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龙都国际娱乐军事 丑女为后 大结局 入我景中来

大结局 入我景中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丑女为后| 作者:容意|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军事
    “娘娘,您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夜薇看着沐怜心的神色有些担心,她之前是在幽王府伺候的婢女,熟知景容止对娉婷的痴迷宠爱,若沐怜心与娉婷对上,绝无胜算。

    沐怜心冷哼了一声没有做声:爱上景容止并奢求能够得到等同的回报,这已经是她今生做过最为愚蠢的傻事,她还会做出比这更傻的事情来吗?

    “随本宫回去早早歇着吧,明日还有好戏要看。”沐怜心说完转身就走,夜薇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些胆怯地看着她的背影。

    用过晚膳之后,娉婷屏退了左右宫人,将景容止拉到一旁的软榻上:“躺下,闭上眼睛。”

    景容止看了她一眼,却也没有询问,依她所言躺了下来,缓缓合起狭长的凤眸。随后便感觉到温软的肌肤触及头的两侧,娉婷纤细的手指按捏着穴位,淡淡的话语声从头顶传来:“虽说要为国事操劳,但是也要保重身子。”

    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就当是为了我…

    “明日早朝…”顿了片刻,娉婷还是提及了此事,她是百官和百姓心中已经“过世”的皇后,现在忽然又好端端地出现了,而且立刻便恢复了执掌后宫的权力,在朝堂和百姓这里总是不好交代。百里长空与拂晓能够获知此事,想必其他人也很快就陆续都会知道,景容止明日早朝必定不会太过轻松。

    景容止伸出手来摸索着攥住她的手指,捏了捏让她宽心:“你且宽心,凡事自有我在。”您啊哼宠别。

    娉婷心中涌起一阵感动,她与他暌违三年有余,他待她却一如当初,甚至比起当初还要温柔体贴地多。也许在旁人眼里,景容止是寒潭冷涧,凛然自威。但是在她娉婷的眼中,他却是一如初遇时般清凉宜人,就像他的体温,初觉得凉凉的,靠的近了方知温暖。

    俯下身子靠在他的胸膛上,娉婷贴着他的胸口问出了一直盘旋在心中的问题:“景容止,你…为何从不问我这三年…”

    景容止抬起手来,摸索着解下她的发髻,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没有吭声。

    “身为一国之母,却无缘无故流落民间三年,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罢。若是被旁人问起…”娉婷始终对此怀有忧心,她平生最怕成为他的负累。

    头顶被人轻轻拍了拍,娉婷抬起头来将下颌搁在景容止的胸口,撞进他深邃漆黑的凤眸中,听到他清寒的语气慢慢地说。

    他说:“娉婷,其实你大可不必在意旁人如何看你。我曾对你说过,若是你心悦于我,甘愿与我结发今生携手与共,那我便定当舍命以陪。在我景容止眼中,你始终是我的结发妻子,我最心爱也是唯一心爱的女子,如此而已。”

    你始终是我的结发妻子,我最心爱也是唯一心爱的女子,如此而已。

    娉婷支着景容止的胸膛,抿了抿唇,然后吃吃地笑出声来,声音清脆地就像回到了十七岁的时候:“景容止,暌违三年,你越发会言语了。”

    景容止微笑地闭上眼睛,胸口传来娉婷笑意牵起的微微震动,耳边是她悦耳的笑声。这些话原本不算什么,他还有更多的话,想要说与她听。

    穿过宫殿的晚风徐徐,轻轻吹拂着悬挂在宫室里的环佩,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响,景容止清雅的声音飘荡在里面。

    “娉婷,我一直很想你对说,在初初相遇的时候很对不住你。尤其是我刚刚恢复幽王身份的时候,只顾着报仇心切,伤害了你,辜负了你。我一直很遗憾,没能在你痛失所爱,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你呵护与庇佑,反而是纠缠于你到底爱着什么样的我。我更遗憾没能在朔夜的一系列阴谋中全然庇佑你,让你陷身于逐鹿,度过了惶惶不可终日的三年。所以在重逢相聚之后的每一日,我是那么热切地想要将全部的宠爱补偿给你,圆满属于你,也属于我的爱情。”

    娉婷趴在景容止的心口,将这些他平日从不轻易说出口的话,和着他的心跳声一起来听。

    “一开始我就发觉你很聪慧,一点即透,就像一颗冰凉清澈的水晶一般。诗词音律玄机医术你都学得很快,尤其是在医术一途,你的悟性远远超乎我的预料。你总是很冷静很通透,遇事能够自有主张。其实,我偶尔会想,之后你遇到的种种,是不是都是我当初在静园一手教导所致。如果你不曾这般伶俐聪慧,也许你就安然地生活,不必受这许多的苦楚折磨。但是我却又被这样光彩夺目的你所深深>吸>引,无法自拔。同时,我也感激着这些磨难,它们让我知晓我自己的心意,也知晓了你的心意…所以你我之间,从来不曾有负累,你给予我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

    情话绵绵,喁喁诉说,娉婷闭着一双剪水秋眸趴在景容止的胸口,听着他从不轻易说出口的话,挽着唇角安然睡去。

    从此之后,她大约再也不会怕了。

    翌日清晨,大内总管海宁来凤临殿来提醒景容止早朝的时候,景容止还拥着娉婷在软榻上安睡,海宁不敢造次,倒是景容止缓缓睁开了凤眸。

    低头看了一眼趴在他胸口的娉婷,看来是昨夜说着话便都睡了过去,宫人不敢擅自惊扰,就这么在软榻上睡了一夜。

    抱起娉婷来将她安置回偏殿的床榻上,景容止俯身在她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这才回养心暖阁更衣上朝。只是他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凤临殿外便有人求见。

    “谁啊?”娉婷眨了眨睡眼,听得宫人回报是青鸾殿的大宫女夜薇。

    朦胧的睡意登时便消解了大半儿,该来的总归是要来,她当日在幽王府便觉察出沐怜心对景容止情根深种,如今她已贵为皇贵妃,似乎不可同日而语了。

    遣了人去将夜薇带了进来,娉婷靠在床榻上打量着她,模样也算得上清秀,好似在哪里见过:“抬起头来,本宫似乎在幽王府中见过你。”

    夜薇依她所言恭敬地抬了一下头,又急急忙忙地低了下去:“回皇后娘娘,您之前在幽王府的时候,奴婢曾经在幽王府伺候。”

    娉婷“哦”了一声,又道:“不知你前来求见本宫所为何事?”原本以为这宫女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