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穿越小说 狼贪虎视,娘子跟我走 大结局结束是下一个开始的前奏

大结局结束是下一个开始的前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狼贪虎视,娘子跟我走| 作者:泪叻娃娃| 类别:穿越小说
    随着两队人马的离去,本来还略有些拥挤的空地顷刻间宽松了很多,戏剧性的一幕让众人不禁是有些怀疑,适才发生在他们眼前的那一幕是真的吗?

    血泣罂粟的人和幽冥鬼殿的人都曾经出现过?

    战马之上,夜剡冥和夜临冥也是眼神间带着些许疑惑的看向了对方,俊逸脸颊上皆是挂着复杂的情绪。

    再看上官青玄,一张脸直接阴沉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银色面具外露出的薄唇更是紧抿着。

    “上官青玄,现在我们之间的事情也该解决一下了吧?”

    薄唇轻启,夜剡冥有些戏虐的看着上官青玄说道。

    听闻夜剡冥话语,上官青玄却是未曾有任何慌乱的表情,绷紧的身子再一次慵懒的坐回到了马背上,上官青玄这才淡淡的说道:“好啊,只管放马过来吧!”

    就算是没有了幽冥鬼殿,他上官青玄一样有把握让夜剡冥等人有来无回。

    还未等夜剡冥和夜临冥两个人有所动作,上官青玄身后一直沉默的妄月却是在这个时候猛然间从袖口间抽出了一把匕首,二话没说直直的对着上官青玄胳膊处砍了过去。

    为了今日这一击,妄月可谓是煞费苦心的准备了许久,挑选的匕首当然也是削铁如泥的利器。

    上官青玄刚刚感觉到手臂处猛然间一痛,侧脸看去,整条手臂已是在这个时候齐刷刷的掉落在了地面上,鲜红的血液从上官青玄手臂处整齐的伤口处喷涌而出。

    薄唇紧抿,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上官青玄却是不慌不乱,未回头,先是修长手指利落的点在了身体各处的大穴位上,以此来止住喷涌的鲜血。

    分身从战马上跳落下来,上官青玄这才转头看向身后的妄月,此刻,上官青玄银色面具上已是被喷满了血点,银白色的面具加上鲜血的浇淋,上官青玄仿若那地狱而来的困兽一般。

    “妄月,本尊对你不薄啊!”

    直直的盯着妄月看了很长时间,上官青玄这才阴冷的说道。

    “尊上,属下不过只是为了报那断臂之仇罢了,别无他意!”

    妄月一派淡然的说道。

    只是为了报那断臂之仇?

    难道说把上官青玄的手臂砍掉之后,你还想要留在他上官青玄的身边为他做事?

    这回答也太犀利了吧?

    众人在听闻妄月淡然的回应后,惊的下巴差点没有掉下来。

    “呵呵呵,好,好!”

    连连点头,上官青玄薄唇间简单的回应着妄月的话语,未等上官青玄话音落下,一流红光飞过,原本还在战马上牢牢坐着的妄月不由惨叫一声,从马背上滚落下来,整个身子不停的抽搐开来。

    疼痛间,妄月却仍是有些狰狞的笑着,暗紫色的唇间呢喃般的说道:‘没有想到啊,最后,我还是死在了它的手上……’

    呢喃声未来的及飘散,妄月整个身子便是由心间处迅速的开始脱水,发暗,变黑,直至最后变成朽木般的死灰色。

    瞬息,妄月眼眸间的生机消散开来,活生生的人片刻变成了一堆朽木。

    一流红影闪过,那条一直陪伴在上官青玄身侧的血红色小蛇再一次窜回到了上官青玄肩膀上,胜利者般高高的仰着小脑袋,吐纳着鲜红的蛇信。

    “呵呵,上官青玄,这下你的私事也该处理完了吧?咱们的账也是该好好地算算了。”

    回神,夜剡冥右手抽搐腰间软剑,对着上官青玄冷笑着说道。

    来时,夜剡冥和夜临冥两人已是准备好来一场血战了,可没成想,到了这里竟然是短短时间发生了这么多戏剧性的一幕。

    如若说之前的上官青玄是让人生畏的猛虎,此时的上官青玄说大了也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罢了,收拾他,可谓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夜剡冥等人明白的道理,狡猾如狐狸的上官青玄同样清楚。

    人算不如天算,他上官青玄将所有的棋子皆是按照所想摆上了棋盘,可最后这些棋子却都未曾按照他心间所想的路线走下去。

    “呵呵!”

    听闻夜剡冥话语,上官青玄却是冷冷的一笑,而后,脚下步子有些踉跄的走回到了他专属的战马旁,有些艰难的翻身上马,

    等到上官青玄在战马上坐定,夜剡冥和夜临冥方才是发现,原本还直立着小脑袋盘旋在上官青玄肩头处的鲜红小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是消失不见。

    经过适才妄月毒发那一幕,夜剡冥和夜临冥等人皆是知晓那一条筷子长短的小蛇毒性有多么的猛烈、

    夜剡冥心间虽是担忧,却并未在此时立马叫喊出来,红色已是潜入到了他们脚下所站立的地方,如若此时喊出,只会引起军心大乱。

    “啊!”

