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射雕之狂风快剑| 作者:猫眼镜| 类别:龙都国际娱乐军事
    时光匆匆,光阴如箭,一晃已是七年后。

    七年的时间,中原的格局,无论是国家还是江湖,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换。

    金国的气数似乎已尽,自从七年前的南征一败涂地后,再也无力维持军事。

    这七年间大部分财力都投入到与北方蒙古人的战事中,而国内义军起义更是连绵不断,光是镇压国内的起义,就已经让完颜守绪焦头烂额,对西夏和南宋无力再战,不得不委曲求全,以求安保,国力是越发衰颓。

    反观西夏和南宋,则是一副铮铮向荣的局面。

    夏人占据临洮后,勤修政事,引进灌溉技术和粮食种子,鼓励农垦和畜牧,休养生息,又在兰州设集,大兴商贸,兰州渐渐成为东西方,各族贸易的集散地,越发的繁荣。

    随后,西夏更是派遣长公主李依琪前往大宋都城,与宋主议和,商谈结盟之事,本来宋室朝堂对夏人还颇有忌惮,毕竟大宋与西夏虽然不是生死大敌,但西夏立国两百年来,双方是战多和少。

    不过当灵川公主拿出希夷老祖的亲笔手谕后,宋室朝堂中,上至君王赵竑,下至六部侍郎一齐目瞪口呆。

    良久,赵竑才消化了这惊世骇俗的讯息,结结巴巴的问道:“希夷先生,今何在?”

    “举霞飞升。”灵川公主认真的答道,这无疑又让宋室皇帝和朝臣再次瞠目结舌。

    于是大宋与西夏的联盟就这样建立起来,包括攻守协定,取消贸易壁垒,互通有无等等。战事初平,两国国力也在缓缓提升。

    政局平定,但江湖上却不太平。

    华山论剑后的第二个年头,全真教、丐帮、少林寺、铁掌帮、桃花岛以及五毒教改头换面的拜月教六大门派牵头,江湖各大小帮派、势力参与的武林盟正式成立。

    武林盟并不统治江湖,而是协调江湖各方势力,排解纷争、仇怨,定期举办武林大会,促进武学、门派之间的交流,取长补短,共同发展。

    由六大门派的精英组成的武林执法队专门缉拿、?拿、惩戒为祸江湖的势力,以及无法无天的大盗、匪徒。

    武林执法队成立后的数年,湖南的白莲社、流窜至昆仑光明顶的摩尼教、长乐帮等为祸江湖的黑恶势力被捣毁,什么兰州七霸、川东大盗等巨匪、大盗更是尽数伏诛。

    武林盟成立数年,江湖上由于武学秘籍争夺、武人斗狠导致的纷争、仇杀事件越来越少。

    但武林并没有就此沉沦,相反,由于有了各大门派共同资助,组织的武林大会,武学的交流更胜从前!

    ‘翠羽黄衫’‘赤练仙子’‘银钩铁画’‘八臂神剑’等一批批武林新秀在武林大会中崭露头角,从此鱼跃龙门,名扬江湖,收获名利与爱情。

    这些少年成名的例子,激励着无数怀揣着热血江湖梦想的后进之辈前仆后继,不断为武林注入新鲜血脉。

    由于各地帮派的推动,民间习武热情高涨,各地的武馆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刀、剑、拳脚,各种武术流派层出不求,武学达到了一个空前盛况。

    武林帮派的发展如雨后春雷,势头澎湃,起初让大宋朝堂坐立不安,但当裘千仞、郭靖、马钰等人进宫面圣后,大宋朝堂最终默许了武林盟的发展。

    这也是双方妥协之举,民间习武之风盛行,根本无法禁止,套用裘千仞高深莫测的一句话,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武林帮派不仅有超绝的实力,又各自掌控了庞大的势力,并且与朝廷没有冲突,不会威胁赵宋的基业。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武林盟既然消灭不掉,不如善加诱导,为我所用?”在礼部任职的郎中的‘白衣秀士’马文才提议道。

    “也只能这样了。”赵竑无奈道。

    武林盟开始与朝廷有了有限的合作。由朝廷推动,各地帮派凡是上了一定规模,都要在规定期限内在武林盟注册会员,否则即被朝廷视为意图不轨的聚众叛逆!

