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穿越小说 病王毒妃 凤求凰完

凤求凰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病王毒妃| 作者:明熙尔尔| 类别:穿越小说
    凤子弦已经有所心理准备,可凤子墨如此直接,还是让他不由的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又笑了起来:“皇上何时立的后,如此普天同庆的大事,为何臣一点消息都没有?”

    “因为还没正式大婚嘛。”凤子墨笑:“不过你放心,太皇太后那边是已经同意了的,只等着朕把云儿接回去便可立马大婚。你,请你回去观礼的圣旨朕都拟好一并带来了。”

    说罢,摆摆手指让随行的侍卫将一明黄卷轴交给凤子弦。

    嘴角抽搐了瞬,凤子弦咬了咬牙,还是起身跪接了圣旨,而后恭恭敬敬的展开,竟还真是,而且……

    “皇上,这时间是不是……”忍着气,凤子弦故作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太赶了?”

    “很赶吗?不赶啊,朕可是仔细精算过又请示了神意才决定的,更何况朕来的时候只用了六天,足以说明朕的计算方法没有错,你可别忽悠朕。”凤子墨说着说着,就兀自进入了美好的幻想状态:“也就是说,现在马上启程,再过六天朕和云儿就又回到了京都,到时还能让云儿好好休息一天,养足精神第八天凤袍加身肯定更加美艳动人……”

    凤子弦越听越不舒服,却又不好打断他,只斜了斜眼让人去把萧如云等人拦下,绝对不能让她们到这边来让凤子墨见到,却不想,他的眼神竟让凤子墨逮到了,话锋一转就道:

    “静安王若有要事,大可直接去处理就是了,不用顾忌朕,静安王府就这么点儿大,朕有脚有眼,自个儿也还是能去找云儿的,倒是,你也知道时间很赶,找到她的话朕可就要马上启程了,静安王大可处理完要事在跟上来也不迟。”

    凤子弦一听,俊脸再度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凤子墨来得太忽然,他一点准备也没有,纵是有准备他也不相信凤子墨当真只带了十多个侍卫就闯进连州来了,他不相信凤子墨有这么疯!

    顾忌多了,束缚也多,自然不敢贸然动手,更何况,静安王府此刻除了萧如云和林奇峰之外,还有个人绝对不能让他凤子墨见到……

    正思绪飞转间,门外不远就传来了打斗声,还夹杂着皇甫曦和皇甫曜的破口大骂声:“放肆,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竟然敢对我们亮刀剑!静安王,你家侍卫要杀我们啊,墨墨,墨墨你在不在外面?救命啊,有人要杀我们啊……”

    凤子弦一听,脸都黑了,暗想一群废物,怎么连几个孩子和个女人都不住,就见凤子墨霍地站了起来往外走:“朕听到了曦曦和曜曜的声音。”

    凤子弦赶紧跟上,道:“皇上,这当中恐怕有什么误会。”

    “嗯。”

    凤子墨应着,而脚下却不停,匆忙赶到现场,还是被惊了一跳,竟然二十多个壮汉对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动刀剑,而且四下屋顶上还站满弓箭手,个个拉满弦。

    俊脸一沉,二话不说就摆手让侍卫扑进混乱中护住萧如云和皇甫曦等人,而后,眼角斜向随后跟到的凤子弦,霎时间帝王霸气大开,沉声:“静安王府上好戒备。”

    凤子弦脸又是一黑,横眉摆手就让屋顶上那些弓箭手撤下,而,凤子墨那些侍卫却还是将院中那已然停手的二十多壮汉,一一给斩杀当场了。

    凤子弦的脸,顿时更黑了,而凤子墨却也不他,直直便走向了萧如云。

    萧如云瞪大眼着他,又惊又气。他知不知道他自己是什么人?他知不知道那些弓箭手虽然已经缩下去了,却也随时能在静安王的一声令下再冒出来,到时候,万箭齐发,完全可以将他射杀当场?

    “我可是真命天子,自有天地庇佑,哪那么容易死。”

    凤子墨笑着在萧如云几步外站定,冲她双臂微张:“云儿,按照承诺,我来接你了。”

    承诺?什么承诺?

    萧如云愣了一下,猛然想起了他曾经说过的话……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也是我想要的啊,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离不弃,也是我所向往的啊。】

    【你憧憬你六姐和武王之间的深情,羡慕身边每一对幸福深情的爱侣,却为何不肯仔细我?你怎知我就不能给你那样的深情?】

    只是……

    这些,算是承诺吗?

    倘若不算……

    那他又为了什么来?他该是知道静安王被先帝明升暗贬至贫瘠的连州不服不甘,早有反起之意,他来,还仅带了十多名侍卫而已的来,纯粹只是找死而已!

    “傻瓜!”