    就在夜剡冥在心间急切地想着对策时,一声惨叫声突然间从夜剡冥身后的士兵嘴中传了过来,划破宁静,穿透人们的耳膜。

    听闻突来的惨叫声,几乎在场的所有士兵皆是对着惨叫声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就在此时,在所有士兵还没有来及明白发生了何种事情时,夜剡冥不由对着所有士兵大声的喊道:“都给我冲,取得上官青玄首级的人赏金百两。”

    语落,夜剡冥手中软剑打在马屁股上,已是率先对着上官青玄冲了过去。

    现在只有两军混战在一起才是对上官青玄那条红蛇最好的克制,夜剡冥不相信,上官青玄就算是在没有人性应该也是不会杀害自己的士兵吧?

    可是,他错了,上官青玄这种人已非是什么正常人了。

    两军混战在一起,和那刺耳的惨叫声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中毒死亡的不仅仅是望月王朝的士兵,还有他上官青玄的人。

    “好阴毒的上官青玄啊!”

    眼见死伤的人越来越多,夜剡冥不仅是盯着上官青玄愤恨的说道。

    手中软剑挥舞的更加迅速,鲜红温热的血液不停的喷洒在夜剡冥的脸颊上,。

    眼见上官青玄调转马头想要走,夜剡冥脚下微微用力,将轻功运用到了极致对着上官青玄追了过去。

    面对身后越发逼近的夜剡冥,上官青玄不惊不慌,薄唇间反而是露出了一丝丝嘲讽的笑容。

    他今日是确实是计算失误,可失误不等同于死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上官青玄在妄月反叛时就已是想到了逃离。

    “十四弟,不要追了,让他去吧,早晚有一天他还是会落到我们手中的。”

    眼见夜剡冥要对着上官青玄逃窜的方向追过去,夜临冥不仅是急声招呼夜剡冥道。

    十五那件事已是给了夜临冥深重的打击,宁愿今日放走了上官青玄,夜临冥也不要他的弟弟以身犯险千里追击。

    可此时对着上官青玄追去的夜剡冥仿若没有听到夜临冥的话一般,仍是手挥软剑朝着上官青玄追了过去。十五所受的没一点苦难,他都要从上官青玄的身上讨回来。

    就在夜剡冥和上官青玄之间的距离有几丈远的时候,未等夜剡冥发动最后致命一击,一个滑腻的庞大身躯已是大刺刺的挡在了夜剡冥的面前,迅猛的动作带着一阵腥臭的风迎面扑来。

    脚下动作猛然间一顿,夜剡冥有些僵硬的止住了冲出去的身体,抬眸对着眼前出现的庞然大物看了过去。

    遮天蔽日站立在夜剡冥面前的不是别物,正是一直被上官青玄以活人养在洞府之中的巨蟒。

    直立起的三分之一身子已是有几丈的高度,猩红的蛇信吐纳间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阴面扑来,让人不由一阵窒息,一滴滴的液体顺着巨蟒的嘴角流了下来,掉落地面上,只要是被液体沾染的小草皆是瞬间枯死,就连那结实的地面都是有被腐蚀成坑的趋势。

    “好烈的毒性啊!”

    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夜剡冥薄唇间不由讶异的说道,说话间,夜剡冥已是动作十分迅猛的对着后面撤了过去。

    适才那条小红蛇的毒性已是那般的厉害,现下出来这么一个大家伙,如若被它口腔内的液体沾染上一点,恐怕会顷刻间毙命吧!

    大蛇从草丛间窜出来后只是直直的直立在了当场,却是没有丝毫攻击的意思,眼见上官青玄的背影渐渐化成了一个小圆点,大蟒蛇这才调转了脑袋,对着一侧高高的茅草中游走了去。

    它出来不过就是为了阻挡夜剡冥,不让他去追踪上官青玄罢了。

    “十四弟,不要追了,上官青玄是不会从我们手心逃出去的,等到攻下智曜国时,便是他上官青玄命丧之日。”

    在大蟒蛇窜出来时,夜临冥已是迅速来到了夜剡冥的身边,和夜剡冥并肩站立着。大蛇离去,夜临冥不仅抓住又要追去的夜剡冥,劝说道。

    十五是夜剡冥的亲弟弟,同样也是他夜临冥的弟弟,夜剡冥要替十五报仇的心思夜临冥同样是了解,可他比夜剡冥更加的理智。

    上官青玄逃窜后,智曜国的士兵立马变成了一盘散沙,不过是短短的交接,望月王朝士兵已是将智曜国士兵全数拿下。

    一战告捷!