    与此同时,宋朝开始改革军制,不少身强体健的帮派、武馆弟子为了博取功名利禄,纷纷投身军中,指望在日后的北伐建功立业,这也极大的提升了宋军的整体战力。

    当然,武林帮派的蓬勃发展对朝廷没有影响,这只是他们自认为的。或者说,就连裘千仞、郭靖等人自己也不会想到,长此以往,江湖究竟会发展成个什么样。

    侯青云自从回到西南后,在大理的东南郡落五毒教的正是继任五毒教主,同时宣布将五毒教更名为拜月教,以五毒为基础,拜月神为尊。又将‘溪川’的遗物——玄铁重剑重新融化,铸成刀、剑各一柄,分别命名为‘巫月神刀’、‘巫月神剑’,以作镇教之宝。

    此后拜月教大兴商贸,由侯青云亲自参与,湘西赤霞山庄研发了一批驻容、养颜、强身、壮阳等神奇丹药,这些丹药一经投放南宋,又在拜月教的策划下,刻意炒作一番,掀起了一阵抢购狂潮。

    拜月教又以丹药和财物向大宋不断购买先进的军械,尤其是强弓硬弩,扩充军备,操训军队。同时又派出大量弟子向大越国渗透。

    拜月教教徒在何红药的率领下,策动、扶持越南反对势力四下造反,消耗大越国实力,又在大越国国都升龙不断制造恐怖事件,大肆刺杀朝堂要员、军队首脑,搅起腥风血雨,让越南朝堂更迭,人人胆颤心惊,生恐祸及自身。

    三年后,当大越**队焦头烂额的四下镇压反抗的部族、郡落时,拜月教的南征军已整装完毕。

    侯青云随即以拜月教主之名发布征讨大越国李朝的檄文。

    拜月教以精兵五万出了边界,沿着澜定江一路而下,七战七捷,打得大越**溃不成军。

    此后又在在升龙外,诱敌深入,全歼越国主力军,随即占领升龙,接着展开清洗,将李氏宗族屠戮一空,又将陈氏掌握大权的权臣尽数诛除。

    越南为南蛮之地,各个部族的百姓大多没有教化,侯青云又命拜月教徒开始分批入驻越南各地,对于不服管教的部族首脑诛杀。

    不过大部分部族首脑还是乐于接受拜月教的管辖,毕竟拜月教不会压迫部族百姓,反而无偿传授农耕、畜牧知识,帮助这些封闭的部落开化,同时挑选、吸纳年轻的人才加入,跟随拜月教南下征讨,不断去拓展疆域,给部族带来财富和荣誉。

    拜月教基本掌控了越南全境,待时局渐渐稳定下来,侯青云以拜月教之名与大理、大宋、大夏结为攻守联盟。

    “嗯,这个拜月教倒是有些意思……”赵竑眼见疥癣一般的大越国被拜月教覆灭,拍手大乐。

    又因为拜月教盛产神奇丹药,就连他自己,也时常服用赤霞山庄的壮阳丹药,赵竑得侯青云保证,拜月教永不袭扰边界,因此,也乐得与拜月教结盟。

    侯青云随即在越南北部湾,以及大宋的广州建立码头,组建远洋船队,又将黄河帮的一干人马引进,开始了他构思已久的航海贸易。

    大金国已经没落,黄河帮在黄河的生意已经逐渐开始显露困境,侯通海依旧坐镇汴梁,而孙小红带着小四以及黄河四鬼南下,开始在广州训练水手,准备远洋事宜。

    有着拜月教的财力支持,远洋船队很快就组建完毕,开始远洋,北部湾的港口首先航行到琼州,又在琼州建立中转码头,并且将当地黎族的先进纺织技术引渡回越南、大宋,开始大范围推广。

    此后远洋船队更是航行到马来群岛,开始在沿海地区建立据点,以丹药、丝绸等精巧之物向当地部族,小国换取金银、香料、各种物资运回。

    七年的时间,越南因为拜月教的入主结束了纷争的局面,开始大兴发展,逐步富强起来。

    何红药的征服**不减,侯青云也就让她去负责在马来半岛上建立据点,扩大势力,伺机挑拨当地土著部族互相争斗,从中牟利的事宜。

    赵构经历了七年的修养,军队实力渐渐强盛,以及拥有了正面与大金国一战之力,宋朝上至君王,下至庶民百姓,对于北伐,收复中原的愿望愈发迫切。

    金国虽然衰颓,但显然还不是任人蹂躏的柿子,只凭南宋一己之力,显然太过勉强,于是大宋又以同盟的名义,邀请西夏和拜月教主商议共同伐金的事宜。

    临安皇宫内,侯青云、李依琪以及赵竑三方代表经过一番争议后,终于达成了协议。

    南宋军队自南方战线三线进军,由南向北推进;西夏则与拜月教合兵一处,攻打凤翔、庆原、鄜延等地,自西向东,与大宋京西军会师。

    对于金国的地盘,三方也是多番争论后,做出了合理的划分,基本领土还是归由大宋,西夏只占据凤翔、庆原两地,拜月教相隔太远,占据领地不切实际,由大宋承认拜月教在越南的统治地位,并且赠送大量的财物,以及享有在广州的商贸港口不受当地政府辖制等特权。