    萧如云气愤了声,便几步扑进了凤子墨怀里,将发红雾气的双眼埋进他宽阔的胸怀里,却又使劲捶他,哽咽低骂:“你怎么当皇帝的,竟然为了儿女私情为我一个,撇下国家大事跑到这来,你这样,对得起拥戴你的黎民百姓吗?”

    “我确实为了儿女私情为了你而来,但我可没有撇下国家大事不管,更没弃黎明百姓于不顾。”

    凤子墨大喊冤枉:“来之前,我可是点点滴滴全交代清楚了的,暂由武王叔叔代理朝政,甚至还立下遗诏,倘若我有三长两短,就由武王叔叔直接登基为帝。”

    这话一出,不但凤子弦惊愕,萧如云都瞪大了眼:“你,你说什么?你疯了?”

    凤子弦也暗暗点头附和,凤子墨确实疯了,竟然放着这么多本姓王不传位,竟让个异姓王上位,还是那个先帝千方百计都想灭了的异姓王!

    “我没疯。”

    凤子墨笑,云淡风轻的丢出个炸弹:“皇家有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那就是,先祖皇帝和皇甫大将军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也就是说,武王叔叔本来应该是姓凤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他才姓了皇甫,而他是皇甫大将军的嫡孙,辈份而言比我要大一辈,所以,真要往严了算的话,他的皇族血脉比我还要纯。”

    前面的就不说了,但后面的……什么歪理?

    萧如云震惊之余还忍不住吐槽一下,但凤子弦却失控惊呼:“皇上,皇家血统容不得您拿来说笑。”

    “朕可没有说笑。”

    凤子墨淡淡转眸瞥向他:“此事先祖皇陵中清清楚楚的记载着,这也是为何先祖皇陵自建成起就只允许皇帝一人进入祭拜的原因,朕虽然不能让你进先祖皇陵一探究竟,但你可以回宫亲口向太皇太后求证,她老人家对此时也是一清二楚的,更有皇祖父当年驾崩之前留下的遗诏作证。”

    凤子弦惊愕瞪眼:“什么遗诏?”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凤子墨勾唇:“什么遗诏朕可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先帝就是因为那份遗诏,才会千方百计都想断了皇甫家血脉!”

    凤子弦一听,面色顿时难至极。难道……那份遗诏,是要将凤家的皇位还给皇甫家?

    不,不对,那份遗诏存不存在究竟什么内容都无关紧要,最主要的是,武王地位在凤国本就居高不下,倘若凤子墨当真立了那样的遗诏,那么,凤子墨就算发生不测,武王也可仗着声望以及先祖皇帝和皇甫大将军是亲兄弟这一层,名正言顺是登基称帝!

    换言之,他就算在这里把凤子墨怎么了,也不过是让武王更早称帝而已,他除了个弑君的臭名之外,什么都不会得到……

    咬牙切齿暗骂凤子墨你个疯子好狠,而面上却一副缓过神来的惊叹模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边说着,边心思飞转筹谋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凤子墨似乎也把该说的说完了,低头对萧如云道:“云儿,我把立后大典定在七日后。”

    萧如云倏地抬头瞪着他,满是不敢置信,而凤子墨却似不见的抬手捧住她半脸,温柔的为她将散下的一缕青丝拨至耳后:“我知道这很匆忙,但我们还是要这就得启程赶路了,不然,七天后我就成凤国最大的笑话了。”

    萧如云抿唇,努力想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可,什么也没有出来,更何况,此时静安王也被那突兀得知的秘密震得混乱,无疑是离开的最好机会……

    咬咬牙,她赌他是在开玩笑:“好。”

    两小的立马欢呼:“哦也~,回家吃喜宴咯,回家新娘咯~,回家闹新房咯!”

    天下间就你们两丫的敢闹皇帝新房……萧勤安默默,余光就见有人悄悄靠近凤子弦耳语,还递上了什么东西,跟着,凤子弦的脸就像烧了十年的锅底一样黑。

    不禁,勾唇笑了。七哥你动作够快的,还,特么的捏的好准!

    而,凤子弦接到的报告是:“所有火药库都被人潜入了,还留下了一样的字条。”

    字条上写的则是:【半日内皇上不出城,引爆所有火药库!】

    开什么玩笑,在凤国,只有皇家军和皇甫家军允许囤积火药,其他军队私藏便定罪为谋反,倘若连州发生火药大爆炸,且不计算好不容易得到的火药将损失多少,大爆炸将会造成多少损失,就是西面南面以及东难免驻守的皇家军和皇甫家军闻讯,也会第一时间扑杀过来,到时候……

    他最多也就是能拉了凤子墨陪葬在连州,而,武王就顺利登基称帝了!

    不行不行!要沉着!要冷静!一定不能再像当年轻易受武王妃挑唆那么毛躁,最后陷入束手束脚被人拿捏的境地,已经忍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为了凤子墨一个而功亏一篑?