    在接下来的战役中,不知是上官青玄受伤的原因,还是智曜国没有了幽冥鬼殿的辅助,智曜国的士兵一再溃败,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夜剡冥已是接连拿下了将近六个城池,迅速逼近智曜国国都。

    相对于夜剡冥等人的鏖战,前往边境平叛辉刹国的司懿轩更是一路无阻,几十场战役中没有一个败绩。

    辉刹国本就已是败军之将,在令狐君死了之后更是面临着无有大将可用的地步,可令狐兰纤为了替令狐君报仇却是在辉刹国最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对望月王朝宣战,那么,换来的结果只能是一败涂地。

    很快,辉刹国本还和谐的朝中因为这场战役分为了主战派和主和派,就在两派人还在激烈的争论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司懿轩已是神速的带兵攻打到了辉刹国皇都的城门外。

    眼见兵临城下,主战派也是转变为了主和派,可司懿轩已是辛辛苦苦的带兵打到了皇都门口,他又是怎会容忍到了嘴边的胜利果实再被辉刹国收回去呢?

    在令狐君之战后,望月王朝圣上胸怀宽广,并未乘胜追击辉刹国,给予其狠狠得一击,这才有了现下辉刹国和智曜国两国相呼应作乱望月王朝的事情发生,有了第一次,司懿轩不会傻傻的给敌人留下第二次反咬的机会。

    带兵攻到辉刹国皇都门口,那么,他要的就是斩草除根!

    辉刹国的抵抗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此次,辉刹国在司懿轩手中灭亡已是成了定局!

    边关军营内。

    几次大战告捷后,圣上夜临冥却是不急于对智曜国其他的城池进攻了,反而是开始对占领的城池实行仁政安抚起来。

    面对夜临冥此番动作,夜剡冥虽心间着急,却也只能是乖乖的在军营中呆着,等待着夜临冥接下来的命令。

    “十四弟,我看你好像是有心事啊?”

    将修长手指间的朱砂笔放于桌案上,夜临冥抬头看向正低头沉吟中的夜剡冥笑着问道。

    “没。”

    头也不抬,夜剡冥直截了当的给了夜临冥最简单的一个回应。

    普天之下,除了夜剡冥,恐怕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敢对高高在上的夜临冥如此爱答不理的说话了吧?

    对于夜剡冥这仿若是小孩子赌气般的回应,夜临冥却也是不恼,反而是一脸好笑的接着问夜剡冥道:“你从小到大都不会说谎,有没有,从你这张脸上就可以看出来了。而且,你的心事还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呢!如若你不愿意说的话就不要说了,免得说了之后我还要跟着你闹心。”

    对夜剡冥一通调侃之后,夜临冥却是真的将视线从夜剡冥身上收了回来,将桌案上刚刚放下的朱砂笔再一次拿在了手中,在一份长卷上不知道在写什么。

    兄弟这些年,夜临冥太了解夜剡冥了!

    有时候你越是问夜剡冥,他反而是不会将心间的事情告知给你,可有时候你越是表现的不愿意知晓,他反而是更加急切地想要将事情告诉给你了。

    果然,当夜剡冥见到皇兄夜临冥真的拿起朱砂笔不打算再理他的时候,夜剡冥薄唇不由对着夜临冥微微一撇,沉吟片刻说道:“是我和卿卿的事情,哎,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好像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之前的情意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哎,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可就是想不通为什么。”

    说到这里,夜剡冥不由又是重重的一阵叹息之声。

    夜临冥前前后后不过是只见了怜卿一面,以往也不过是在夜剡冥的口中听到‘怜卿’这个名字罢了,夜临冥对怜卿真的不是多么的了解。可就算是对怜卿在如何的不熟悉,夜临冥也是可以确信,怜卿那女孩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而且,在夜剡冥植蛊时,怜卿小脸上流露出的担忧也是结结实实不做假的。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朱砂笔前端轻抵下巴处,夜临冥稍稍沉吟后看着夜剡冥问道。

    夜剡冥张了张嘴,话还未曾从夜剡冥嘴中说出来便是被突然掀开来的军帐门帘打断开来。

    黑色身影闪过,麒麟有些急切的冲进了大帐中,在夜剡冥身前站定,先是对着夜临冥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麒麟这才转身躬身对夜剡冥说道:“主人,皇都传来消息了!”

    听闻麒麟话语,夜剡冥不由猛然间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带动黑色镶金边锦袍一阵翻飞,夜剡冥言语间有些担忧的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怜卿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怜卿姑娘没有事,只是丞相夙沙焕在皇都叛乱了,联合了智曜国的余孽将皇都给包围起来了。”

    眼见夜剡冥如此担忧的样子,麒麟不仅是赶紧的安慰夜剡冥道。

    “什么?把皇都给占了?那程锦和怀郡候呢?”

    听闻麒麟话语,夜剡冥倒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可夜临冥却是在此时猛然间站起身来,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

    麒麟赶紧调转身子,面向夜临冥,拱手恭恭敬敬的说道:“皇上,你不要担心,丞相不过是占领了一个外城,此刻程锦和怀郡候两个人正是死死地守卫着皇宫,因怀郡候早有准备,所以,即便是丞相夙沙焕兵围了皇都,却仍是没有办法彻底占有的。”

    “朕果然是没有看错似锦啊!”