    于是,大金国尚未覆灭,国土就已经被瓜分殆尽了。

    “妈妈!”当三方会谈结束,李依琪刚从皇宫回到西夏公使馆门口,一个娇小的身影迅捷的扑入她的怀抱中。

    (‘妈妈’一词并非舶来的词汇,自古就有,而且和现在的意思一样。现在许多网友都说古人只用‘母亲’‘娘亲’来称呼,其实是被现代影视剧所误导~~)

    小女孩虽然模样只有**岁,但脸蛋圆润,双颊生晕,活泼可爱,一双清澈的大眼更是灵动无比,她搂着李依琪的肩膀,咯咯直笑。

    小姑娘正与李依琪絮絮叨叨,忽然转过头,见到跟在一旁的侯青云,叫道:“姨父,你也来啦!”

    侯青云微微一笑,说道:“小玲珑,姨父不知道你也会来,所以没有准备特别的礼物哦。”

    “安啦!”小玲珑晃了晃小小的手臂,笑道:“我知道,姨夫你就和妈妈陪我去西湖游玩吧。”

    李依琪和玲珑均是一脸期待的神情,侯青云也不好拒绝,说道:“好吧,咱们现在就出发。”

    “好耶!”玲珑欢呼雀跃。

    这个玲珑,自然就是李秋水的妹妹,李沧海与吕洞宾的女儿了。

    当初在重阳宫为老顽童抱走,被郭靖、黄蓉放到帮内一富庶人家寄养,后来众人征讨瀛洲凯旋归来,李秋水便将这个小外甥女抱回了西夏,由她亲自抚养,对外只宣称玲珑是她自己的孩子。

    四月天,西湖依旧是碧波清池,翠浪翻卷,绿荫的苏堤畔,暖风和煦,才子佳人依旧是络绎不绝。

    小玲珑左手拉着侯青云,右手拽着李依琪,一如温馨的三口之家,到了苏提上,侯青云带着玲珑四处奔跑,玩耍。

    没多久,小玲珑玩的倦了,缠着侯青云给她讲故事,没多久,便沉沉睡去。而侯青云则与李依琪并肩坐在苏堤畔,遥望一池碧波。

    “师姐,你还记得咱们上次是什么时候同游西湖么?”良久,侯青云方才问道。

    “怎么会不记得?”李依琪将沉睡的小玲珑抱在怀中,回想起当年的情形,微微一笑,叹道:“岁岁年年,人面桃花相映红……”

    一晃已是七年,重游苏堤,侯青云与李依琪修炼玄功有成,依旧是那副青春模样,没有一丝苍老的迹象,可有些东西,不是外在能显露出来,譬如内心的沧桑。

    “哎~~”李依琪幽幽一叹,脸上笑容渐渐收敛,她忘了一眼侯青云,问道:“岚儿……她现在的状况如何,有起色么?”

    一提到夏孤岚,侯青云神色黯然,摇了摇头,说道:“还是那副老样子……”

    李依琪见侯青云面露愧疚,心中也是不忍,安慰道:“师弟,那并非你的过错……而且,岚儿她洪福庇佑,肯定会有醒来的一天……”

    瀛洲之上,夏孤岚强闯虹桥,被虹霞冲击,神魂受创,陷入昏迷,侯青云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力竭虚脱,休息一阵便可以恢复,谁知一连三天,夏孤岚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他这才有些慌神。

    侯青云翻遍了瀛洲的古籍,才了解通天虹桥启动的时候,那些虹霞冲击的是人的神魂。若不是逍遥子当即立断,将她送出祭坛,再晚一时片刻,夏孤岚的神魂非得给虹霞撕成碎片,那时候就是真正的死亡!

    只是她的神魂被撕扯,受创严重,陷入了深度沉眠,非药石可救,只能依靠她的自愈。

    这一睡,就是七年。

    七年间,夏孤岚只能依靠‘天仙玉露’续命。那是一种萃取了百花、百药的精华酿造,混合了长春仙泉,只要一小滴,就可使垂死老翁精神百倍。在临安,一**袖珍的‘天仙玉露’价值千金,还需要抢购。

    ‘天仙雨露’除了续命,还有滋养神魂的功效,这么多年来,夏孤岚何止用掉了千**?

    “别说千**,就是万**、百万**,也得用!”侯青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瀛洲的古籍上有记载,‘扶桑树’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