    忍都忍了这么久,又为何不能再忍上几年?对对,要冷静,稍安勿躁,沉住气,先麻痹凤子墨拿到回京的许可再说,而后再一步步计划离间了凤子墨和武王之间的关系,再趁虚而……

    对对,就是这样!于是,凤子弦并没有阻拦凤子墨带萧如云和皇甫曦等人离开,只说事出太忽然他还有事要交代,让凤子墨等人先行一步,他随后追上。

    出了城,凤子墨就走得龟爬似得的慢,急得萧如云上火:“不是说要赶时间吗?你就这么赶时间?”

    凤子墨咧嘴笑:“我这不是怕静安王赶不上吗?”

    萧如云一听,直接火上头顶:“你就这么想死吗?”

    凤子墨转眸向她,笑里顿时堂而皇之的浸了暧昧:“云儿,你担心我我很高兴,非常高兴,但我也说了吧,我是真命天子,自有天地庇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别怕,我绝不会丢下你而去的。”

    萧如云更气了,可脸却又不争气的烧了起来,怒:“谁……”

    话没说完,就见大花落低下来,背上的两小人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而萧勤安也斜眼横着她,顿时让她想起就在不久前,萧勤安的那番怒斥……

    咬牙,别开脸:“是,我是担心你,我怕你个笨蛋真的为了证明什么而特地去送死!可是那些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好吗?所以,麻烦你走快点,赶紧离开危机四伏的连州,就算……就算……为了我。”最后三字,细弱蚊声,而凤子墨还是听到了。

    薄唇一勾,马背上轻掠,转瞬就到了萧如云的马背上,自身后搂住瞬间惊僵住的她:“正是因为你,我才必须要走得慢一些,让那些人有所准备,一窝端平能省很多事。”

    萧如云惊异转头,微微拧眉。

    凤子墨知道她隐约明白一点,却又不清楚全部,更,还是觉得他利用了武王夫妇以及萧勤玉。

    有些无奈的轻叹,他道:“云儿,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沉重。”

    他在马上抱她侧坐,省得她这么扭着脖子难受,可她却不适应,无法配合,他只好道:“你拧着个脖子不难受,我着都难受。”

    萧如云顿窘,身子反而放松了瞬,就这一瞬,凤子墨便帮她调整了侧坐的姿势,紧搂着她吃尽豆腐却还道:“别动,我是怕你掉下去。”

    萧如云又羞又窘,忍不住就斜眸瞥向那些随行的侍卫和萧勤安等人,却见众人连两小家伙都别开脸向他处,明显的回避意图并没有让她觉得轻松,反而更窘。

    而,凤子墨却这个时候一本正色的说话了:“生在处处算计的皇家,我连母妃的庇护都没有,又养在皇后名下,我每天要思考的就是该如何活下去,怎么才能活下去,这种生活很累,所以我逃出了皇宫,进了国子监,却阴差阳错的结识了勤玉和云飞,同窗同房数年,我反而在他们那里得到了亲手足间无法得到的兄弟情谊……”

    低眸着萧如云,笑:“后来,我又透过了勤玉认识武王妃,而当时的武王妃还没有嫁入武王府,我不否认,她拥有足够让人眼前一亮的资本,我也承认,自己当时的眼确实为她而亮了起来,她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让人想要结交深识的冲动。”

    萧如云抿唇,面色有些怪异起来。

    凤子墨的清楚,却笑得更深,楼她更紧:“我当时也以为,我是喜欢她的,可事实却不是那样。”

    萧如云愕然着他,没想到他竟穿自己还直白的说出来,更没想到,他竟忽然低下头来,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一惊捂唇已经不及,凤子墨已经轻笑着退了开去,只以额抵着她的,深邃的墨眸闪动着诱人心动的光芒,惹人怦然心动,泥足深陷:“我当时也很纳闷,我其实对感情是很执着的人,却为何在着你六姐嫁给武王就轻易的放了手。”

    “后来我才慢慢发现,我并不是喜欢你六姐,她对我而言,仅是同类般的吸引,之所以会有那种想要结交她深识她的冲动,只是因为寂寞太久了,而茫茫人海中却遇上一个同类,不由就想寻求她作知己。”

    “或许,这种想法在这个时代有些让人无法苟同,一个男子竟然只想跟一个年纪相近的女子做知己,但,我却真的仅是如此而已,而,你六姐其实也早就透了这一点,所以,东尧那时才敢把她的命和武王的命赌给我。”

    “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得到异姓兄弟得到异性知己,而这些,竟同出在萧家,也更没想到,我想用这一生去爱去守护的女人,也出在萧家……”

    萧如云脸红了红,张嘴想说话,却被他长指一点打断了,而他又继续:“我承认,一开始你给我的印象,只是勤玉的妹妹武王妃的妹妹,而且,有勤玉和武王妃那样的兄长姐姐,你的光芒也确实都被掩盖得不起眼了,但,我还是注意到了你而不是萧如鸢不是其他人……”

    “我记得,武王妃失踪之初,武王府的天都是黑的,王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龙都国际娱乐