    好看的薄唇间轻声赞赏了程锦一句,夜临冥不由慢慢地又坐回到了身后的座椅上。

    在夜临冥话语后,整个房间在此时不由陷入到了沉默中,麒麟站立军帐中间踌躇着,冷冽的脸颊上一派纠结。

    “还有事?”

    抬头,夜剡冥微皱眉头,问麒麟道。

    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这可不是他手下人的性格啊!

    思虑至此,刚刚放回到肚子里的一颗心不由再一次悬了起来。

    “那个,主人,怜卿姑娘和白斩月两个走了。”

    纠结片刻,麒麟还是实话实说道。

    “什么?什么叫做走了?走去哪里了?”

    大手猛然间抓上麒麟手臂,夜剡冥瞪大双眼冷冷的问道。

    这些时日,夜剡冥一直感觉心情烦乱,他担心怜卿会在皇都出现什么事情,没有想到一大清早麒麟就给他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被夜剡冥紧抓的手臂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可麒麟却是一声不吭,剑眉蹙紧,片刻,麒麟方才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人家都说……说怜卿姑娘和白斩月是趁着您和国师大人出征的时候私奔了。”

    私奔了,私奔了,私奔了……

    听闻麒麟话语,夜剡冥大手有些无力的放开了麒麟的手臂,夜剡冥感觉整个大脑在此时不由一片空白,只有这三个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回荡开来。

    怜卿渐渐地疏离中,夜剡冥想到过怜卿会离开,可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怜卿竟然会是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难道说白斩月就这么好吗?

    为了一个白斩月,你竟然是放弃了所有的一切,而和他远走高飞。

    转身,夜剡冥对着军帐外走了过去。

    未等夜剡冥走出军帐,夜临冥不由从震惊中回神过来,在此时不仅是急声对着夜剡冥说道:“十四弟,你去哪里?”

    “去找她!”

    头也不回,脚下步子不停,夜剡冥继续对着军帐走去,嘴中却是干净利落的回应夜临冥道。

    夜临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来拦住夜剡冥,可未等夜临冥话语出口,夜剡冥的身影已是消失在了军帐口。

    “哎!”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夜临冥不仅是转身对着麒麟吩咐道:“你赶紧去跟着你家主子,千万不要让他出事,有什么情况立马传信给朕。”

    在麒麟应声走出军帐后,夜临冥又接着对军帐外站立的人吩咐道:“召集所有的将领进军帐,朕有事吩咐。”

    在得知夙沙焕叛乱兵围皇都后,夜临冥便是想着将边关的事情先放一放,带军队回到皇都去解围。

    夜临冥初意是想要让夜剡冥领兵回去,可此时看来他的想法是要落空了,那么,现下就只有自己亲自带兵返回皇都去了。

    这一次边关之战上官青玄可谓元气大伤,虽说还未曾将那上官青玄抓到,可那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智曜国早晚会划到望月王朝的地图板块当中去。

    只有完成了大一统之后才可以永无战争,四海升平吧!

    在司懿轩得到怜卿离开皇都的消息时,他正站在辉刹国城墙之上,安抚着有些暴乱的辉刹国民众,在听闻属下的汇报后,司懿轩几乎未曾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对着望月王朝皇都赶了回来。

    望月王朝皇都。

    “护法大人,夜剡冥和司懿轩马上要回到皇都来了,夜临冥随后也是带着兵马对皇都赶了过来。”

    属下躬身站立在孤光的身侧,看着孤光恭恭敬敬的说道。

    “夜剡冥、司懿轩和夜临冥回来了?怎么会?”

    听闻属下汇报,斜斜倚在座椅上的孤光猛然间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整颗心不由猛然间一沉,脸色惊异中带着些许煞白的呢喃道。

    他知道,夜剡冥、司懿轩和夜临冥回到皇都所带来的是什么。

    筹划了这么久,在外人看来是铜墙铁壁,可是,孤光知晓在,这所有的一切在面对夜剡冥等人的时候不过是纸糊的老虎罢了,根本就禁不住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重重一击的。

    也怪那丞相夙沙焕无能,攻打了这些时日,却仍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片刻,孤光不由转头看向了身侧的属下,急切地问道:“那三皇子呢?他们不会应该在和三皇子还有辉刹国对抗吗?怎么会这个时候回到皇都来了?”

    “回禀护法大人,妄月大人战场叛变,三皇子被妄月砍去了一条胳膊,现下已是撤军回皇都了。而那辉刹国自开战之日起便是连连败退,或许,现下已是被司懿轩给攻打下来了……”

    感受到孤光体内越发浓郁的杀气,一侧孤光的属下越说越小声,到了最后的时候,直接消失不见了。

    “彭!”

    一声巨响,孤光身侧放立的红木桌子已是裂成了碎木片,木屑飞溅开来。

    身子绷紧,孤光站立当场沉吟片刻,不由转身看向了身侧人,冷冷的问道:“他们还有多久来到皇都城?”

