “别动!笨蛋,你不知道口水是可以消毒的吗?”迟辰梵酷酷抬了下眼,淡淡说了句,随即又扯过她的另一只手,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

    “可是我的手刚才沾了泥土很脏的啦!”迟染冉一直以为迟辰梵是有严重洁癖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却不在乎了。

    而我站在一旁,竟被这温馨的一幕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阳光暖暖地洒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我仿佛回到了高三那一年,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美食社的小教室里,沙杉嫂子因为练习的缘故不小心切到了手指,而那个时候裂老大也是不顾一切地直接用嘴去吮.吸她指尖的伤口。

    那一幕,渐渐地与眼前的这一幕,重叠,重叠……

    两个孩子果然是裂和沙杉嫂子的骨肉,竟连这样的处理方式都同出一辙。心头,不由地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无法去形容,也亦无法用言语去表达。

    “脚怎么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