    “回禀护法大人,也就还有半日时间,夜剡冥和那司懿轩便是会赶到皇都城。”

    听闻孤光问话,有些走神的下属不由赶紧回神恭恭敬敬的回应孤光道。

    半日了,还有半日!

    不要说现下将望月王朝的皇宫攻打不下来,即便是现下将皇宫攻打下来,又是有何用?

    等到夜剡冥等人一回来,重回他们手中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吗?

    看来上官青玄这个靠山已经靠不住了,是时候离开了啊!

    自己本来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更是无所谓终身侍一主了,只要能保命,那就是上上之路!

    心意转动间,孤光不由转脸看向了身边正躬身站立的下属,一丝嗜血的冷笑渐渐爬上孤光的嘴角,袖口间,右手猛然紧握成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身侧下属重重的打了过去。

    在下属还未曾反应过来发生何种事情时,已是胸膛凹陷了下去,破碎的内脏混杂着鲜红的血液从口腔内喷了出来,未发出任何声音,更是未曾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身子在孤光内力的冲击之下直直的对着后侧倒了过去。

    落地,扫起尘埃飞扬!

    收手,在孤光还没有来得及将尸体处理的时候,一连串急切地脚步声已是从房门外传了过来。

    黑布遮挡的面容上意思嘲弄的冷笑荡漾开来,孤光不由在心间暗暗地想到,‘又来一个呢’!“护法大人,护法大人啊!在下有事……”

    门被推开,一身暗色衣袍的丞相夙沙焕从外迈步急急地走了进来,边走,暗色唇角处对着孤光着急的说着什么。

    可当丞相夙沙焕看到房间地面上躺着的鲜血淋漓的尸体时,到了嘴边的话语又是被夙沙焕硬生生的咽回到了肚子里,浑身的汗毛在此时都是立了起来。

    从地面尸体衣着上,夙沙焕已是知晓孤光杀的是孤光的属下,以此夙沙焕也是可以判断出,孤光此时的心情恐怕是不怎么好呢!

    他接下来要禀报的又不是什么好消息,避免引火上身,夙沙焕十分明智的及时住了嘴。

    转身,孤光斜斜的坐回到了红木椅上,右手轻抬,将脸颊之上从未拿下来的遮面锦布取了下来,拿在手中,轻轻地擦拭着适才被迸溅到身上的鲜血,斜勾的唇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

    抬眼看向孤光,夙沙焕不由惊得一阵窒息。

    孤光一直黑色遮面示人,而且他做事一向是狠绝不留后手,夙沙焕从未曾想到,当孤光将那遮面黑锦布拿下时,露出的竟然是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妙容,眉心间仿若要燃烧起来的火焰印更是给其增添了几分神秘和阴柔,微勾起的红润薄唇给人一种妖媚无限的错觉。

    如若不是知晓坐在他面前的这美若天仙的人就是方才那黑锦布遮面的右护法,夙沙焕恐怕都是会忍不住心中*扑了上去。

    直愣愣的盯着孤光看着许久,狠狠地咽了一把口水,夙沙焕思维仍是有些跟不上趟的对着孤光说道:“护……护法大人,您这是……?”

    “小事。”

    未等夙沙焕话音落下,孤光已是淡然的说道。

    右手微微一扬,沾满鲜血的黑色锦布脱离了孤光的手指,飘悠悠的对着地面上掉落而去。

    随手将散落到胸前的黑发抛到身后,孤光淡笑着看着夙沙焕问道:“丞相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听闻孤光问话,夙沙焕这才想到了适才自己来此地的目的,沉吟片刻,方才是说道:“摄政王夜剡冥和国师大人司懿轩已经在回皇都的路上了,差不多还有半日时间就要到了。护法大人,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坚持还是撤回到智曜国去呢?”

    当收到探子汇报来的消息时,夙沙焕直接吓得六神无主了,连攻打皇宫的军队都没有来得及交代便是急匆匆的回到了丞相府来找孤光商量了。无论如何,望月王朝他是呆不下去了,如若他继续待下去,等到夜剡冥和司懿轩回来之后,就凭着他通敌叛国的罪名,一定会将他大卸大块的。

    他不想死!

    相对于夙沙焕脸色煞白的六神无主,孤光却是十分淡然的一笑,而后,方才是慢悠悠的说道:“呵呵,好像丞相大人您的消息不是很准确呢!”

    “不是很准确?什么意思?还望护法大人能够给在下明白指出啊!”

    听闻孤光话语,夙沙焕不由急声反问孤光道。

    “我的意思是,回皇都来的人不仅仅是夜剡冥和司懿轩两个人呢,再有一日时间,望月王朝君主夜临冥也是会到皇都中了呢!”

    孤光修长的手指是随意的整理着衣袖,言语间十分平淡的说道。

    “皇上?皇上他也回来了?”

    此时,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夙沙焕吓得整个身子都是软了下来,两条腿发软似面条一般,都是无法支撑她的身子了。

    心间惊吓稍稍沉淀,转脸,夙沙焕看向孤光的方向,疑惑的问道:“护法大人,难道说您早就知晓夜剡冥和司懿轩在回皇都的路上了吗?”

    直到现在,夙沙焕方才是后知后觉到,自始至终,孤光都是一派淡然的样子,直到听到他口中的消息,孤光甚至连一点惊疑的表情都没有表现出来。

    想到这里,夙沙焕整颗心在此时不仅是猛然间一沉,一丝恐慌在孤光的眼眸间一闪而过。

    “恩,也是刚刚知晓的,他告诉我的呢!”

    抬眸,孤光淡淡的看向了地面上血迹未干的尸体,轻声的说道。

    说话间,孤光红润的薄唇间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颀长的身子直接从红木椅上站立起来,长腿迈动间对着夙沙焕的方向走了过去。

    “护法大人,您……您这是……?”

    随着孤光对着身侧走来,夙沙焕连连队这后侧倒退了去,暗色唇角间断断续续的问孤光道,此时,夙沙焕一颗心直接恐慌的揪成了一团。

    “没事,不过是要借丞相大人您的首级用一下而已,想要在望月王朝安顿下来,总是要给人家准备一些礼物才好呢!”

    唇角斜斜的扬起,孤光邪魅笑着看着丞相夙沙焕淡淡的说道,猩红的舌头嗜血般的轻舔着唇角。

    “你……你想杀老夫?”

    此时,听了孤光话语后,夙沙焕终于是脑子转了一圈,也是明白了孤光真正的意图,恐慌凌乱间,夙沙焕连自己的称谓都是变了过来。

    “就算是你杀了老夫,你以为夜剡冥他们就会放过你了吗?你别忘了,你可是上官青玄的右护法,是整个望月王朝的大仇人,就算是取了老夫首级,也根本换不来他们的收纳的。”

    面临渐渐逼近的死亡,夙沙焕不仅是言语有些慌乱的劝说着孤光,也是给自己争取最后一丝生机的说道。

    在夙沙焕的眼中,孤光只是吓得乱了手脚而已。

    “呵呵,丞相大人好像是忘记了呢?本护法的样子就连三皇子上官青玄都是没有见过呢,你说,我走进夜剡冥身侧,他又是怎么可能把本护法认出来呢?”

    语落,孤光已是失去了最后一丝耐性,内力凝结于右手之上,血肉之躯的右掌变得比普通刀剑来的都要锋利,手起,夙沙焕的头颅应声滚落到了地面上,夙沙焕齐刷刷断裂的脖颈处,鲜血仿若喷泉一般直冲上方,而后,点点滴落的血液仿若雨点般回落地面。

    夙沙焕苍老枯瘦的脸颊上布满了惊慌恐惧和后悔,虽头颅已是和身躯分离开来,可夙沙焕的一双眼睛却是瞪得很大,没有闭合开来。

    他忘了,他怎么忘了呢?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看见过孤光的面容的,他或许应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见到孤光真容的人了吧!

    “放心,不会让你白死的,就不要再睁这么大的眼睛看着本护法了。”

    弯腰,孤光将地面上已是被鲜血染红的头颅捡了起来,顺手将夙沙焕睁着的眼眸闭合了上,语气淡淡的说道。

    将夙沙焕的头颅用一个黑色的锦布包裹了起来放到了一侧的桌子上,接着,孤光又是转身进入到了内室,为自己找了一件还算是合适的暗色锦袍,又是将眉心处红艳艳的火焰印记掩盖了下去,做完这些之后,孤光这才提起包裹夙沙焕首级的黑色包袱对着房门外走了过去。

    夜剡冥和司懿轩差不多也是该到了吧?

    是时候好好地表现一下自己了呢!

    心间如此思虑着,孤光不由对着皇宫城墙处走了过去。

    “快开门啊,救命啊,开门……”

    背后插着一把匕首,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包袱,右手不停的挥舞着手中兵器使得追踪他的人后退些,孤光抬头对着城墙上站立的程锦高声的呼喊道。

    面对孤光的呼救声,城墙之上的程锦却是无动于衷,只是冷眼注视着城墙下发生的这一幕。

    领兵打仗,她程锦也是将兵法读了一遍又一遍的,苦肉计可算不上什么高明的办法呢!

    “夙沙焕的首级在我的手中,为了望月王朝的安定我单枪匹马除了这老贼,难道说将军大人您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这些人的手中吗?”

    眼见程锦竟然是不吃他这一套,孤光不仅是再次提高了声音对着城墙上的程锦喊道。

    边说,孤光左手微用力,将手中黑色的包袱对着城墙之上扔了过去。

    孤光知晓程锦这是在防备着他使诈,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最快说服程锦的办法就是要让她亲眼看到包袱内夙沙焕的首级。

    黑色包袱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直直的对着城墙之上落了下去,黑色包袱在城墙地面上滚动了几下,松松的结已是自动解开来,夙沙焕血淋淋的头颅从黑色锦布内滚了出来,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虽说程锦在包袱扔上来时已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夙沙焕灰白色的头颅从包袱内滚出来时,程锦仍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

    在前一刻,夙沙焕还是活蹦乱跳的在城墙下走来走去,不过是片刻功夫,再见夙沙焕已是变成了这鲜血淋淋的首级,这反差着实有些大了。

    这么说,那城墙下搏斗的暗色锦袍男人真的是侠义之士,为了望月王朝的安定才杀了夙沙焕的?

    心间如此思虑着,程锦不仅抬眼看向城墙之下的孤光。

    眼见程锦视线投射过来,孤光不仅闪出身体一个空档,结结实实的挨了周测人一刀,鲜血喷涌而出。

    在看到夙沙焕的首级时,程锦已是有了八分的相信,此时,又见孤光被人重重的刺了一剑,此刻的程锦可谓是全数的相信了适才孤光说过的话,挥手对着城墙下的士兵吩咐道:“快打开城门,带一小队人将那男子救过来。”

    得到程锦命令,众人也是不敢有丝毫迟疑,直接冲出了城门,将一群人包围中的孤光给救了出来。

    夙沙焕一死,孤光隐匿,皇都众叛军直接陷入到了群龙无首的状态,程锦只是稍稍带人打击了下便是将叛军打的如落水狗一般。

    待得夜剡冥和司懿轩等人来到皇都时,所有的叛乱已是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虽说皇都还未曾恢复以往的繁荣,可至少暴乱已是制止。

    作为夜家的子女,她这一次十分完美的完成了圣上夜临冥交代的任务,真真正正和所有夜家的人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并肩作战。

    等到夜剡冥和司懿轩火急火燎的回到皇都城中时,皇都民众的生活差不多已是恢复了秩序井然。可他们两人现在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到这些上面,现在,夜剡冥和司懿轩就是想要知道怜卿人到底哪里去了。

    国师府前厅。

    珠儿和紫玉正在前厅轻声的安慰着蓝妙音,桌面上摆着的饭菜丝毫未动。

    短短时日,蓝妙音消瘦了很多,面容上仿若憔悴了十几岁一般,很显然,怜卿的离去对她的打击也是不小。

    马蹄声落下,夜剡冥和司懿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来到了国师府门口,下马,二人皆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抬脚急切地对着府门内走了过去。

    “王爷!国师大人!”

    一路上,下人们在看到两人时皆是恭恭敬敬的对着夜剡冥和司懿轩行礼道。

    一向温文尔雅的司懿轩此时也是没有了往常的风度翩翩,一张脸冰冷,薄唇紧抿,一言不发的对着前厅处走了过去。

    “王爷?司公子?”

    当夜剡冥和司懿轩的身影出现在前厅处时,紫玉不由有些吃惊的从座椅上站起身来,美目错愕的看着来人,红润的小嘴间呢喃般的叫道。

    在紫玉的印象中,此时的夜剡冥和司懿轩硬是在前线拼杀,而不是出现在国师府前厅才对的啊?

    她们的本意是在夜剡冥和司懿轩回来之前就将怜卿给找回来的,可没有想到在事情没有丝毫进展的时候他们二人已是回到了皇都。

    “伯母!”

    “伯母!”

    来到前厅,就算是此时的心情在如何的低沉,夜剡冥和司懿轩仍是对着蓝妙音弯腰,恭恭敬敬的叫道。

    “二位赶紧免礼吧!”

    两手撑在身前桌面上,蓝妙音身子有些打晃的站了起来,对着夜剡冥和司懿轩回应道。

    她已非昔日的皇妃,对面的一个是摄政王,一个是当朝国师大人,她是真的受不了他们两个人大礼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卿卿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呢?会不会是卿卿和白斩月两个人发生了什么意外啊?”

    未有任何拐弯抹角,夜剡冥十分干净利落的切入主题问道。

    上一次沛离和夙沙宁二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踪影,起初众人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到了最后方才是知晓,沛离和夙沙宁是被洛青心给抓了起来。

    夜剡冥想了无数个怜卿和白斩月离去的理由,可追问自己到最后,皆又是被夜剡冥给否定了去。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有什么急切的事情需要怜卿选择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离开!

    “应该不会,最近这些时日我们到处的去寻找了,可也未曾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势力出现在皇都附近,而且,有白公子在卿卿的身边,她们应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听闻夜剡冥问话,紫玉不由稍稍沉吟,回应夜剡冥道。

    就在夜剡冥和司懿轩前脚刚刚进入到国师府中,轩辕漠视等人也是从国师府外侧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当见到前厅处的夜剡冥和司懿轩时,众人先是微微的一阵讶异,却也是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截了当的说道:“皇都里里外外我们已找了无数遍了,可仍旧是没有任何关于怜卿和白斩月的消息,他们应是走到皇都外去了。”

    此时,轩辕漠视的声音也是分外的沉重,言语间皆是满满当当的担忧。

    他们主上可是派了他来专门保护怜卿的,现在可好,他轩辕漠视找到了老婆,却是将他们主上的老婆给看丢了!

    真是不知道主上知晓这件事情会如何大发雷霆呢!

    想想,轩辕漠视心间便是一阵不安。

    多想无益,现下他轩辕漠视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赶在尊上回来之前将怜卿给找回来了。

    “那就到皇都外去找,就算是将整个大陆都翻个底朝天,本王都要将卿卿找回来。”

    听闻轩辕漠视话语,夜剡冥不仅是冷寒着一张脸,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怜卿经常坐的玉凳说道。

    自始至终,一身蓝色锦袍的司懿轩紧抿着薄唇,一句话也没有说,低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爷,您回来了!”

    就在此时,身着暗色锦袍的管家快步来到了司懿轩的身边,躬身对着司懿轩恭恭敬敬的说道。

    “卿儿呢?”

    头也未转,司懿轩冷冷的问管家道。

    临出门前,他可是千万次的嘱咐了管家龙叔的,就算是整个望月王朝都覆灭了,也是要将卿儿给他保护好的。

    现在好了,动乱消除,一切万事大吉,只有他的卿儿不见了!

    “回少爷的话,老奴,老奴也是未曾想到怜卿姑娘会选择这样一个方式离开的,当日怜卿姑娘只是说要出去买东西,很快便是会回来了,老奴这才只派了三个人暗中保护在怜卿姑娘身边的,这……”

    管家重重叹息了一声,刚刚想要继续说下去,此时,司懿轩却是突然之间出声打断了管家的话语,有些急切地问道:“那你派去暗中保护卿儿的人呢?现在可在府中?”

    既然他们是暗中保护着卿儿的,那么,卿儿无论是去了哪里,他们都是该一清二楚才对的啊!

    将这三个人叫出来问一下应是差不多就知晓怜卿和白斩月的行踪了。

    听闻司懿轩有些急切地问话,管家整张脸一阵纠结,暗色唇角蠕动了半天,管家还是实话实说道:“这……这个,他们三个跟着怜卿姑娘刚刚出了皇都城门便是被发现了去,被白斩月白公子给点了穴道扔在了路边,然后……然后再去寻睨就已是没有了怜卿姑娘的消息了。”

    得此回应,司懿轩的心中虽是十分的想要大发雷霆,可管家可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与父亲类似,话语在司懿轩唇边徘徊片刻,又是被司懿轩咽回到了肚子里。

    在管家话语后,整个前厅在此时不由陷入到了沉默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本来身子就虚弱的蓝妙音再回顾怜卿消失的场景,眼眸间一黑,一阵晕眩的感觉在此时猛然间冲上脑门,就在蓝妙音身子对着后侧倒过去时,珠儿和紫玉已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蓝妙音的身子,在房门外丫鬟婆子的帮助下,几人轻扶着蓝妙音对着卧房处走了过去。

    虽说蓝妙音和怜卿相见不过是短短的时日,可母女连心,此时怜卿下落不明,蓝妙音整个人都是随之憔悴了很多。

    怜卿的离去仿若一层厚厚的乌云般盖在了所有人的头顶,压制的人们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担忧,着急,思念……

    各种各样的情绪仿若潮水般迅速蔓延开来,侵蚀着所有人的理智。

    “悬赏通缉吧!”

    良久,夜剡冥猛然间从座椅上站起身来,看着房间众人冷冷的说道。

    悬赏通缉?

    一句话,夜剡冥将前厅所有人的视线在此时皆是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大家看疯子般的看向了夜剡冥的方向。

    怜卿和白斩月都不是犯人,如何通缉?

    就算是以他们摄政王和国师大人的身份弄得了通缉令,可那是对犯了死罪的人才会采取的措施,到时候地方官员为了得到悬赏而对怜卿和白斩月大打出手怎么办?

    谁也不能保证怜卿会不会因为这个受到什么伤害。

    “这个行不通的,现在我们想要找到卿儿,只能是静悄悄的来找寻,如若不然,以卿儿的性格,她如若是想要躲避我们,明目张胆的找寻反而是更不易将她找出来。”

    将手中玉扇轻轻合拢上,司懿轩对着夜剡冥摆了摆手,沉吟着说道。

    综合所有的情况来看,怜卿根本就是自愿和白斩月离开的,而且,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安安全全的从这里走出去了,只不过现在不愿意出现来见他们罢了。

    思虑至此,司懿轩整颗心仿若被一把刀狠狠插进去,又不停的搅动般的疼痛着。

    相识,相恋,司懿轩从未曾想过有一天怜卿会是这般决绝的来对待他,来对待他满腔的爱意。

    出征前,司懿轩还不止一次的在心间安慰自己,卿儿不过是耍耍小孩子脾气罢了,等到回皇都时好好地花心思哄哄她就没有事了。

    可他怎么忘记了,怜卿根本就不是那种小女人呢?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那你们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提议遭到司懿轩拒绝,夜剡冥不仅是有些抓狂的对着司懿轩说道。

  &nb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